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倒霉透了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江稚鱼埋在被子里睡着了,忽然感觉有人站在了她身边,她勐地睁开眼看见一个清瘦的少年站在床前。

他手中端着一碗银耳汤,对她笑了笑道:“公主您醒了?”

她捂着头坐起身来迷茫地看着来人,歪头疑惑地问:“你是谁?”

李公子恭谨地屈膝跪在江稚鱼的手边,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回公主我是前些日子陛下送给您的,公主您不记得我了吗?”

江稚鱼皱眉看着面前陌生的脸,不赖烦地道:“谁让你进来的?”

他被吼得肩膀颤了颤,他听闻公主喜欢柔软无辜的男人,所以他的一举一动都显得十分地脆弱和无辜。

江稚鱼却眉头皱得更深了,她现在心情很不好,对于李公子的热情她承受不了。

她摆摆手道:“出去!”

李公子显然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仍然不死心地凑到江稚鱼的眼前,双手捧着瓷碗,哽咽道:“这是我亲手熬的银耳汤,公主好歹喝些?”

他将碗凑得极近,差点要挨着江稚鱼的鼻孔,让江稚鱼越发的不耐烦。

她用手挡了一下想要推开面前的碗,谁知不小心将碗给打歪了。

一碗滚烫的银耳汤泼溅在了李公子的脸上,浓稠的汤汁顺着他的脸,滴答往下淌。

他的脸瞬间被烫出一片红色,白净的脸上甚至起了一些水泡,看起来极为难看。

李公子面色十分难看,他端着碗的手微微发抖,艰难地将手中的碗放在桌子上,颤着声音问:“公主。”

说着他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她一脸懵逼地坐在床上,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半晌才后知后觉地道:“我方才是不是干了什么很过分的事?”

她还来不及思考外面冲冲跑进来的宫女打乱了她的思绪,宫女跑到她身前躬身道:“殿下皇上请您去御书房。”

江稚鱼来到御书房后,就见皇帝一脸愤慨的模样,他站起身迎着她坐在椅子上。

拉着她的手一脸关切道:“皇妹这是怎么了,几日不见都轻减了些。”

他眉头锁紧想到什么道:“我就知道那个混账东西,居然敢背着你偷人,真是当皇家的尊严为无物吗?”

江稚鱼迷茫一脸好奇地问:“皇兄此话是何以?”她怎么听不懂了呢?

皇帝见她一副丝毫不知情的模样,忍不住叹息,又转眼愤怒道:“刘明真是好大的胆子,昨晚居然在芶楼院里睡了一晚,看朕不废了他。”

她这才倒是听懂了,迟疑地问:“皇兄打算如何处置?”

皇帝咬牙切齿道:“朕已经将他净身打发了,敢欺负我妹妹谁给他的胆子。”

他恼怒地一掌拍在桌桉上,“倒是丞相那老东西,今日在朝堂上居然敢当众呵斥朕,若不是他是丞相朕早就抄他的家了。”

江稚鱼惊呆了,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的帝王,他阴鸷的眉眼觉得有些可怕,忍不住往后挪了挪。

昏君啊,这天下迟早要亡。

皇帝愧疚地拉着她,收起浑身的戾气柔声道:“小妹,你是朕在这个世间唯一的亲人了,朕答应母后要好好照顾你。”

“不管你想要什么,朕都会满足你。”

在他最艰难的时候,是小妹一直陪着他,为了皇位他杀光了所有兄弟姐妹。

大概是杀戮过重,导致他至今没有皇嗣,太医说他可能永远都无法再拥有孩子。

因此他极为看重江稚鱼,希望她早些生个儿子,好继承皇位。

江稚鱼缩回手,脸上挂着笑却有些勉强,她低下了头小声道:“多谢皇兄,我没什么想要的。”

皇帝见她脸色不是很好,忙招呼身边太监吩咐,“还不快去请太医给公主瞧瞧。”

一旁站着的太监只是迟了一步,就被皇帝一脚踹在屁股上,大声呵斥:“还不快去,没用的东西。”

眼见着太监被踹得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还不忘低头应声,随后才恭谨地退下了。

她旁观着,心里总有着不舒服的感觉,即便是在上一个世界也不会存在尊卑贵贱之分。

作为现代人思想的她到底是有些看不惯,她忍了忍才没有开口,恍然想起自己如今是公主,有些行为未免不妥。

太医把过脉后并无大碍,皇帝却是不放心的硬是要太医给江稚鱼开来副补身子的方子。

她被拉着一阵啰嗦,一会儿问要不要为她寻觅新的驸马,又问起前些日子他送的那些公子们。

江稚鱼不免想起今日早上那个可怜巴巴的少年,心里发虚觉得自己可能没有这个福气,实在是消受不起。

她急忙起身想要离开,在回去的路上经过御花园,见园中池塘里微微张开的粉色睡莲,水中红色的鲤鱼快活地游动着,在清澈的水面上荡起涟漪。

江稚鱼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身边的宫女瞧了瞧她的眼神道:“殿下不如去御花园走走,听闻最近许多花都开了。”

她点了点头抬脚往池塘边走去,只是刚穿过假山就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背对着她站在那儿。

他似乎在与人说话,一道娇弱的女声突兀地响起,“孟公子我脚好疼,扶一下我好不好。”

江稚鱼闻言垮下脸来,立在原处手指不自觉地收紧。

宫女想要上前呵斥被她拦住了,眼看着他面前的女子露出一张俏生生的脸,不同于她的娇俏,更多的是成熟女子的妩媚。

眼看着女子一个身形不稳就要朝他怀里倒去,江稚鱼终于忍无可忍,大声道:“你们在干什么?”

肖子渊勐地回头看见是江稚鱼,脸刷地白了,他一把推开面前的女子急切地解释道:“鱼儿,你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什么也没做。”

她冷眼扫了他一眼,梗着脖子讥笑道:“是没来得及做什么吧!”

她对着身旁的宫**阳怪气道:“果然男人只有拴在墙上才老实。”

肖子渊闻言更加无措起来,他今日不过是路过谁知竟然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女人,挡住了去路。

还好死不死的被她给撞见了。

他三步并二步地走到江稚鱼的身边,伸手想要去拉她的手,却被江稚鱼甩开了。

只见她轻蔑地瞧了他一眼,眼里含着怒意道:“装的倒是挺像,是我傻怎么那么轻易地就着了你的道。”

“鱼儿我对你是真心的。”

他又急又气,一时间只觉得口齿莫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扬长而去。

他顿在了原地突然间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勇气,脑子里满是她冰冷的眼神,心中如同被钝刀子割肉,一下又一下。

日子过得飞快,江稚鱼整日瘫在房间里,偶尔才出门转转一丁点兴趣也无。

她真想就这样躺着,不用再理会那人讨厌的人,也不用应付那些诡计多端的人。

天气渐渐热起来,屋子里放着冰盆,即便是在技术落后的古代也能享受一丝凉爽。

她斜靠在贵妃椅上,穿着鹅黄色薄纱,因为在寝殿内很是没有形象地将裙子掀到膝盖处,下面是她吩咐秀女做的短裤。

这时有宫女端来一碗酸梅汤,贴心地放在她手边的茶几上。

她瞧了一眼端着碗喝了一口的江稚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江稚鱼挑眉,“说吧什么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美人图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护花高手在都市-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最初的寻道者 茅山捉鬼人 修罗天帝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相关推荐:末世之开局满级待嫁夫人追过来了修仙:我的技能有词条星夜审判从巨人开始的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