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生解术之窟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那岩石虽然乌黑,但却不似砚台那般从里到外的黑,而是象墨玉般,色泽虽黑,却又分明剔透,一眼就能看到内部。

但见这岩石里封印着一个人,顺着岩石从内到外的纹理结构,这人也被分解成无数块,和这些纹理嵌合在一起。

最里层,是一个骷髅架子,再往外,便是各种内脏,心肝脾肺,肠肚胃胆,一样不缺,再往外,是一块块分解的肌肉,最后,便是一片片人皮。

饶是李默见过诸多酷刑,但看到这景况也不免有些心里发毛。

这人是被人从里到外的分解,并且封印在这石头里,便好似一件收藏品般。

而且,这人那割下的脸皮栩栩如生,印刻着被分解时的恐怖表情,看得人更是心惊肉跳。

“此乃生解术!”

这时,宋世珍沉声说道。

“生解术?”

李默蹙眉望去。

宋世珍解释道:“这是一种极其残酷的术法,往往作为酷刑来使用,此术可以将人从内到外的剖解,并且让人保持清醒的意识,在残酷的刑法中体会最强烈的肉身痛苦。”

李默听得暗吐了口气,人如鱼肉,置于刀俎之上,清晰的看到自己被剖解,却无能为力,这绝非仅仅的肉身痛苦,精神上的痛苦也绝不小。

用这样的刑法来对付人,怕是很难有人抗得住。

“当年逐梦斋被毁,斋主被杀,门下百名弟子也没能逃出生天,皆死在那仙王手中。看来,那仙王为了获得梦镜,才不惜使用了这残酷术法逼供。”

乌瑾轻叹一声,美目中也饱含着同情。

“咱们往里走吧。”

宋世珍说道。

一行便沿着环形的通道朝里边走去,东边一角有着一个通道。

通道并不宽,但三人即使并行也不算挤,走了一会儿,又到了一个洞窟,这洞窟豁然和之前那个洞窟一模一样,中央有个大坑,冒起一块墨色山石,石头里封印着另一具尸体,也是被施展了生解术。

只是这尸体却是个如花似玉的女子,虽然那张小脸充满了死亡时的惊恐,但是却依稀可见当年的美貌,虽然比起乌瑾要逊色三分,却也绝对算得上是美人。

想当年,逐梦斋名胜一时,这女子不知有多少追求者。

然而却落得如此下场,这般辣手摧花,让三人心头都不好受。

“弱肉强食便也罢了,如此手段逼供真是天怒人怨。”

宋世珍摇着头,言语间充满着悲愤。

若非他们到这里,又怎能想到当年逐梦斋的毁灭还有着这么一段血腥历史。

李默握紧着拳头,虽然这女子素不相识,但是这般残酷手段对待也让他内心怒火雄雄,他一咬牙,一字一句的说道:“总有一天,我定要将那仙王踩在脚下,让他也尝尝被人轻贱如蝼蚁的滋味儿!”

乌瑾没说话,只是抿着唇,低着眉。

三人继续朝前走,穿过一个个洞窟,每到一个洞窟里,这里便摆设着一方山石,其内封印着男男女女,其中更有不少都是十三四岁的孩童。

这些孩童都是灵境土生土长的孩子,当年带着梦想拜入逐梦斋,却遭了如此毒手。

看着他们那原本该天真的面孔上流露着恐怖和惊惧,李默按捺不住愤怒,一拳砸在岩壁上。

那岩石何等坚硬,可非李默这种级别能够打碎的,岩石完好无损,反倒是李默的手被震得发麻。

再朝前走,来到另一个洞窟间。

一到这里,三人都是一愣。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里却是他们最开始进来的第一个洞窟。

原本这个洞窟只有一个通道,通往下一站,但如今回头一望,这洞壁上不知何时竟开了第二个通道。

“莫不成是阵法?”

乌瑾俏脸生变。

刚才三人都被这里的景象所激怒,一路走来怒气腾腾的,并未多想。

现在仔细一想,突然察觉到不对。

这洞窟一个连着一个,每个里面都有山石封印这尸骨,分明就是人为的,就好象这些是一件件收藏品般,安置在这里。

能够做这件的事情,只怕是仙王!

