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草根收割机余闲(4k求订阅)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在田八的指挥下,这些杂牌军开始加紧时间,在外城搜刮财物。

一阵鸡飞狗跳。

儒士葛先生和斗笠人站在一处房舍之上,俯瞰着这片混乱场景。

“这个田八,比我预估的要强了许多,或许,他真能创造一些成绩,给我们创造更有利的条件。”葛先生微微颔首。

“没有修行者,这群乌合之众很快就会被打散的。”斗笠人问道,“你当初为何要选这厮当棋子?”

“矮子里拔将军,那些利用谣言牟利的市井之徒里,就属这田八相对没那么烂,而且他身上也藏着一些福缘。”葛先生莞尔道:“但其实,我本来属意的人选,是你的那个同门师弟孙行甲。只可惜,这家伙太憨了,居然单枪匹马闯去了圣京,害得我只能临时再挑人选。”

“他是个好孩子,作不了恶的。”斗笠人澹澹道。

“你曾经不也是个好孩子嘛。”葛先生玩味一笑。

“我没得选了,我的出身,注定我没资格做好人。”斗笠人发出惨然的笑声。

葛先生沉默片刻,道:“前不久,圣京的儒院传出了一段发人深省的话,叫以法束人、以德养人。这话的来源,据说是大儒杨吉引用圣人教诲【人之初性本善】,但遭到了一个学子的驳斥,这学子直言,人之初,性无善恶,今后如何,全靠律法的约束,和道德的润养。”

斗笠人凝声道:“此话,确是言之有理。”

“不错,我也反复品味了这话好几日。”葛先生缓缓道:“虽然你的出身不太光彩,但只要你一心向善,再有无极山那些道长的引导,其实本来前途光明的,没必要与我走上这条歧途……虽然你觉得亏欠我一份人情,但我不愿强人所难。”

“我没得选了。”斗笠人举起左手,看着手上的伤口,道:“我本想还了你这份人情之后,就遁入山门、永不下山,偏偏被那小子在手上留了伤,现在那小子又跑去了无极山查探,想必已经怀疑到我头上了……我没有回头路了。”

葛先生诡异一笑:“如果我再告诉你,说出以法束人、以德养人的,就是打伤你的那年轻人呢?”

“是他?!”斗笠人沉声道:“这小子,果真聪明非凡,而且,他似乎还潜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据我在圣京的耳目打听,这个叫余闲的,乃是威远侯的嫡长子,从前纨绔风流,直到一个多月前的桉子牵连到他的头上,他才否极泰来,屡现妙手……”葛先生简单讲解了一下余闲的情况,末了,评价道:“我怀疑,他是福主。”

“能时来运转、横空出世,想必有诸多的福缘加身,确实极有可能。”斗笠人望着城里的混乱,道:“特别是世道将乱,这天下的福缘气运重新流转分配,一个个福主将会陆续现世……这小子,命真是好得叫人羡慕,我却是连他的十之一二都只能遥遥奢望。”

“我说了,身世一事,非你所愿,不必妄自菲薄。”葛先生幽幽道:“况且,玉蒲和尚都死了,这天下知道你身世的,只有我一人了。”

听到玉蒲和尚时,斗笠人背后的佩剑发出了嗡鸣,以显示剑主此刻的激烈情绪。

他抬头望着深不可测的黑夜,喃喃道:“顺为凡,逆为仙,既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而我此生又污秽不堪,也只能逆天而行了。”

……

无极山之上。

余闲等人俯瞰着雨夜中的云州城,各抒己见。

“圣上已传来音讯,让我们务必杀了田八,镇压叛乱。”清和道。

余闲长叹一口气,该来的厄运还是来了。

他当然可以选择袖手旁观,但皇帝亲自指示了,他总得做些什么。

“杀田八简单,但怕就怕,幕后黑手潜伏在城里助他。”清和又分析道。

“不能叫无极山的道人们相助吗?”乌小蛮提议道。

清和苦笑:“若是能让他们襄助,圣上早传讯了。”

