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果断背刺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孙亦谐这句话刚说出口,黄东来便突然勒马来了个急停。

孙哥也不知道对方这是要干嘛,不过两秒后他就本能地一扯缰绳,“吁”了一声。

“你怎么了?”把自己骑的马也勒停后,孙亦谐便回头冲黄东来问道。

黄东来没回话,只是稍微抬了抬下巴,示意孙亦谐朝前看。

孙亦谐会意,顺着黄东来所示的方向望去,随即便瞧见:此刻,在他们前方二十米开外的道路中间,杵着一道人影。

按说今夜明月当空,以孙亦谐的眼力应该是能更早发现这道人影的,只是因为刚才策马前行时孙亦谐正转过头分心与黄东来说话,故有此一出。

“卧槽?这啥情况?”数秒后,孙亦谐又开口道了这么一句。

原来,经过了数秒的观察,他渐渐看清了,那道挡在路上的人影不是旁人,正是不动子。

“先观望一下呗……”黄东来这会儿心里也是有点虚,他显然是受到了孙亦谐刚才那番话的影响,对不动子产生了一丝戒备。

而就在这俩货犹疑不定之际,远处的不动子三步并做两步的就过来了。

孙黄二人对视了一眼,随后便双双下马,迎上前去。

“师伯,您怎么在这儿?”黄东来先开的口,他的神态语气看起来挺自然,但其实已经开始了试探,“您不是和国师还有梁兄一起奔城外皇陵去了吗?”

“啊?”不动子闻言,愣了一下,“我们刚才是奔皇城去的,去什么皇陵啊?”

这句说完,过了几秒,不动子眉毛一挑,后知后觉道:“哦~明白了,你小子怀疑我是假冒的,想诈我一诈?”

他这话没错,黄东来的这句试探,既可以视为是在诈人验明真伪,也可以视为是一种误导。

“不愧是师伯,立刻就看穿了。”黄东来见对方回答正确,便拱手道,“看来您是真的。”

“呵,行了,别拍马屁了。”不动子干笑一声,“我是特意支开了烟澹子和梁景铄,来跟你们碰头的。”

“哦!我就说嘛,您怎么一个人在路上,原来是在等我们呢。”孙亦谐这时上来搭腔道,“那不用说了,这事儿肯定是跟您刚才留的那张‘小心国师’的字条有关对吧?”

“嗯。”不动子又点头,“正是。”说着,他还左顾右盼一番,“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且随我来。”

“是。”孙黄二人当即摆出了两张“信任脸”应道。

那“不动子”见状,也是露出一个满意的神情,随即就转过身去,头前带路。

可他刚转过去,身后便传来一阵破风之声,紧接着,一截三叉戟的戟锋便从他的心口处破胸而出……

很显然,这是孙亦谐从其后方突施冷箭,给他扎了个透心凉。

“唔……”这个“不动子”还在惊讶中低头看伤口呢,其后方的黄东来一阵掐诀念咒也已完成。

下一秒,只见黄东来指尖一点,一道金芒随之射出,直击这冒牌儿货的头部,将其轰了个稀烂。

经过这一扎一轰,这个假的不动子便迅速化为了灰飞,它到死都没明白自己是怎么被识破的,而孙黄也是到对方挂了为止,仍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就是那死肖中的“大火兔”。

此处咱书中暗表,这“大火兔”的行事风格呢,跟那“蛇”与“鼠”类似,都是属于是“智取”型的。

鹑尾蛇喜好化作人形,以色为诱,采阳补阴,再将人变为自己的傀儡。

玄枵鼠则好制造幻境,击溃他人的精神,以他人的绝望、恐惧和疯狂为食、为乐。

而这大火兔呢,它很喜欢伪装成别人所信任之人的样子,先骗得人家团团转,最后再来个背刺,随即享受对方临死前的震惊、疑惑和不甘。

这三者,喜好各有不同,能力当然也是各有千秋。

鹑尾蛇在这三者中肉身最强、妖力最弱,所以它的伪装变化也是最糙的,只能骗骗普通人,基本骗不过修行者,哪怕是法力低微、或者仅仅是道心坚定的人都有机会看破它的伪装。

玄枵鼠在这三者中妖力最强、肉身最弱,它制造的幻境,包括幻境里那些人、事、物,都有相当高的完成度,但是呢……其能力终究不是专精的“伪装”,而是包括了“伪装”在内的“制造幻觉”,所以实际来看,也不是那么难识破,之前小林就轻松破过。

最后,就是大火兔了……它的肉身和妖力两项都介于蛇鼠之间,比较中庸,但在“伪装成他人”这方面,大火兔是这三位中最厉害的。

尤其是在能看见月亮的晚上,只要大火兔在月光之下完成变化,你就是让神仙来都看不出什么问题,拿照妖镜都照不出它的原形……

也正因如此,它对自己的伪装有着绝对的自信,心态上也比较容易松懈。

黄东来那最初的试探,大火兔其实是有心理准备的,它会冒充不动子,正是因为它知道真正的不动子的行踪,它知道不动子、烟澹子和梁景铄这会儿都在紫禁城里呢。

可当它顺利混过黄东来的试探后,孙亦谐那半句真半句假的二次试探又来了,而这回……它没混过去。

关键是大火兔也没有想到:这两个狗逼居然下手会这么黑、又这么果断。

正常来说,当你对一个自己十分亲近、信任的人产生了怀疑时,就算这个人的话里确实被你试出了某种破绽,你也不会立刻就对其下死手啊。

万一是我搞错了呢?万一这里头有什么误会呢?

