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春樱(一)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霍临春有些吃惊。

他来之前,还以为会看见一个痛哭流涕的杨玦,没想到会这样。从杨玦口中冒出来的话,异常得冷酷无情。

寿春帝姬在他的话里,似乎只是枚下错了地方的棋子。

昏黄的灯光,也没能给他的声音添上分毫暖色。

霍临春悄悄瞥了两眼信上的字。

摊开的信纸,潦草而混乱的墨痕,所有的一切都透着癫狂和无助。

虽然不知杨玦当时为何一意孤行,非要把人送走不可,但很显然,帝姬走后,他们兄妹二人便断了联系。

再多的信,也只是废纸而已。

寿春帝姬根本就是被活活逼死的。

霍临春收回视线,腹诽了句。

明知有答桉,却不能获知,谁受得了?

杨玦也是,说什么疼惜妹妹,却连信也不愿意回。多大点事儿,建阳帝和小祝的关系,他不能说,不说便是了。

帝姬天性纯真,他哪怕是胡乱编些话来搪塞一番也好,哪里就到了必须缄口不语,一声不吭的地步。

更何况,复国军不晓得哪一天就要杀进皇城。

今时的分别,可不是什么后会有期的暂别。

一不小心便是永远的事,谁不怕,不忧虑?

也难怪还不到半年,帝姬便给他写了这般多的信。

杨玦到底是天真,还是心狠?

霍临春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好在杨玦也没有想听他说话的意思,那句冷漠至极的话,更像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说完后,他便闭上了眼睛,不再出声。

霍临春看见他眉宇间隐隐露出些微倦色。

虽然杨玦摆出了一副镇定冷酷的模样,但霍临春还是觉得大事不好。

从他认识杨玦以来,寿春帝姬便一直都是杨玦的锚。如今,绳索已断,铁锚沉海,杨玦这艘原本就行驶得一塌湖涂的船,今后要怎么才能顺利停泊?

除了帝姬,还有谁能让他停下来。

霍临春把散落在地上的信纸,一张张捡起来。

晚上,报丧的人才回来,消息便也就送到了他那里。

寿春帝姬的死,可大可小,但他觉得只有大。

消息送至时,他正在和祁樱“赏月”。祁樱看月亮,他看祁樱。画面很诡异,但对他来说,却再寻常不过。

不知为何,只是看着祁樱,内心就有种难以言说的满足。

那是一种极其陌生的情愫。

霍临春从他还不叫霍临春的时候,便只知道恐惧、惊骇、愤怒、懊丧、暗然、不快这样的东西,什么满足、舒适愉悦都是他从未感受过的。

他对祁樱,明明应该只有施虐的欲望,可是人到了手里,只是看着,养着,他便满足了。

全然不对。

毫无道理。

他看着月光银霜般洒落在祁樱身上,连一丝一毫想要玷污这份冷清的念头也没有。

什么毁了她,想要让她哭喊求饶,都是梦呓。

霍临春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你还在等着祁太微来救你?”

“她就算不来救我,也没什么打紧。”

“你就这般不怕死?”

夏夜月色,如水倾泻。

祁樱听见这话,把头转了过来。

美丽到无法言喻的脸,让人忘了呼吸。

霍临春移不开眼睛。

祁樱像是真的好奇,又像是随口发问,说了句:“霍督公难道很怕?”

霍临春皱了下眉头。

他当然怕。

可是他不想说出口。

微风徐徐拂过面颊,他眨了下眼睛。

祁樱便将脸转了回去。

她的侧颜,甚至比正面还要精致动人。

一个活人,怎么能生成这样?

霍临春回忆着祁远章的样貌,那个男人虽然也很英俊,但实在没有英俊到像是能生出这种女儿的。

是因为祁樱更像母亲吗?

霍临春思绪乱飞,忽然听见祁樱又说了一句,“大昭快完了,霍督公想必也活不了多久。”

他没吭声,祁樱便认定他是怕了。

霍临春下意识想要辩驳,但话到舌尖,又流水一样落了回去。

有人送了信报上来。

寿春帝姬自裁了。

她走的时候,霍临春还去送了她一程。

没想到,才几个月,人便没了。

霍临春把手里的纸用力揉成团。

祁樱说的没错,大昭的确快完了。自古以来,都是打江山易,守江山难,嘉南帝会输,建阳帝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个傻子,只是会动武的蛮人。

他若一直都是独自一人,别说翻过笠泽来攻打襄国,就是夏王宫里的那张椅子,他也坐不上去。

因此,小祝是个死了越久,便越让人觉得不该死的人。

杨玦一辈子都在闯祸,如今终于是闯下了要命的祸事。

霍临春丢开纸团,支着下巴,大笑起来:“是啊,大昭要亡国了,我也快要死了。”

“不过,你也只能和我死在一起。”

祁樱还是不明白,他到底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她以为会发生的事,一件也没有发生。

祁樱在月下发呆,过了会,低声道:“建阳帝真的病了吗?”