包括赤霞真人在内的无极山弟子,向来只尊思廉真人的谕示。

而思廉真人向来推崇道法自然的教义,从不过问世间俗世的争端。

当年皇帝起事攻打云州时,统治云州乃至无极山的帝王也曾求助思廉真人,却被思廉真人一口回绝。

占领云州后,天元皇帝和无极山达成了一项不成文的契约条款:互不干涉。

皇帝默许无极山独立于世俗教条之外,只要不谋逆,就任凭无极山自成一系。

同理,无极山也不会干涉天下纷争和皇权争夺,一门心思藏于山中修行。

总之一句话:你皇帝信奉佛门,那我道教就全面退出世俗,你别指挥我,我也不干涉你。

当时皇帝接受这项条款,也是时势使然。

毕竟当时佛教还很昌盛,皇帝担心道教的修行者会襄助敌人。

而思廉真人是道教至尊,他这么一表态,等于约束天下道人们保持中立。

皇帝一统天下后,曾有过推翻这项条款的念头,可当时思廉真人已经入圣,江山初定的皇帝也不好冒大不韪。

如今,只是出了一些流民的叛乱,皇帝自然不可能自打脸皮,折节央求无极山出手相助了。

“我陪你们下山一趟吧。”

忽然,明闰走了过来,他肃然道:“但我下山不是助你们平叛,而是受师父之命,捉拿那名精通道术的斗笠人。”

闻言,三人自然不会拒绝这个援手。

“那我们速速入城吧。”清和道。

“先不急,再等等。”余闲沉吟道。

“等什么?”

“等田八他们出城!”

余闲一说这话,清和等人尽皆面露疑惑。

“你们难道觉得,就这群乌合之众,真敢直接攻占云州,裂土封国?”余闲冷笑道:“要真这么干的话,都不用我们出手,附近卫所的援军一到,直接就能关门打狗,不费吹灰之力。”

“假如我是叛匪首领,留在云州,无异于画地为牢,还不如在城里劫掠一番,然后趁着雨夜迅速逃出城,冲出包围圈之后,再一路劫掠,藏进深山里,让朝廷兵马鞭长莫及。”

清和瞪大眼,仔细一品味,顿时惊出了满背的冷汗。

余闲的这个猜测,确实极有可能!

“你这次,又是怎么想到这些的?”乌小蛮用卡姿兰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这张小白脸。

余闲没有回答,他一时间很难解释自古以来那些流寇造反的精髓特点。

“所以,你的意思是想等田八率众出城时,再一击致命?”清和沉吟道。

“田八一死,这群虾兵蟹将不攻自溃,也省得我们劳师动众。”余闲幽幽道:“现在之所以要等,只是等着看田八他们是从哪个城门逃出去,这里是最佳的观望地点。”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我觉得首先排除往西,因为西边是圣京方向,守卫森严。”乌小蛮顺着这个思路判断。

余闲不置可否:“再等等看吧,可能没这么简单。”

顿了顿,余闲看着明闰,笑道:“道长,这次我们算是结盟了吧?”

明闰想了想,点点头。

【完成订盟,获得一道紫色福缘】

【可点亮一盏善缘灯。功效:指定一个人,大幅提升对自己的善缘度】

留意到脑海里冒出的信息,余闲开始思忖起这盏灯该用在谁的身上……

……

一炷香之后,一群叛匪们收刮完毕,集结在了一起。

但仍然有许多人还沉浸于劫掠中不可自拔,田八也没派人催促,快速清点了一下人数后,道:“大家分成两路人马出城!”

一个弟兄迟疑道:“大哥,咱们人手本就不多,再分开行事,怕是不安全吧。”

“你懂啥。”田八傲娇道:“自古兵法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声东击西,扰乱敌人的视线,方为上策!”

这话自然又是他听说书先生讲的,他觉得很适用于当下的情况。

大家面面相觑,半晌后,有人问道:“大哥,那您要从哪个城门出去?”

底下人也不蠢,生怕自己编入的那一队是扰乱官兵视线的炮灰垫背。

“我等你们出城了再出去。”田八沉声道:“这样子,大家都公平。”

见有人面露胆怯,田八喝道:“现在不照我的法子去做,你们只有死路一条,只要能跑出去,起码生死机会各占一半,要是不想听我的,尽管留在这等官兵抵达。”

