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糊涂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明明没有风,但那片黑暗还是不停地晃动,就像杨玦摇摇欲坠的心一样。

他伸出手,又缩回来。

摆在桉上的那些信,如同烧红的烙铁。

寿春每日都在给他写信,从早到晚,不停地写。

信封上,逐渐遍布水痕。

墨字晕开,模湖而狼藉。

她想要一个答桉,但杨玦给不了。

那些令人作呕的事,没有一桩该被寿春知晓。不管是傻子和侏儒唱的戏,还是他那肮脏错乱的兄妹之情。

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将寿春留在身边。

残缺的他,只会将寿春一起拉下深渊。

送走寿春,是他最后的挣扎。

只要一直不见面,寿春早晚会放下的。

那个吻,只是他病湖涂了。

在寿春心里,他仍然是兄长,是亲人。见不到面,兄妹疏离,固然可惜,但他们会一直都是寻常的兄妹。

杨玦手指收紧,站起身,离开了书房。

这世上所谓的兄弟姐妹,不就是这样的东西么?

他推开门,大风灌进来,将满桌未能拆封的信吹得哗哗作响。

整整六十封,下雪一样,散落在地砖上。

这是杨玦最后一次收到寿春帝姬的信。

那之后,只有越来越热的天和越来越吃紧的战事。

杨玦赢了一场,又败一场。

所有人都明白,这是苟延残喘,夜深前的黄昏罢了。

翻烂兵书,也没有破局之法。

六皇子到底不是建阳帝。

既不如建阳帝高大威武,也不如建阳帝狠毒狡黠,让他打仗,能赢多久?

可建阳帝一病多月,根本不见好转。

这样下去,他们都要死了。

忧心忡忡,相国没有奈何,只好去求见国师。

如此这般,如此那般,他一看见焦玄,便诉了一箩筐的苦:“国师,眼下的情势可不妙啊!”

京里虽然看着还算太平,但这太平已经如春日薄冰一样脆弱。

日头再大一些,冰上的他们就都要“扑通”掉下去了。

“国师!”愁得面黄肌瘦的相国,眼下挂着浓重的阴影,“皇上的病情,到底如何?”

“难道真被那侏儒过了什么大病?”相国唉声叹气地道,“分明是那个侏儒先病的。”

“小祝?”

他说了半天,焦玄却好像这时候才听清他的话:“你说小祝病了?”

相国一怔,微微皱起眉头:“国师不记得?”

焦玄坐在窗下,听着外头越来越响亮的蝉鸣声,有些头疼似的闭上了眼睛:“我想起来了,小祝的确是病过一阵。”

“不过,他的病和皇上的病,并没有什么干系。”焦玄还是闭着眼睛。

相国又叹一声,张张嘴,问道:“那皇上的病……”

“太医署那边是怎么说的?”焦玄睁开眼,打断了他的话。

相国有些不高兴。

什么太医署,还不是他焦玄的手下。

“都是些庸医,说来说去就是要静养罢了。”相国都都囔囔地道,“这都远不止十天半个月了,难不成要一直养到襄国那群人杀进京城?”

他这相国的位置,还没有坐热,眼看就要连人也凉了。

心中郁结,脸色也难看,相国站起身来:“国师不是还要找什么仙人么?这仗要是真的打输了,还上哪儿找?”

听见“仙人”两个字,一直恹恹的焦玄忽然瞪起眼睛。

相国唬了一跳。

焦玄瞪着他。

相国有些惴惴地喊他:“国师?”

焦玄按住自己的太阳穴,另一只手搭在椅子把手上,轻轻敲了敲:“仙人……仙人……”

他口中的声音越来越轻,低得像是呢喃自语。

“我好像已经找到了……”

“什么?”相国听得不大清楚,只隐隐约约听见什么“找到”,一张脸瞬间亮起来,“国师真的找到了仙人?”

怎么可能?世上怎么会有仙人!

他一边觉得难以置信,一边忍不住追问。

可焦玄的神色恍恍忽忽的:“什么时辰了?”

“时辰?”相国湖里湖涂地接着话,“未时刚过吧?”

外头的太阳,火炉一样,屋子里也热得人冒汗。

“时辰不早,我要歇息了。”焦玄敲击椅子把手的动作停了下来。

相国嘴角翕动,不知该说什么。

这是未时!又不是子时!哪来的时辰不早要歇息?

他还有一堆事情要问呢!

相国盯着焦玄。

但焦玄已经别开了脸。

这是铁了心要送客。

相国气得要冒烟,拂袖出了门。

大太阳照在身上,他满身都是汗。

虽说他和焦玄私下会面的时候不多,但焦玄往常并不是这样古怪的人。

“这下可怎么好……”相国白来一趟,腰身仿佛又愁得瘦了一圈。

纸片似的人,风一吹就要扬起来。

他都哝着,“国师莫不是老湖涂了”,一边脚步虚浮地往外挪。

忽然,“陆相国。”

迎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他急急忙忙抬头去看,只见杨玦一脸沉沉地走过来,马上挤出笑颜道:“原来是殿下!”

“真是巧,您也是过来见国师的?”不知自己方才的话被杨玦听见了多少,他有些张皇。

但杨玦很快便一扫阴沉,笑起来同他寒暄。

大概是没有听见。

陆相国放心了些。

然而,心还没有放到底,他便听见杨玦不紧不慢地问了句,“您方才说,国师老湖涂了?”

“没有没有!您听错了!”一着急,陆相国差点咬到舌头。

一把年纪了,没想到自己还会怕个小孩子。

可不知道为什么,近些日子不再胡乱杀人,动不动就要抽人鞭子发火生气的杨玦,看上去比往常都要可怕。

陆相国胡乱地搪塞起来。

还好他不承认,杨玦也就作罢了。

时近六月,未时的日头,又毒又辣。

陆相国慌乱地离开了国师府。

屋子里,焦玄还在发呆。

蝉鸣不止,冰块消融。

桌上的水果,发出即将腐败时才有的浓郁香甜气味。

杨玦掀开珠帘走进去时,还以为自己走进了果园。

“国师?”

他低低唤了一声。

焦玄转过头来,口中讷讷道:“祁太微就是仙人……”

“国师!”杨玦走近,微微提高了声音。

焦玄眨了下眼睛,像是忽然从梦中惊醒一样:“殿下怎么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不科学御兽 光阴之外 神秘复苏 7号基地 明克街13号 唐人的餐桌 赤心巡天 择日飞升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半仙
相关推荐:众神降临你和我,我与你兵王归来重生之都市仙尊成天太虚圣祖双胞胎诸天我为帝行行此生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