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重新开始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日头起落了几个来回。

城外的乌禾地绿油油的,大风吹过起起伏伏,煞是喜人。

田间有人拎着锄头吭哧吭哧除草,更远的地方,王双九跪在一座小土堆前,脸上的悲伤近乎麻木。

土堆前立了两块墓碑,一个是他爹的,一个是他娘的。

跪到坟前三炷香燃尽,他干涩发疼的眼睛里才又流出点泪来。

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他揉干净眼睛,转身回城。

一路行过宽阔的街道,两边的铺子又都重新开门迎客,街道四邻闲唠嗑的声音里夹杂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叫卖声,打铁铺子里的老师傅正在淬火,滋滋滋冒出浓密的白烟来,袅袅散入天际。

再往里走到坊中,声响小了不少,几个小孩蹲在地上玩泥巴,有手贱的小子抓了女孩一头发泥,被追着嗷嗷跑。

王双九绷着脸避过孩子们,一点弯路没绕直奔文家门前,敲门说了找文澜之后,叫卫雅引到西小院。

方一见到人,扑通跪下了。

膝盖和石板撞击发出清晰的响,直接镇住了文澜,也镇住了后头跟过来的卫雅。

“二姑娘,俺知道北山是你做主,俺在北山得了不少照顾也赚了不少银钱,才能体面把爹娘的丧事办了,但俺原是为了赚银钱孝敬老爹老娘才去农场,如今他们……”他哽咽了一下,“俺想离开。”

文澜挑了挑眉,“离开你同马守田说声就是,没必要这么大阵仗跑来找我。”

“俺心里感激你,还想厚脸皮求两件事。”他不由分说又磕了两个头。

文澜稍稍让开,道:“起来吧,跪在我跟前也不像话,且不管你要求我什么事,我也不见得能给你办。”

他爹他娘这是飞来横祸,赖也得赖狗皇帝,她帮着递了个信儿,后头的事儿是黄铜冠作死作到她跟前,她杀了他们也是理所应当,并不与王双九相关。

他们间也没什么深厚的情分能让她出手帮什么大忙。

“俺知道俺没能耐,但二姑娘如果用得着俺,俺豁出命给你办事。”王双九一双眼红着,“只求二姑娘帮俺打听打听杀俺爹娘的人在哪?”

“死了,下一件呢?”

“死了……怎么死的?”

“我杀的。”文澜淡淡道。

卫雅打从王双九下跪之后就没从震惊的情绪里出来过,此时一双眼睛更是瞪得溜圆。

王双九也愣住了,心里的悲伤和仇恨一下子没了奔头,让他显出一种撕裂的呆滞,“……不是说,那是朝廷的人吗?”

文澜倒是高看了他一眼,“你打听的倒多。”

真的是!

王双九捏紧了拳头,“还有一件,俺听说县里要开的学堂也教武艺,俺想学,可俺二十多了又无爹娘作保, 求二姑娘帮俺走个门路。”

门路倒是好走,一句话的事儿,只是……文澜看向卫雅。

卫雅也看向王双九,遗憾道:“学堂授武艺只要十五岁以下的孩子,是我同江乘江大人商议后定下的,你这个年岁,筋骨已经长成,强学怕也只会落下伤病。”

王双九跪在地上,闻言宽壮的肩膀颓下去。

他还能如何?

杀亲仇人已死,更深处的仇也因着自己废物再没着落报了。

老天留他孤苦伶仃的一个,活也无用死也无用。

文澜瞧着他,虽不大想管这闲事,顿了一会还是道:“若是为着你心里那点子事,我给你指一个去处。”

王双九抬起麻木的眼看她。

“驻黎山的楚将军是我师兄,你去投军,能混到什么样就看造化了。”

“可……”可边军也是朝廷的……

文澜拉着卫雅回屋,“我言尽于此。”

屋门关上。

王双九呆跪了良久,才磕了一个头,扶着发麻的腿脚一瘸一拐地离开。

之后何去何从,文澜就不关心了。

“文澜,你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卫雅进她的屋喝了口水压惊。

文澜坐在炕上,心里把大嘴巴王双九埋怨了一通,“戏院、食楼、北山的农场,都是我的。”她顿了顿,又忍不住贩剑,“所以我很有钱,你要不考虑和文洵那厮和离,往后同我过日子?”

“又瞎扯!”卫雅瞪她一眼,还是不敢信的样子。

以前她在家中也跟母亲学过主持中馈,哪哪不是一堆琐碎事项,就算文澜不管内里家业,外头的产业也该有忙的。

“你什么时候倒腾出这么多产业来,我平日见你……也没见你怎么操心管事?”

文澜笑:“你直说我平日游手好闲得了。”

卫雅很不好意思。

“以前想要赚点钱,背着家里倒腾的,倒不是故意瞒你们,那时候家里还不是现在这样,我烦王氏惦记,就谁都没说。”

“这倒是。”卫雅深以为然地点头,没再深想。

王双九后续如何暂且不提,且说使者走后黎山逐渐恢复原样,且显出比从前更繁盛的架势。

这日,周氏食楼在众多人的惦记里重新开业。

文澜坐在楼上吃着酥肉炸鸡,听着楼下人声鼎沸,心里很是满意。

周一道跟着蹭上了这口好吃的,更是笑的嘴都大了几号。

“二姑娘,你可真是活财神啊!”

他嘴里的奉承话流水一样涌出来,文澜听着很是受用。

小萝卜头快速嚼完一块酥肉,不乐意道:“我呢?”

周一道放矮了身子,笑眯眯道:“小公子当然是小宝贝疙瘩了,真是积了几辈子福气的人家才能生出你这样的孩子啊!”

“好的够了。”

文遇抬起小手制止,这种扑面而来的谄媚还是留给烦人精享用吧。

该说的好话说了一箩筐,周一道心里清楚,姐弟俩在这吃饭聊天也不想他在旁边碍眼,便挑了个合适的时候准备告辞,走前指着炸鸡和酥肉问:“二姑娘,如今县里提了新规矩,酒楼能开到戌时末,我看这两样很适合上夜了卖,你看……”

这老头眼光可算是毒辣,文澜心里赞了句,面上只是云淡风轻道:“既教了姜盐,怎么卖都是你们安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不科学御兽 光阴之外 唐人的餐桌 神秘复苏 明克街13号 赤心巡天 半仙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择日飞升 7号基地
相关推荐:爹爹快来!沙雕娘亲在逃荒路上又掉马了全家去逃荒,极品后娘有空间全能警花穿到孤岛带娃逃荒逃荒:空间长姐福运满满穿越乱世农女,逃荒种田养娃忙农门皇后:逃荒种田过红火小日子我真只是个魔兽玩家迷失江城我的选项成真了!诸天我最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