“琉璃界破碎,各种阵法必定也受到摧毁性的打击,但是,如果这里是仙王所布设之地,那仙王级的阵法即使破碎了,剩下的些许阵法残存也不是能够轻松破解的。”

宋世珍不安道。

“既然进来了,那只能破阵出去。说不定,这阵法就是通往内山宝地的必行路径。”

李默则道。

“也只能这般想了,果然,逐梦斋之地不是那般容易进的呢。”

宋世珍拂须说道。

就在这时,李默突然感到脸上有手上有丝丝痛感传来。

抬手一看,豁然见到左手手背上不知何时竟裂了条口子,一丝丝血珠儿渗出来,色泽嫣红。

他也没在意,毕竟这里的岩石都比他的拳头坚硬,或是被什么锋利的石头割到了。

“那我们再走一遍,看看有什么阵法残存。”

宋世珍说道。

二人都点点头,李默又拍拍雪球的脑袋道:“雪球,你也要帮忙看看。”

要知道雪球当初可是在太古葬场发现了太古螺旋阵,从而才让他寻觅到了千里镜,小东西即能有发现阵法的能力,当然也要利用一下。

于是,三人一兽又沿着之前的路走去。

走到第三个洞窟的时候,李默又骤地感觉到疼痛。

低头一看手,手背上不过三寸的裂口竟长了不少,血珠儿已化成小缕的鲜血渗出来。

得小心一点。

李默暗暗道了句。

看来这里的石头有着某种特殊的力量,令他伤口不止无法愈合,还能够增加伤势。

不过,就这么一条小口子,倒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小师弟的手受伤了?”

乌瑾这才发现他手上有伤口。

“没事,一点小伤,或是在哪里被划到了。”

李默笑答道。

“恩,小心为上,这些岩脉虽看似普通,不过却不知道在阵法影响下有何异变。或者,所见并非真实。”

乌瑾叮嘱了下。

李默记在心头,继续朝前走。

一个个洞窟都和之前一样,李默定眼望来,灵识大开,将周遭一切巨细之物皆记在脑海中,一边走一边分析着。

如此又走了几个洞窟,在踏足第八个洞窟的时候,一丝疼痛传来,李默再抬手一看,豁然间眉头一皱。

手背上原本小小一条口子,刚才看时虽然有延伸,但也不过六寸长,然而如今,这裂口竟是拐了个弯,在手背上形成了一块“口”字型的裂纹。

然后,但见裂纹边缘的皮骤地翻起,唰的一下撕开来。

一块皮被撕开,这等疼痛李默自是承受得住,连哼都没哼一声,但是,这事情却令他心头陡地一沉。

“这是……”

察觉到异响,宋世珍扭过头来,看到他手背上切开的“口”字型伤口和那块自动浮起来的肉皮儿,顿时吃了一惊。

“不好!”

乌瑾望来,俏脸也跟着色变。

不为别的,李默手上这块剥离掉的肉皮,四四方方的,实在惹眼,而且熟悉!

那些中了生解术的前人,他们的皮也都是被切成这样四四方方一块,在岩石中铺平着。

“莫非那仙王将生解术融入了阵法中?”

李默暗呼不好,这话落之时,又是一丝疼痛传来,但见手背上又裂开了一寸伤口。

只是一寸,却是恐怖的开端。

“这狗屁仙王,真个是用心歹毒,居然使用这样的阵法!”

宋世珍痛骂了句,哪里还有平日里儒雅模样。

“小师弟,你服下这枚缓生丹试试。”

乌瑾则从袖子里取了瓶丹药过来。

李默倒了颗丢进了嘴里,丹药入口即化,化为琼汁纳入百脉。

只是,手背上的裂纹没有丝毫愈合之象,手背上刚割去的皮下,也是血糊糊的,一条条肌肉纹理清晰可见,并没有半点生长愈合的迹象。

“象这等皮肉伤,就算肉掉了一块,缓生丹也能起到作用。看来,丹药也受到了阵法的影响,无法发挥应有的效果。”

乌瑾蹙起眉来。

“小师弟修为最低,所以才先中招,随着时间推移,只怕你我也不会例外。”

宋世珍沉声说道。

乌瑾俏脸变了变,她如此绝色容颜,自是爱美之极,想到身上皮肉剥离,也不免打了个寒颤。

“我们得加快速度寻找阵法破解之道!”

李默立刻说道。

二人自是赞同,快步朝前赶去。

只是,说要加快速度,但其实也就是加快了下在通道里行进的速度,真的到了洞窟里,却需要仔细的勘察。

毕竟要寻觅阵法的破解之道,就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小地方,很可能漏过的地方就是破解的线索。

因此,再如何急,三人唯有把心思磨细。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李默手上的异变已越来越明显。

一条条裂纹自生,整个左手包括手背手掌连同手指上的皮全都剥离了下来,一块块的浮动在他身边。

剥了皮的手掌渗着血,纹理十足的肌肉看起来甚是恐怖。

对于经历了千百次生死历练的李默而言,这种剥皮的痛苦可以忽略不计,但是,精神上的压力却在不知不觉的加大了。

这种生解术就象似乎温水煮青蛙,一步步的将人推入死亡的绝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茅山捉鬼人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美人图 护花高手在都市- 最初的寻道者 修罗天帝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相关推荐:闺袭活寡萌娘奸商民国全面战争重生韩娱梦最强丹神大清隐龙从岛主到国王书唐鬼宿舍:东11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