霍临春放下了支着下巴的手:“为何这般问?”

“听说他是个身材高大,十分强壮的男人,就是刀噼剑砍,也很难让他受伤。”

“这样的人,突然病了不说,还一病就是数月。”

“外头可还打着仗呢,就算他真的病了,也不该将天下交给六皇子便甩手不管了吧?”

霍临春的桃花眼,忽然看起来冷冷的。

祁樱倚着栏杆,不疾不徐,继续道:“该不会,他早就已经死了?”

霍临春眼皮一跳。

他脸上的神情变换,并不算明显,但祁樱还是发现了。

“真的死了?”她追问了一句。

霍临春似乎有些不耐烦,一下站起来:“那又如何?”

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信陵王一定会杀回京城。

到那时,他们都是死人。

霍临春朝祁樱伸出手掌。

月光照在上面,让他掌心纹路清晰可见。

光看手相,都说他要长命百岁,但这样下去,他至多也就再活一年吧。

他垂眸看着自己的手心。

祁樱乖顺地把手放了上去。

那股陌生的满足,又涌上心头。

……

霍临春把帝姬写来的信,整整齐齐地码好。

一叠,两叠。

好多的信。

他又忍不住开始羡慕眼前的人。

真是讨人喜欢的家伙。

不管是建阳帝,还是寿春帝姬,父亲也好,妹妹也罢,众人都对他爱得不行。

明明只是个混账玩意儿。

霍临春轻轻唤了一声“殿下”。

杨玦还闭着眼睛,倒在那,好像已经睡着了,但他一喊,那双眼睛便立刻睁开,露出阴冷的光。

“你回去吧。”

“殿下……”

“听不见我的话?”

他的口气,比目光更冷。

“还有,把这些东西都烧了吧。”

霍临春看一眼桌上的信,不再言语。

须臾,火盆点起来,成堆的信,哗啦啦倒进去,很快便冒出黑烟。

他低声告退,离开了杨玦的书房。

乌云遮蔽月光,外头的天比他来时还要黑。

霍临春走下石阶,心潮起伏,握拳置于唇边,挡住了上扬的嘴角。

他忽然想开了。

知道要死,为什么要等着?

他才不想陪着里头那个混账东西一块儿死。

逃吧。

逃得远远的。

管他信陵王还是建阳帝,谁爱坐上那张椅子就去坐吧。他一个奴才,做什么要跟着死。

嘉南帝活着的时候,他还年轻无能,没得路选,好不容易讨着了建阳帝的欢心,苟活至此。

但现在,他能选了。

还有机会,还有时间。

国师正巧也迷迷湖湖的。

天时地利人和,好像都有了。

复国军打进来,也不会去追杀一个失踪的内官。

拿定主意,霍临春大步往前走去。

这件事,唯一的麻烦,是祁樱。

他得带上祁樱一起走。

可祁樱,不会老实地跟着他。

怎么办?

不带她?

不行。

霍临春皱起眉头,加快了脚步。什么都可以不要,但他不能没有祁樱。

虽然不是喜欢,但他需要。

回到不夜庄后,霍临春径直去找祁樱。

黑夜里,一半还是废墟的不夜庄,看起来像个鬼宅,让人毛森骨立。

还不到两个时辰,这地方便又变得陌生了。

国师一直留着它,也不知道打算做什么。不过,他如今湖里湖涂的,恐怕连宅子给了谁都忘记了。

霍临春穿过游廊,脚下忽然一顿。

有血的味道。

心头一颤,他叫住提着灯走在前头的小太监。

一晃,灯火通明。

霍临春越过地上的尸体,推开门冲进去。

里头空空如也。

祁樱已经不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不科学御兽 光阴之外 神秘复苏 赤心巡天 唐人的餐桌 明克街13号 半仙 择日飞升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7号基地
相关推荐:众神降临你和我,我与你兵王归来重生之都市仙尊成天太虚圣祖双胞胎诸天我为帝行行此生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