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不许叫我商宫主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出什么事了?"褚冷风眼尖,一眼就看到朗峰虽然是一袭黑衣,可是手臂上明显有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妙黎小姐她..."朗峰犹豫了下,"她被掳走了!"

"什么!"褚冷风脸色骤变,"什么时候的事儿,何人所为?"

原本嬉笑着的东陵醉月、庚长生、僧折花包括廖佐锟等人都神色大变,朗峰焦急的说道,"昨夜你们走了之后,一群高手夜袭轻烟绿柳,他们人多势众,其他人都死了。属下护着妙黎小姐撤退,却不曾想妙黎小姐还是被抓走了,属下沿着凤溪河追了出去,但是最终还是失去了他们的下落,这才赶着回来报信。"

僧折花看了眼褚冷风,他的脸色异常的阴郁,"百里拓,发散黑曜阁所有人手去找!"

"是,阁主。"百里拓领命后和闫猛快速策马离开。

"王爷,老臣也带人去找妙黎。"廖佐锟担心的说道,照理说眼下褚冷风控制了局势,可是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会对妙黎下手呢?

"不用。"褚冷风摇了摇头,"如今大局初定,廖将军,你带着莫然回冷王府等我,然后命柯鹰严加看守白凌芷和他的人。"

"我现在就命红楼的人去找。"不待褚冷风开口,僧折花和朗峰就急速朝着一个方向掠去。

"东岛仙君,你先去冷王府暂时休息下。"褚冷风眼下心急如焚,顾不上那么许多,东凌醉月神色难得如此严肃,"你用你的方式去找,我和长生也会去寻她的下落。"

"好,分头行动,如果有消息就派人通知我。"说完褚冷风一甩马鞭朝着轻烟绿柳而去。

"爹,她身上没有。"一个焦急的声音响起。

"怎么可能?"是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妙黎微微蹙眉,这两个人的声音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她只记得昨晚褚冷风他们走了之后,自己因为担心一直没睡觉,后来就一批武功高强的黑衣人夜袭轻烟绿柳,朗峰当时保护着自己逃走,但是自己还是中了一掌被打昏了过去。

她微微睁开眼,似乎自己在一辆马车中,只是手脚都被绑着。

"吁!"

马车停了下来,妙黎连忙假装闭上眼睛。车帘被掀了起来,妙黎感受到有人正在打量自己。

"爹,她身上没有盟主令,那我们怎么办?"听着这个声音,妙黎突然意识到掳走自己的人是谁了!竟然是虚仓山庄庄主邬寂霆和他的儿子邬渊涿!

"不管怎么样,只要有她在手上,就一定能够找到盟主令的下落。"邬寂霆沉思了下,"你带着她先回虚仓山庄,我去烨城打探下情况。"

"是,爹。"邬渊涿一听说自己可以带着如花似玉的妙黎回去,不由得心花怒放,其实比起盟主令,他更想得到的倒是这个一心惦记着的澹台妙黎。

"邬庄主,好雅致啊,这一大早就出来游山玩水吗?"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年从天而降。

妙黎心中大喜,她倏的睁开美眸,"师傅!"

情急之下她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商慕炎的称呼居然用的是一直以来的师傅。

"黎儿,别怕。"商慕炎对车内的妙黎说道,他睨视了眼邬寂霆父子,"本宫主给你们一个机会,现在放了黎儿,尚可留你们两条狗命,既往不咎。"

"哼。"邬寂霆见事情败露,也不再掩饰,"商慕炎,你真以为我怕你吗?当初你跟我们虚仓山庄合作时,我就知道你觊觎盟主令,我告诉你,现在盟主令根本就不在这丫头身上,你要是真有本事,就自己去找!"

"本宫主再说最后一遍,放了她。"商慕炎的语气中不带一丝情绪,但是跟在他身后的邪游竺、沐雪、青姨他们却感受到丝丝冷意,他们知道这是宫主发怒的前兆了。

"就凭你,我告诉你,我爹可是堂堂虚仓山庄..."

"噗!"妙黎在马车内看得并不真切,只听得一声响动,似乎有什么没入肉中,刚刚还在说话的邬渊涿就没了声响,妙黎不由得微微蹙眉,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渊涿!"邬寂霆一声长啸,带着浓浓的悲怆,妙黎心下揣测,八成这邬渊涿是已经死了。

"商慕炎,我今日定不会放过你,我要你给渊涿陪葬!"邬寂霆一声怒吼,一把掀起马车帘,将妙黎拽了出来,妙黎神色凝重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邬渊涿的脖子上稳稳的插着一枚柳叶镖,倒在血泊之中,而商慕炎此刻正站在自己对面,面如冰霜的看着邬寂霆。

"你杀了我儿子,我就杀了你宝贝徒弟!"邬寂霆痛失爱子,此刻已经失了理智,他如果伤了妙黎分毫,自己也根本就没有机会逃脱,可是眼看盟主令下落不明,爱子又惨遭横祸,邬寂霆已经杀红了眼。

他手中匕首对准妙黎的胸口,狠狠的插了下去。

妙黎心头一紧,电光火石的瞬间,她望向对面的商慕炎,他的冷眸中分明闪过惊慌和心痛!

"噗!"就在邬寂霆的匕首刺入妙黎胸口时,邪游竺的青碧和商慕炎的暗器同时对准了邬寂霆,因为他抬手的动作恰恰露出了破绽,所以这一瞬间就足以另他命丧当场!

"嗬嗬...嗬..."邬寂霆到底时口吐鲜血,"商慕炎...我死也不会让你好过...我知道,你喜欢..."邬寂霆话未说完,头就歪向一旁,双目圆睁,似乎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而商慕炎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看着随着邬寂霆一起倒在地上的妙黎,袍袖下的手不住的颤抖。

"少宫主!"还是青姨最先反应过来,她快速来到马车旁,将妙黎扶了起来。

沐雪看了眼商慕炎,他眼神中的悲哀、痛苦丝毫不加掩饰,沐雪眼神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快意,但是开口时却换了一副模样,"慕炎...去看看妙黎吧?"

"青姨...我没事..."这时倒地的妙黎突然开口,所有人都不由得愣住,她刚刚分明被邬寂霆的匕首刺中,怎么会安然无恙呢?

"咳咳..."妙黎捂着胸口,秀眉微微蹙起。

"黎儿!"饶是商慕炎素来息怒不形于色,此刻也是喜出望外,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蹲下一把将妙黎带入自己怀中,"伤到哪儿了?"

"没事,我有天蚕冰丝衣护身,普通的匕首还是伤不到我的,只是邬寂霆内力深厚,心脉略有损伤而已。"妙黎摇了摇头,多亏僧折花当初找古伯给自己做了这件天蚕冰丝衣,不然今日自己就死在邬寂霆这个老狐狸手上了,想来回去还是要多谢僧折花的。

"没事就好。"见她无碍,商慕炎面色又恢复如初,"走吧。"

"去哪儿?"妙黎有些诧异,在青姨的搀扶下她站起身来。

"去了,就知道了。"商慕炎说完翻身上马离开,沐雪和邪游竺对望了一眼也跟了上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修罗天帝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茅山捉鬼人 护花高手在都市-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美人图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最初的寻道者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相关推荐:生生不灭终极顶包师美模谋杀事件超级相师抗战之临时工我的26岁女房客护花猎王星际航行噬神血统大武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