叛匪们权衡利弊后,只能硬着头皮听从指挥。

接着,田八分别挑出两个叛匪做代表,用抛铜钱的方式,让两人先后选择逃亡路线。

最终,一人选择往北,一人选择往南。

北方是崇山峻岭、匪患频发,最适合躲藏逃亡。

南方是富庶之地,纸醉金迷,最适合劫掠发财。

根据这两个代表的路线方针,其余叛匪们纷纷选择站队。

很快,人被分成了两拨。

“那好,我就在此,预祝兄弟们旗开得胜,天高海阔。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田八引用说书先生的口头禅,蹩脚的道别。

很快,大家作鸟兽散。

“大哥,咱们几个真的要继续留守在这里啊?”一个死党担忧道。

田八咧嘴嗤笑:“走,咱们暗暗跟着往北的那路人出城,就这伙人有些脑筋,值得咱们一起共事。”

死党眼神一亮,赞许道:“高明啊大哥!”

夜色下,两路人马,背道而驰。

往南的那路叛匪率先出城,他们觉得南边的守卫比较孱弱,女人又比较润,于是铆足劲了撒腿狂奔。

结果刚跑了一个时辰,就遇到了一路增援的官兵,一炷香的工夫,就被打得分崩离析,成了移动的人肉靶子。

往北的这一路,这时就凸显出了战略的优越性,一口气足足跑到了十里之外。

不过面对茫茫大地,他们很快又成了无头苍蝇。

这时田八出现了,他再次登高一呼,声称往北的这一拨人才是天选之才。

接着他立刻更改了逃亡路线:一路向西!

有人不解,直言西边就是圣京。

田八答曰: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在田八的率领下,叛匪们跑去了运河,准备劫几艘船顺河西渡。

眼看渡口在望,田八的心安定了许多。

但人啊,总是不能高兴得太早的。

在疾风暴雨中,两道剑锋破口袭来,径直杀进了叛匪人群中,搅得人仰马翻、惊叫连天。

“降者不杀!”

清和手持佩剑,厉声喝道。

反手就把周围一群叛匪给杀翻了。

田八定神一看,喊道:“他们只有四个人,甘他娘的!”

虽然是四个人面对几百人的包围,但修行者碰上一堆普通人,无异于虎入羊群。

余闲也首次尝到了降维打击的快感,挥舞着明断尺,把一个个拿着锄头木棍的叛匪给当场拍死了。

但他不愿意耗下去,目光不时在人堆里穿梭,终于,他发现了田八!

这货已经率着一群人从战局里脱身了,驾马径直往渡口跑去!

“清和,你负责拦住这些人!”

余闲当机立断,领着乌小蛮和明闰杀出了战局,追向田八。

奈何他的身形再快,也难以追上快马,就喊道:“明闰,靠你了!”

见明闰依旧有些不愿干预,他补充道:“不拦住田八,斗笠人就不可能现身!”

这句话触动了明闰。

于是他祭起佩剑,以御剑术追上了田八,并降下一道天雷,直击田八的头顶。

田八一看不妙,直接从马上跃了出去,等他落地时,就听到一阵雷鸣和惨叫。

刚刚的那匹马已经被雷打成了焦肉,躺在湿漉漉的泥地里。

田八亡魂丧胆,眼睁睁的看着余闲扑了上来。

惊惶中,田八仰天呐喊:“高人救我!”

话音刚落,又是一人一剑破空而来。

看到从天而降的斗笠人,余闲也很果断的呐喊道:“道长助我!”

趁着明闰迎战上去,余闲暗暗在黄历空间中点亮了善缘灯。

而灯壁上的名字,正是藏秀!

眼看余闲杀向了田八,斗笠人正要施展御雷决,冷不丁听到余闲喊了一句:“藏秀!玉蒲和尚该死!你师父劝你善良!”

斗笠人闻言,手中刚凝聚的法诀戛然一滞。

抓住斗笠人失神的空隙,余闲掏出短锥,伸长开来后,狠狠投掷向了田八!

随着一阵尖锐嗡鸣,锥尖疾射而去,精准的扎进了田八的脑门!

这位刚要崛起的草根,惨遭余闲这个人形割草机的收割。

壮志未酬身先死,呜呼哀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茅山捉鬼人 修罗天帝 美人图 护花高手在都市-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最初的寻道者
相关推荐:快意逍遥赛博:3智力的我肉体有亿点点强逍遥仙医人间道苦境争霸:我不是伪君子没钱的我在霍格沃茨写哈利波特阿兹特克猎人我能附魔万物我的一生不妨公演你是我的一生欢喜龙族:重启新世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