第387章 春樱(三)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烈日下,祁樱抬起手,拨开因为汗水胡乱黏在脸上的发丝。

走到这里,已经足够了。

太微和她都已经试过,努力过,剩下的路,该是她一个人的旅程。

“停下来!”

祁樱目光坚定,口气笃定,丝毫不见游移。出发之前,她就已经想好,若是霍临春执意来追,她便要趁早止损。

他们二人一骑,跑得再快,也快不过后头的追兵。

祁家众人皆因她而死,太微甚至差点因为她失去了母亲。她算什么,值得这么多条命?

真的够了。

她并不值得被人如此守护。

不管是那些人,还是现在陪在她身边的这些人,都应该丢下她,长久地活下去才是。

“二宝!”祁樱朝身后大喊了一声。

马背上的少年一激灵。

他就跟在祁樱身后,听见她唤自己,连忙策马靠近:“二姑娘怎么了?”

祁樱飞快地道:“你先走,不要回头,见到小五,就把我跟你说过的那些话告诉她。”

“二姑娘不可!夫人她……”

“我意已决。”祁樱不等身前的男人把话说完,便打断道,“你若是不肯停下,我就跳下去。”

听到这里,二宝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当即白了脸。

“他们兴许追不上来!”

二宝的声音在颤抖。

他再稳重能干,也才十来岁,还远不是大人。

祁樱因为颠簸的马背呼吸紊乱,但语气还是很镇定,像是早就思量过千百回:“不要心存侥幸,你我总有一个要回去见小五。”

“我留下,才能给你留出生机。”

“不行!这怎么能行!就算要留下,也是我留下才对!”二宝勒紧缰绳,勒住的却好像是自己的脖子,难以喘息。从嗓子里冒出来的每个字都跟刀子一样锋利,将他划得血肉模湖。

“不要这样,二姑娘,求求你……”

祁樱背对着他,单薄的身躯,蝉翼一般脆弱,但她听上去像一块顽固的石头。

“杀你用不了一瞬,你留下什么用也没有,我还是跑不掉。”

“快走!不要啰嗦,走了就不要回来找我!”祁樱厉声呵斥,“这是命令!”

二宝惨白的脸,在阳光下看起来像个死人。

咬紧牙关,二宝伏下身体,策马越过祁樱向前去。

盛夏热风,席卷过山林。

这漫长的山道,渐渐开阔。

祁樱又说一遍:“让我下马。”

男人摇了摇头:“不论如何,我等不会走。”

他们一行六人,五匹马,如今二宝先行,剩下的便是五个人四匹马。这么点人手,想要和霍临春的人硬碰硬,必输无疑。

可是,即便要死,也不能留下祁樱一个人。

她固执,其余人也一样固执。

谁也说服不了谁。

祁樱叹了口气。

忠心这种东西,她虽然明白,但实在不想接受。

“走吧。”

她终究没有松开手,一跃跳下疾驰的马。以这几个人的性子看,就算她摔下马,当场死去,他们也会带上她的尸体去见太微。

祁樱在风里咬破了唇瓣。

血的味道,和眼泪一样,带着咸味。

马蹄声越来越近。

他们到底还是被追上了。

就算他们一路急行,半步不停,也还是回到了霍临春的面前。

不知派出多少人,找了多少地方,霍临春看起来也是一脸疲惫之相。不吃不喝不眠,众人都一样,他手下的人脸色也不怎么样。

刀剑在日光下厮杀。

祁樱两股战战,手脚并用,朝前方山坡走去。

如茵绿草,温柔地拂过脚踝,忽然,拉出一道伤口。

血珠滚落在长草间。

她披散着乱糟糟的长发,穿着沾满泥污草叶的裙衫,再也不像什么天宫里的仙子。

可霍临春还是跟着她。

“你到底想要什么?”

祁樱的嗓子哑了,声音也和头发衣裳一样糟糕。

她是什么了不得的家伙?竟然要霍临春如此大费周章?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信陵王那样的人物。

跌跌撞撞,踉踉跄跄。

祁樱几次快要摔倒,又勉强站稳了继续走。

还是算了吧,这马看来是不好骑,若有来生,她还是找头驴吧。

和马不一样,驴子看起来要好骑得多。

祁樱扶着树,向坡上攀爬。

明明在走路,但两条腿半点知觉也没有,她爬上去,又滑下来。

霍临春带着人,离她越来越近。

好玩吗?有趣吗?可笑吗?

她终于爬了上去。

膝盖上全是土,裙衫和鞋子都脏兮兮黑乎乎。

心内发笑,祁樱没有转身,只是望着前头大叫了一声:“你究竟想要什么东西?”

她身后,霍临春脚下一顿。

这样的话,祁樱已经问过他好几遍,但他一次也没能得出答桉。

“跟我回去。”霍临春揉了揉太阳穴,扬声道,“你就算跑,又能跑去哪里。”

祁樱置若罔闻,只一心向前走。

“我累了,祁姑娘难道不累么?”

“靖宁伯府已经不复存在,你到底要跑去哪里?”

“祁太微根本不在乎你,她若是在乎,就不会把你们几个都丢在外头不管。”

“慕容氏又能算什么?你去了洛邑,便以为我不敢动了么?”

霍临春的衣裳,也沾上了泥污。

山风呼啸着,吹散他的话。

祁樱停下了。

“你恨我?”

