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学堂始开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时候不多了,总要把想做的事做完。”

姚玉成拖着腐朽的身躯望着灯火起落的街市,大虞十数年的风跨越千里,轻柔地拂过他鬓边乱生的白发,同时也招惹得县令生出一点悲戚来。

他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姚玉成点了点头。

“为着我的事,总是连累你的。”

县令背手笑着,“说什么连累,你来之前,我只是按部就班的养民生息,难得机缘巧合你来这操劳,这是百姓的福气。我一把老骨头,就是背一个大逆不道藐视天子的罪名能如何?再说天子有没有闲心管我还不知道呢。”

两人走过长街,县令派人将祖孙俩妥当地送回家。

次日辰时。

学堂的牌匾在一片欢呼声中挂在正门上头。

经小吏核对过来学堂求学的学生名字工工整整地誊在一张藤纸上,捏在文德厚手中。

他念一个名字,门外挤成一堆的孩子中便出来一个,由身边亲属将签字画押过的保书交给孙长久,而后孩子便可以去找各自的老师。

诗书一门的老师同样来自流放犯人,此人才学曾经冠绝虞都,中正官对其评价甚高,只可惜做了几年官就扯进了太子谋逆案,流放到此。

曹恭直负责教术数,除了诗书外,他这一门报的人是最多的,此时这厮正拢着一群半大孩子,呲着大牙朝文德厚乐,文德厚一眼睛都懒得看他。

卫雅同边军中派来的一个小将教武艺,卫雅教拳,小将教箭,他俩连带要学武的孩子全都安排在后院,与前头分得很开。

西厢房里静悄悄地,隐隐飘出一股子药味儿,一贯懒怠的孟郎中手里拿着册医术,看得眼睛都快掉进去了。

好半晌,他才抬头看着自己跟前两个小豆丁,端出些为人师表的架势,煞有介事道:“徒儿们稍待,咱们这人还没来全呢,为师问你们,都认多少字啊?”

两个小豆丁睁着清澈愚蠢的眼睛,齐刷刷摇了摇头。

孟郎中:“!”

折腾了一整个上午,报了名的孩子才一个个登记造册完毕,跟到各自的老师身边,再由老师带着他们,一起站在前院的空地上,听县令大人随便叭叭几句场面话。

场面话说完,又任命姚文达管着学堂,由他抬出一块大木板来,一条条给老师和学生念规矩。

好容易这些流程都走完,老师们各自带着孩子回去,再讲讲在自个儿门下求学的规矩,孟郎中急急抓住脚底抹油的县令,直说这样不行,大字不认一个的小孩,更别提看医书,他教个鬼教。

“那你就先教认字嘛,办法总是有的,你在黎山行医治病这许多年,我是最信得着你。”县令一脸信任地拍了拍孟郎中的肩膀。

然而别人或许会被县令老头这一番话唬住,孟郎中却早已习惯,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只说必须再来一个教认字,字认得差不多他才带着学医,要不就不干了。

县令无法,只得答应。

文洵从文德厚那听说了这件事,巴巴的跑到县令跟前说要来,见他犹豫,还说教认字这事儿不大难,少给些银钱也不妨。

县令揶揄道:“教箭法的小将我是见过的,模样很是周正,功夫也不错,听说在军中可是许松亭的爱将。”

文洵眼巴巴地看着他,悲愤道:“洵粗通文墨,不敢于诗文一道误人正途,亦想尽绵薄之力,请于学堂设蒙学,以助人识字明理,此洵心愿,无关身外之物。”

“贤侄,这如何使得?”县令老头假惺惺道:“这不是占你便宜吗?说到底这事儿就是孟郎中想躲懒,你放心,回头我就说他,一定把这事安排明白。”

“孟郎中教授医术,恐怕顾不及没拜在他门下的学生,大人还是让我去吧,”文洵言辞恳切,一副忧心模样。

县令勉为其难应下,又说他不必另安排时间去学堂,只早上晚两个时辰来县里当值便罢。

待文洵走后,县令一张老脸顿时笑成了花,旁边的小吏也跟着笑;“还是老爷运筹帷幄,我等还为着突然多出的一项银钱发愁,老爷抬抬手就给解决了。”

县令给自己倒了一小杯茶,得意道:“谁能算过你家老爷?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不是大乱将起,银钱都拨到了城防那边,我又何苦计算这点银子,文洵倒好说,他那妹妹可不是好惹的。”

想到那几日的大雨,县令悲从中来,连嘴里的茶都觉得淡了几分味道。

“这与二姑娘干系不大,她大约不会管。”

“嗯。”

“……您说,曹大人计算的城防所需银两,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县令瞥他一眼,晓得他在担心什么,只道:“曹恭直虽然不大牢靠,但人精明又拎得清,这事上不会做手脚的。”

当晚。

文家主院厢房。

“文洵你有病吧!”一声怒喝清清楚楚地传出。

之后又有几句争执,因着压了声音的缘故听不真切。

没多时,卫雅怒气冲冲地甩门离开。

文德厚和张氏在大屋也听到了那声喊,文德厚皱眉不悦,“才成亲没几日,阿雅怎可如此?”

张氏正安置被褥,闻言翻了个白眼,“你有病啊?”

文德厚嘶了一声,不悦地看她。

“儿子房里的事,你跟着操什么闲心?”张氏铺完了被子,“还有你是不是忘了,咱家现在戴罪之身,阿雅可是正经的将门之女,嫁给你儿子你就偷着乐去吧?怎么还想摆你公爹的威风?”

“我什么时候说要摆公爹的威风了?”文德厚一时间没找到合适话反驳,顿了一下才底气不那么足地说:“从来没有女子出去当人家先生的,还是个武先生,如今又吵成这样,我是怕两人之间出嫌隙。”

“做先生也是你儿子跟县里提的,你少跟着操闲心就没嫌隙。”屋里的事都干完,张氏也不管他,自顾自解衣睡觉。

文德厚讨了个没趣,也熄灯躺下。

另一头。

卫雅出门便往西小院去,说要在文澜这借住一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赤心巡天 不科学御兽 半仙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择日飞升 明克街13号 光阴之外 神秘复苏 唐人的餐桌 7号基地
相关推荐:爹爹快来!沙雕娘亲在逃荒路上又掉马了全家去逃荒,极品后娘有空间全能警花穿到孤岛带娃逃荒逃荒:空间长姐福运满满穿越乱世农女,逃荒种田养娃忙农门皇后:逃荒种田过红火小日子我真只是个魔兽玩家迷失江城我的选项成真了!诸天我最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