诸如此类的想法,是人之常情,绝大多数人都会在此有所犹豫。

这就好比你现在怀疑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已经被外星人替换了,然后问了他一件只有你们俩知道的事,结果他含湖其辞或者没说对,你会因此就直接动手干掉他吗?

那肯定不会啊,你至少得再多试探几个问题,或者跟踪他、监视他,找出更多的确凿证据,才会采取行动,且那行动也不一定就是诉诸武力。

假如你仅因为一次试探的结果就贸然动手杀人,那最后“万一”证明是你错了,你朋友只是记性不好而已,这错杀好友的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对“冒充别人”经验极为丰富的大火兔也是吃死了人们的这种心态,它笃定地认为:仅仅是和双谐对话了这么一两句,就算有破绽对方也不可能会对它怎么样……

再说了,第一句试探它明显是混过去了,哪儿有什么破绽啊?不可能有危险啊。

可是,孙黄二人的行动,显然异于常人;这俩货还真就只凭一句话不对头,便敢直接下死手。

某种角度来说,这也算是他俩对不动子的一种信任——真正的不动子,哪怕是被算计、被误会,或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答错了关于字条的试探,他也是不可能被孙黄二人的偷袭干掉的。

于是乎,大火兔就这么白给了。

直到被孙亦谐一击穿心,它都想不通这究竟是为啥……

其实它会栽在此处,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大火兔因为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尚存的其他几只死肖,故想在这里用计拿下孙亦谐和黄东来,等紫禁城那边打得差不多了它再挟持人质伺机而动,来个渔翁得利啥的。

谁能想到背刺专家今儿自己遭遇了背刺,手都没还就玩儿完了,要说它起到啥作用,那大概就是耗完了黄东来最后的一点“过载道力”了。

…………

子时,玄武门。

娵訾猪来得比烟澹子想象中更快,几乎是天时一到,对方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玄武门内。

此时,这附近的东厂番子自然是都已不在了,毕竟他们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甚至会添乱,所以烟澹子在一刻钟前就把这些人都支开了。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烟澹子本以为,想好了各种对策,且已经在地上布了好几个阵法的自己,在这里打娵訾猪一个埋伏还是胜算颇大的,却没想到,双方只是打了个照面,他就立刻被对方以单手掐住脖子并举了起来,成了命悬一线的状态。

此刻的娵訾猪无疑是变成了人形态的,不然他也没有手去掐烟澹子的脖子。

而变成人形也并非是因为它喜欢,只是因为“皇城大阵”的存在,导致它必须变化一下才能进来。

“今夜这‘星垣九霄阵’,不是你催动的吧。”娵訾猪口中所说的阵名,即这皇城大阵真正的名讳,死肖们轮回不止,见识广博,会知道这些也不足为奇,“小道,你是峨眉的吧?”娵訾猪根本没把烟澹子放在眼里,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与你们峨眉也算有些渊源,今日你只要告诉我,这阵法是谁人在催动,以及除了你之外还有多少道门中人在城中守卫,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娵訾猪这可不是在套近乎,在它轮回的经历中,曾有一世,是当上过峨眉掌门的。

那一世的它,至羽化之年都没有以死肖的身份觉醒过,那一世的记忆,它当然也都记得。

只不过,对于当前处于觉醒状态的“娵訾猪”来说,那段记忆,也不过是他那悠长的记忆长河中短短的一段支流罢了。

“威制三界,叱吒雷霆,急急如律令……”但烟澹子根本没搭理他,只是趁着对方稍微松手,任他出声说话的空隙,急忙念咒施为。

很显然,咱们这位国师早已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只求完成使命,守住这玄武门。

此刻,他咒声一起,引得轰雷鸣动。

月明云稀的天空中,竟乍然噼下一道闪电,直击在娵訾猪的身上。

当然,这雷电之力,也同样宣泄在了被娵訾猪钳住脖子的烟澹子自己身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最初的寻道者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护花高手在都市- 修罗天帝 美人图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茅山捉鬼人
相关推荐:娱乐富三代万界邀请函烽火起三国鸾凤还巢我家宝宝你惹不起陈情令魔道祖师我的帝国无双非洲酋长万族之劫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