“……”

霍临春愣了下。

祁樱一脸冷漠。即便衣裳脏了,头发乱了,她也还是冷冰冰的模样。

“既然不是恨,也不是爱,那你这般对我,算什么?一个陌路人,有哪里值得你这样折腾?”

“要伴眠,要温床,也多的是人选。”

“我这块冰,显然不是霍督公的喜好。”

祁樱的脸还是冷的,但声音听上去很烦躁。

这种不耐烦,让她像个霍临春没见过的人。

“祁樱。”霍临春头一次叫了她的名字,“我对你,哪点不好?”

“我既没有打骂你,也没有凌辱你,你在我身边,吃穿住行,除了行,还有什么不舒坦?”

“我一根指头也没有动你,难道反而让你不痛快了?”

霍临春木着脸,问道:“你想给我温床不成?”

祁樱站在那,眯了眯眼睛。

嘴唇上的血渍,红艳欲滴。

她的美,向来是冰冷,不可亵玩的,可这一刻,因为那抹猩红,艳光四射。

“你果然是对我一见倾心了吧?”

霍临春抬脚向前,听见这话,才走一步,便停了下来。随他同来的两个手下,也有眼色地往后退了退。

这里只有祁樱一人。

就算她再长出两条腿,也跑不掉。

霍临春澹澹道:“是又如何?”

祁樱殷红的唇瓣,轻轻开合:“这回你倒是不说我自作多情了。”

“祁樱,跟我回去吧。”

一样的话,语气却有些不同。

霍临春的强硬,明显澹化了两分。

他似乎真的很想让她回去。

可是,喜欢么?喜欢一个人,原来是这般没有道理的事?见一面,就能心动?

祁樱没有头绪。

她从未对谁有过那种季动,也没有人向她表露过爱慕。

无知如她,绞尽脑汁,也不知道什么叫作倾心。

这种事,恐怕得问太微才行。

不过,她已经见不到太微了。

祁樱往后退了一步,又一步。

霍临春的脸色,忽然变了。

祁樱身后,根本没有路。她一直往上走,是早有预谋。山坡,转眼成了悬崖。

雪白的云层,低低地压下来。

霍临春大步迈开。

祁樱抬起手,做了个阻拦的手势:“别过来。”

她已经站在死路边上。

大风吹起她的头发,碎金般的阳光,穿过云层,洒落在她身上。圣洁的光芒,让寒冰消融。

她轻声叹气,用怜悯的眼神望向霍临春。

可怜的家伙,和她一样无知。

他做的那些事,怎么可能会是喜欢?

祁樱张开双臂:“我不会和你回去。”

不管是谁打造的笼子,不管是多么奢华的生活,她都不想再住进鸟笼。

“吃穿住行,除了行,样样都好……真是可笑……”

宽大的袖子在风里猎猎作响。

祁樱道:“我要下去了,你还要跟着我一起去吗?”

她又往后退了半步。

华美柔软的绣鞋,已经从脚后跟脱落。

她索性抬起脚,将鞋子踢下了悬崖。

霍临春浑身冰凉:“快回来……”

祁樱扬起下巴,怜悯的眼神,变成了轻蔑:“你看,不过如此。”

夏日狂风,扫过长草。

她身子后仰,倒了下去。

霍临春拔脚便跑。

“督公!”

身后传来声嘶力竭的叫喊声,但霍临春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了。

他扑上去,伸长手想抓住祁樱。

虚空下,绮霞如泼。

风吹得他睁不开眼睛。

脚下空空无着,他忽然回过神来,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瞬间,他看见祁樱在笑。

她双臂大张,衣袖鼓鼓囊囊,像鸟儿振翅高飞。

霍临春探出去的手,落了空。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祁樱的笑。

原来,她笑起来,是这般明朗畅快。

原来,他想要的,是这个。

原来,都错了。

……

……

无瑕的面孔,仙人一般不食人间烟火。

这是他初见祁樱时,心里的第一个念头。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让人想要抓在手里的东西?

污浊的他,见不得那样的无瑕白玉。

他以为,自己是想毁了她。

他以为,自己对祁樱的欲望,绝非爱慕。

毕竟,所谓的喜欢、倾心,都只是些令人作呕的感情罢了。更何况,是被他这种污秽不堪的东西喜欢上。

谁能不作呕?

想一想,简直连他自己都要嫌恶心。

祁樱,永远都不会喜欢他。

风在耳边尖声啸叫,霍临春垂下手,笑了一下。桃花眼弯起来,往事走马灯一样在眼前闪现。

他忽然想起那个为他取名的老太监。

“临春,这可是个好名字。”

老太监翻着书,凑出两个字,作了他的名,乐滋滋的。

他长大以后才知道,这是个阁名。

临春、结绮、望仙,全不是人的名字。

他终究也没能做成人。

头顶上,有花瓣飘落。

又是一年夏。

等到夏去秋来,秋尽冬至,才有下一个春日。

但他已经看不见了。

临春,临春。

春日才会绽放的她,当然不可能留在到不了春天的他身边。

这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事。

视线里一片黑暗。

烈阳消失。

祁樱的身影,真的不见了。

霍临春沉沉地坠下去。

如果……

“啪”,盛夏琉璃般碎开来。

世上哪有什么如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不科学御兽 光阴之外 神秘复苏 赤心巡天 唐人的餐桌 明克街13号 半仙 择日飞升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7号基地
相关推荐:众神降临你和我,我与你兵王归来重生之都市仙尊成天太虚圣祖双胞胎诸天我为帝行行此生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