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误会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白皙的脖子被勒出痕迹来,显得格外的刺眼,林长旭在她快要窒息的时候放开了她。

江稚鱼被丢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如同出了水的鱼儿般贪恋着空气中的氧气。

林长旭冷眼旁观了一会儿,从下属手中接过锁链套在了她的脚上。

他嗤笑道:“江稚鱼你也有今天。”

她咬牙不肯抬头,那人却笑得更加是无忌惮,身旁的一堆人也跟着一起哄堂大笑。

该死!江稚鱼勐地抬头瞪着笑得嘴都要咧开的人,起身就想要一脚踹过去。

林长旭眼疾手快抬腿踢在她的弯处,腿一软扑通来了个狗啃泥。

“哟,还挺烈的呀。”

她啃了一嘴的泥,带着泥土的芳香,听着头顶的嬉笑声更是气得想要一头撞死。

“你到底想干嘛?”

林长旭冷笑着,“我要干嘛?公主殿下您倒是想想曾经对我做的那些事,我要是现在杀了你也不为过吧!”

“关我屁事啊,有病。”她小声滴咕着。

“你说什么?”

江稚鱼立马唤了副嘴脸,可怜惜惜道:“我都不记得了,对不起。”

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嗤笑道:“您真是贵人多忘事,要不我好好给您示范示范。”

看一眼不远处的一块水田,慢悠悠说:“比如按进水里,看溅起的水花?”

她脸色一变,绷不住表情不顾形象得撑着四肢就想要跑。

“您别跑啊!好戏才刚刚开始。”

开始你大爷!老子不想陪你玩。

江稚鱼才挪动几步,就被一双满是伤痕的手拽了起来。

他脸色阴沉藏着笑意,但不达眼底如同戏耍一只猴儿。

“公主殿下您可不能跑,要是跑了待会就看不到精彩的表演了。”

她顾不得装可怜,毕竟这人肯定不吃这套,只能大声嚷嚷,“那个有事好商量,我是真的不记得了。”

“我脑子摔坏了,啊啊啊!放开我,你要干嘛?”

“不要,咕噜咕噜”

被按进满是泥土的水田里,灌了好几口水,甚至不幸得呛了泥巴进嘴里。

“咳咳咳,不要!”

她咳嗽着,浑身狼狈不堪的瘫软在地上,才呼吸几口新鲜空气。

就又被那人按进了水里,那人恶劣的声音还在肆意妄为的笑,“公主殿下,泥土的味道好吃吗?”

“什么?您说很好吃,那您可要多品尝品尝。”

江稚鱼心里有一万句脏话想要脱口而出,最终只能虚弱地如同死狗一般,趴在地上。

林长旭才一抬手,她身体就条件反射一般浑身一抖。

“怎么?怕了原来你也会怕。”

瞧瞧这说的是人话,是人当然会害怕,她又不是鬼。

他嫌弃地撇了一眼,在她触不及防的时候一脚用力,背踢进林田里。

整个人在泥水里滚了一圈,她扑腾着爬出来的时候,又被反反复复的折腾了好几次。

要不是没有反抗的能力,她早就把面前这个人,看成几块剁了。

她不得不面对现实,咬牙切齿的舔着脸包住他的脚,祈求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哼。”他冷哼一声,瞧着面前被他踩到脚下的人。

顿时虚荣心满足,林长需抽出腰间的剑,挑开她胸前的衣领。

露出线条流畅的锁骨,听着她倒吸了口凉气,心满意主的笑了。

剑尖挑起她的下巴,让她不得不抬头看着,“殿下可真骚。”

你他妈的,变态啊。

与此同时,肖子渊在屋子里左等右等,怎么也等不到江稚鱼。

气得几乎快要将头发给薅秃了,对着小姑娘也是一副死人像,人嫌狗厌的模样。

小姑娘欲言又止道:“公子你要不吃点饭?”

“不吃。”

他果断拒绝,之后直接放弃交流,整个人阴沉得可怕。

天不知不觉得就黑了,看着门口依旧没有那人的身影,肖子渊难免开始多想。

她不会抛弃自己,一个人跑了吧?

也不是不可能。

他就这么瞪着眼滴水未近等到了天亮,终于感觉有那么不对劲的时候。

天还没有彻底亮的时候,他悄然离开了这里,一路摸到了皇宫。

他换上太监的衣服混进公主寝殿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一副画面。

轻纱薄帐下,看不起人影只听见里面熟悉的女声,“不要。”

他顿时如遭雷击,脚步踉跄了一下,身边的太监皱眉呵斥,“看着路,小心脑袋。”

他却顾不得那么多,死死的盯着帐中的人,恨不得盯出洞来。

最后还是被身边的太监给连拖带拽得带了出去,那太监正要训斥他。

但看见他双眼通红的模样,吓得一哆嗦,居然说不出话来。

只能结结巴巴道:“你小子,下次小小心些。”

肖子渊不甘心趁着天黑偷偷熘了进去,一路摸到了床榻外。

他手里握着刀柄,打算若是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就一刀捅了。

谁知刚刚挑来床帘,对上了一双亮晶晶的眼,他甚至来不及说什么。

就被人抱了满怀,那人小声在他耳边道:“你终于来了,呜呜。”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他皱眉勐地推开了她,满是仇视的目光盯得人发毛,冷言道:“你日子过得倒是可以。”

江稚鱼一懵,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道:“什么意思?我……”

她话说到一半,就被他给打断了,只听见他冷冰冰的声音如同寒泉里的霜,冻得人浑身僵硬。

“闭嘴我不想听你解释。”

她被用力得推了一下,背嵴撞在了床沿处,疼得她眼泪直流。

她生气极了,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他这么不明不白的推她,有些委屈:“你干什么?你有病吧。”

肖子渊嘴角挂着阴狠的笑,发狠得捏住了她的手腕,似笑非笑道:“江稚鱼,你不要太过分了。”

“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你的玩物吗?任你这般戏耍,是不是很开心。”

“啥?你他妈的到底在说什么?”

“现在还学会装傻了是吧?你可真行!”

江稚鱼给予崩溃,感觉手腕都快要被捏断了,恼羞成怒道:“我什么时候把你当玩物了,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美人图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护花高手在都市-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最初的寻道者 茅山捉鬼人 修罗天帝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相关推荐:末世之开局满级待嫁夫人追过来了修仙:我的技能有词条星夜审判从巨人开始的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