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有人失踪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瘦弱的男女粗衣烂衫,扛着昏沉厚重的黎明急切行来。

当着使者的面,县令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开始急切而不失礼貌地催促他们上路。

他这样的态度使者反倒不愿意走了,磨磨蹭蹭地打算留下观察。

流民们堆到县令眼皮底下,声气微弱地苦苦哀求。

杂乱细弱的声音汇聚在一起。

使者们听了一阵,大概明白了咋回事。

这些人是附近乡下的,征税用光了家中余粮余钱,地里的粮食尚未收获,他们生活无路,只能来求县里救济。

大约守在县城门口很多天了,就为了在这蹲县令。

县令脸皮拉得老长,大概是被这事搅得烦了,不顾体面地大声起来。

“都找我要钱要粮,好像我把钱粮塞自己兜里了似的!那些东西收上来就一刻不停地送去了虞都,剩下的钱也用在了县里,要不你们以为谁替你们修桥补路,前两天的大雨,谁替你们疏通的河道!”

他越说越激动,指着使者道:“就这我还冒着违抗皇命的风险少收了你们的,现在人家来找了,你问问他们是与不是!”

人群显露出绝望的懵懂来,麻木的眼光挪向使者。

使者没想到自己看个热闹而已,毫无征兆地拉了一波仇恨。

“我等也是遵照皇命办事,黎山这等情况我等回去以后会如实上秉。”场面话说完,使者朝县令一抱拳,“山高路远,我们还急着回去复命,就此别过。”

说着拉扯同伴,上马离去。

县令假意跟在后头送了送,又在后头苦口婆心地劝人自谋生路。

等马蹄声远去,县城门前的人也散了。

回到县衙后堂,关上门,县令使劲搓了搓自己的脸皮,苦笑道:“这两天笑得我脸都抽抽了。”

“论装模作样,您是这个!”文澜竖起个大拇指。

县令哈哈一乐,“你的人也不赖,真是装什么像什么。”

“哪里哪里,比您差多了。”

两人互相不要脸地吹捧。

笑声中,县令突然脸一板,“不过你叫人抢他们钱干什么?打了我个措手不及!”

“以大人本事,还怕打发不了他们?”文澜搓了搓手指,笑道:“穷山恶水出刁民,你说他们看见黎山人穷得都吃不着饭,快饿死了,这都没人抢钱抢吃的,他们不会觉得奇怪吗?”

生死面前,人性脆弱得连一张纸都不如。

屋里的人要么没忍饥挨饿过,要么是熟读圣贤书的道德君子,没法敏锐地察觉到这一层。

文澜一提,逐渐有人反应过来。

江乘道:“别说快饿死,咱这地方,能吃饱饭还有人闲出屁来惹事呢!”

“是这个道理。”县令赞同,又对众人道:“虽然他们走了,但难保不会折回来,保险起见,再等一段时间恢复正常。另外,我听说外边的形势不大好,咱们这虽然偏远,但是也要早做准备,城防什么的都给我好好搞一搞,驻军还要震慑北方山戎,咱们不能全指望他们。”

江乘表示一会他就去和负责城防的同僚商议,其他人也表示会尽力配合。

敲门声响起。

一小吏进来,说有人来衙门报案,那人邻居家的一对老夫妇失踪了一天一夜,至今没见着人,他们担心出事就来县衙让县里帮着找找。

“邻居来报案?”孙长久起身问,“那家是就俩人全失踪了吗?”

“不是,说是还有个儿子,但在外边。”

“会不会是去找他们儿子了,邻居不知道?”

小吏回:“我问了,她说老太太眼神不太好,不会出门的,也是那家儿子托付她日常帮忙照看着些。”

“不管怎么说,先画像找人。”孙长久跟着小吏出去。

这边的人道别后也相继散去。

文澜离开县衙时,正路过门房,听见孙长久和报案人交涉。

为尽快寻人,还是要找到老夫妇的儿子,报案人说只知道这家儿子在县城北边的山里干活,挣得不少,但具体在哪干什么都不清楚。

文澜脚步顿了顿,北边山里…挣得多…不会这么巧吧?

“那人叫啥?”她探头去问。

“叫王双九。”孙长久疑惑地问:“二姑娘有眉目?”

文澜:“不敢说,我试试看。”

离开县衙后,她找到周氏食楼掌柜,让他马上安排人去北山问问有没有一个叫王双九的,正好趁着这趟,拿些重开食楼要用的粮食菜蔬回来。

办完事回家,总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多年水深火热的生活磨出文澜对危险的嗅觉,可眼下风平浪静,她前后想了一遍,一对老夫妇失踪在这个节骨眼上确实巧合奇怪,但能对她产生什么威胁她怎么也没想出来。

同文遇讲了,小萝卜头抱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是摇头。

“我们对黎山的了解有限,我建议你去问问狗贼。”文遇道。

文澜很是赞同,而后她严肃道:“以后别叫狗贼了。”

“好。”小萝卜头拉长了音调。

……

虞都。

新落成的斗兽场奢靡铺张,中央场地呈圆形,宽阔无比,边缘是沉重的铁栅栏门,里头漆黑一片,一股阴沉的铁锈味儿。

往上却截然不同,雕栏玉砌极尽精美华丽之能事,连边缘扶手的栏杆都雕着细致繁复的花纹。

中心看台建得更是宽敞堂皇,皇帝半躺在矮榻上,手边摆了一溜美酒佳肴,娇柔的美人婉转依偎在膝头,娇媚的眼波同刚放出笼子的野兽的凶猛形成了鲜明对比。

两只兽互相打量着,绕了几圈之后发出具有攻击性的吼声,而后凶狠地撕咬在一起。

皇帝饶有兴趣地看着。

他的贴身内侍踩着小碎步上来,禀道:“虞都外围五城都交了税赋,只有刘县拖了些时候,前日也交了。其他地方…至今还在推脱哭穷,此外派往北方边缘几个地方的人还没回来,不知结果如何。”

内侍呈上清单,皇帝看了一眼立即沉了脸色,怒道:“朕就知道,这群贼子早有不臣之心!”

他越说越气,猛地将手中绢帛掷出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7号基地 半仙 不科学御兽 唐人的餐桌 光阴之外 明克街13号 赤心巡天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择日飞升 神秘复苏
相关推荐:爹爹快来!沙雕娘亲在逃荒路上又掉马了全家去逃荒,极品后娘有空间全能警花穿到孤岛带娃逃荒逃荒:空间长姐福运满满穿越乱世农女,逃荒种田养娃忙农门皇后:逃荒种田过红火小日子我真只是个魔兽玩家迷失江城我的选项成真了!诸天我最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