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死亡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卷轴磕在石面上,发出严厉的脆响。

一旁侍候的美人立即跪伏在地,瘦弱的脊背微微颤着。

内侍躬身附和道:“皇上英明,用此举试探各地是否忠心,果然辨出忠奸来。”

两只兽厮打的愈发激烈,有一只占了上风,猛地一爪将另一只踩在脚下。

皇帝冷笑一声,“拟诏,就说朕想宁王叔了,请他来虞都一聚,以全叔侄之情。”

斗兽场檐角斜斜伸出去,遮住了皇帝眼帘中的一角蓝天,而更为广袤的大虞土地上空,风云翻卷而过,并不为一人一事停留。

黎山头顶没有云,连天色都比虞都更蓝一些。

王双九匆忙归家时,文澜慕容晏正同江乘及手下在他家的小院中搜寻。

院子小而朴素,各样东西归置的整整齐齐。

墙根栽了一排叫不上名字的野花,红红黄黄的簇成一堆,瞧着倒也别有风致。

里屋除了炕就是装衣服的大木箱,箱盖充当了桌子,上头还剩半壶水,旁边搁着的油灯已经烧干了,在附近熏出一圈黑色的油烟。

被褥维持着刚铺好的样子,只有人在上头稍坐了坐的痕迹。

“油灯没人吹灭,判断是失踪前一天晚上有什么人带走了他们,没有争斗的痕迹,要么是熟人,要么对方下手利索,照面就给人敲晕了。我们问了两个老人的关系,他们也就是和邻居熟一些,剩下的都是泛泛之交,只能算认识,既没什么金钱往来也没日常纠纷。”

一对普普通通的老夫妇,什么人会掳走他们?

又为什么把文澜招来了?

文澜看见江乘眼中的疑惑,指了指刚过来不久的王双九,“我的人。”

王双九是个典型的黎山人,皮肤偏黑,骨架大身量高,因为总做农活两条胳膊很粗壮,看起来有点笨重。

“大老板。”凄惶恐慌的音调中拐出几分找到依赖的希冀来。

他就是个小老百姓,平日本本分分生活并没有什么和县衙打交道的机会,满院唯一眼熟的文澜还是前段日子马守田介绍时,他远远见了一眼。

文澜点头应下。

她同慕容晏商议过后,两人都察觉到了危险,事到如今,隐瞒只会无谓的耽误时间,迅速找到人查清背后的真相才最紧要。

江乘的人撒出去,大肆搜寻。

慕容晏和文澜都调了人过来,在县外周边查探。

日暮时分。

黑市的人在县郊废弃的小屋里找到了两具尸体。

一男一女,满目疮痍。

慕容晏见到尸体后,素来平和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相对而言,文澜看起来倒风平浪静,“是他们干的?”

慕容晏点头。

文澜对自己的人说:“速回北山,戒备。”顿了顿又道:“我也回去。”

她身后,男人的哭声悲痛欲绝。

六尺高的汉子跪在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面前,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撕心裂肺的哭喊好像能把人的心扯开。

文澜眸光渐冷。

前世她拥有过失去过的东西都太多,渐渐的对什么都不大上心,好的坏的如沾手飞絮,风一吹就过了,她也懒得计较。

来大虞一年多,日子平和起来,反倒对周边的事上了点心,烦归烦生气归生气,但依旧鲜少动怒。

上次还是那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伤文遇。

这一次,是对虞都里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皇帝和他的走狗。

“我也要回去一趟。”慕容晏对她道。

“嗯。”文澜没什么表情的点点头,“谁先见到,谁先杀。”

两人回县衙借马,慕容晏又叫县令去他家找兼榆和长风,留这两个在县里盯着,再给楚余年报信,让他一同抓黄铜冠。

那折磨人的手法,除了臭名昭著的黄铜冠,慕容晏不作二想。

顶着夜色,一行飞奔离开县城。

……

失踪案传的沸沸扬扬,为了避免百姓恐慌生乱,县里并未放出老夫妇死状凄惨的消息。

可这么个节骨眼,丢了一对老人,已经引起一些猜疑。

更难熬的是文家,前脚刚有人失踪,后脚文澜也不见了。

以往文澜离开都会和家里说好,今次走的急没顾上这事儿,可吓坏了张氏。

入夜了文家前院还是灯火通明,尽管文遇怎么保证他姐天下无双绝对不会有事,张氏还是担忧的不行。

文德厚和文洵早急匆匆去了县衙,留下女眷在家。

卫雅抄着铁钎守在大家身边,安慰道:“娘,你先别太担心,文澜刚和周老板开了食楼,说不定是有什么事耽误了,而且她身手比我还强些,一般人伤不到她的。”

“是是是,应该没事,是娘胆子太小了。”张氏深呼吸了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卫雅见状握住她的手。

张氏紧紧回握。

卫雅心里的担忧也不少,她看了眼文遇,小萝卜头一副困倦样子,碰到她的目光难得有耐心打了个放宽心的手势,并且在心里念叨等讨厌鬼回来一定得好好教育教育她。

走之前不知会一声,害得他陪着大晚上没有觉睡。

卫雅稍稍松了口气。

姐弟俩什么感情她很清楚,以她“文家外人”的眼光看,文澜文遇俩人比这家里的任何人都更在意彼此,文遇一丁点都不担心,那他一定有十足的把握文澜什么事都没有。

另一头。

文德厚和文洵几经波折才被人送到县令跟前。

大晚上他还在县衙,看起来像是在等什么紧要的消息。

文德厚说了文澜不见的事,希望县令帮忙。

而县令只是叫他别担心,说文澜有事出去了,很快就会回来。

文德厚心乱如麻。

他在虞都任御史中丞,敷衍人不肯给办事的官员听过见过不少,大抵就是县令现在这德行。

搁在以前他可以上奏弹劾,可现在山高皇帝远,事态紧急。

文德厚心乱如麻,拱手深深的朝县令拜下。

骤然受了这么大礼,县令懵了。

“大人,我自知此次对待虞都使者一事上,我没按你的意思来,但我女儿下落不明……我求求你,帮我找找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半仙 光阴之外 唐人的餐桌 明克街13号 不科学御兽 赤心巡天 7号基地 神秘复苏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择日飞升
相关推荐:爹爹快来!沙雕娘亲在逃荒路上又掉马了全家去逃荒,极品后娘有空间全能警花穿到孤岛带娃逃荒逃荒:空间长姐福运满满穿越乱世农女,逃荒种田养娃忙农门皇后:逃荒种田过红火小日子我真只是个魔兽玩家迷失江城我的选项成真了!诸天我最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