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查账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两个个乞丐临时工合计了一下,恶心也得上,要是黄虎子老大交给他们的事,没干好还有点转圜的余地,但这次可是文魔头,比江大鬼还可怕的存在。

其中一个深吸了口气,屏住呼吸,抱着破碗哭喊扭曲爬行,一个前扑抱住使者的裤脚,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往人身上抹的同时还不忘执着的往上伸着破碗。

另一个立即打配合,“可怜可怜我们吧,再没吃的就饿死了。”

“可怜可怜吧呜呜嗷嗷呜……”

使者们惊慌失措,阵脚大乱,使劲往开踢两人,奈何这俩狗皮膏药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

“老板一看就是不缺钱的人,行行好,做做善事,各路神仙都会保佑你们的。”

“对对,给我们点钱吧,我们就买一点米活着就行。”

使者大怒,喝道:“大胆刁民!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再不滚开杀了你们!”

说罢见他们还不松手,立即加大力气拳打脚踢。

俩人以前也是跟着黄虎子横行乡里的,哪里受过这等委屈,打配合的那个当即道:“哥!饿死也是死,被他们打死也是死,抢他们的!”

“反正我们也快活不了了!嗷!”

方才还趴在地上死缠烂打的人突然暴起,手脚麻利的摸到使者的腰包,抢了就跑。

撕打推搡间,一个使者不注意,一屁股坐到了刚刚的呕吐物上。

“大胆大胆!这等刁民,黎山县令是死的吗?!”

“回去找他!”

“你离我远点,臭死了!”

“娘的,这是他吐的东西!”

“滚!”

几人自己又吵成一团,互相埋怨着回县衙。

路上又遇到几拨早先安排好的乞丐,只不过这些演的就没有很激进,只是拎着各自的要饭工具象征性的哀求几句。

除了乞丐,还有神情麻木低头走路的普通人。

宽阔平整的石板路两旁,是对比鲜明的破败的店铺,偶尔有两家干净体面的,一家卖寿衣,一家卖墓碑。

使者们在争吵中油然而生一种荒诞之感。

这个孤悬在外的边陲小城,整个都笼罩在一种颓丧死寂绝望的氛围中,没有一点大虞属地的样子。

至于他们回驿馆换完衣服找到县令讨要说法,自然没得到理想的回复。

因为县令只会跟他们说自己这个官做的有多难,穷山恶水出刁民,治下百姓没什么活路就开始铤而走险,管也管不了,治也治不住,但几位使者是虞都远道而来的贵客,他一定嘱咐底下人使出十二分的力气搜寻嫌犯,争取给一个交代。

使者们回驿馆。

“我看这黎山县令就是个老滑头,惯会避重就轻岔开话题。”

“不管他,明天就去查县里的账,我就不信能穷的一点钱都没有,蚂蚱还有二两肉呢!”

“等查出问题,怎么说可就不由得他了!”

“是极是极。”

此刻。

黎山的一些关键人物聚集在县令家里,佳肴美馔摆了一桌。

卢新中劝县令也吃点,县令只一脸萎靡的摆手,专注给自己泡茶。

文澜和江乘偷听完,回去将上边的话如数转达给众人。

“看来他们明天是打算在账上下死功夫了。”

“而且能被派过来催税的,多少有些看账的本事,莫说咱们的东西有问题,就算是真账,他们恐怕也会鸡蛋里挑骨头…”

今天有惊无险,明天众人都有些担忧。

满桌只有曹恭直一个还在慢条斯理的啃骨头,见大家看过来,他咽下肉,擦了擦嘴,笃定道:“放心,他们什么问题都不会找到。”

同他一起做假账的人还是很惶恐,拼命回忆哪有没有什么错漏。

“如果有怎么办呢?”县令问。

曹恭直:“那一定是他们算错了。”

他神情淡淡,一副稳操胜券的高人模样。

可说完没一个嘴贱的人来讽刺,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县令选择相信曹恭直。

等使者气势汹汹去查账的时候,他带着人在外头等,还是满脸赔笑,却一点要拦的意思都没有。

使者以忠于皇命尽快审查账目为由拒绝了县里的午饭,县令便留下两个人盯着他们的动向,自己终于回去吃了顿正常的。

一直到日头西垂。

三个使者外加三个随从,摇摇晃晃的从黎山县的档案库出来。

费心费力,眼睛都要看瞎了,查了一天,竟然没逮到一个错漏,就是虞都周边的县城,账面也做不到这么齐整。

使者中隐隐以一人为首,那人盯着县令,神情变幻莫测。

县令心里摸不着底,一张脸皮却八风不动。

他身后两个账房努力降低存在感,生怕出了什么篓子。

“大人深藏不露,黎山有此等高手,倒是我们唐突了。”使者拱了拱手。

县令不着痕迹的的松了口气,重新摆出一张苦兮兮的笑脸,“大人净开玩笑,哪有什么高手啊,您瞅瞅这地方,拢共就仨瓜俩枣,也就按规矩记记。”

“县里征税录档,时有粗漏,我们看黎山的账却处处圆融,这已是了不得了。”使者盯着他。

县令打了个哈哈,精明的小眼珠子转了一个来回便道:“都是这俩小子的功劳,好些年前吧,有个人流落到黎山,这人术数厉害的紧,就教了教他们俩,哎呦,那阵可是吃了不少苦才学明白的呢!”

两个账房想起被曹恭直支配的日子,心有戚戚焉的点头。

使者将信将疑,准备明天继续查。

县令毫不在意,照旧每顿热情的准备饭菜。

查账第二日,他们甚至抽验了田亩数,依旧一无所获。

账查完了,税要不上来了,更重要的是,再待下去他们恐怕要饿死在黎山,于是很快提出告辞。

县令充分表达了他的不舍之情,在挽留失败之后热情的表示要亲自送他们出城离开,并求在皇上面前说些好话,救济救济黎山。

使者推脱不得,黑着脸应下。

清晨。

朝阳、水露、凉风、黎山敦厚的城门。

从城墙上头向下望去,自城门延伸而出的官道前,送别的两方人微小而寂静。

正要分别,南边土坡后头突然冒出一堆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7号基地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神秘复苏 唐人的餐桌 半仙 不科学御兽 明克街13号 择日飞升 光阴之外 赤心巡天
相关推荐:爹爹快来!沙雕娘亲在逃荒路上又掉马了全家去逃荒,极品后娘有空间全能警花穿到孤岛带娃逃荒逃荒:空间长姐福运满满穿越乱世农女,逃荒种田养娃忙农门皇后:逃荒种田过红火小日子我真只是个魔兽玩家迷失江城我的选项成真了!诸天我最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