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我也爱你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快三岁的娃。林惊渝一手抱着一个,时间久了竟然还觉得有点疲惫。

周末一家人出来走走散散心。

林惊渝抱着娃,颇有一种左牵黄右擎苍的千骑卷平冈的感觉。

街上车水马龙,林岁怕那些四个轮子的车,于是在每次穿过街道的时候,他都会不自觉地抓紧爸爸的衣服。

抱着孩子走路不难,带着他们爬楼梯才叫痛苦。而渝城偏偏就楼梯多。这才走了一会,一礼的楼梯格子就数到一百多了。

虽然林一礼数的很混乱。

鹿幼幼问她:“为什么十的后面跟的是二十?”

小丫头眨了眨眼睛,愣愣地伸出自己的两个小爪子。然后亲自掰给妈妈看。

从一数到十,从右手的小拇指掰到左手的大拇指,一直到两个爪子都变成了拳头,林一礼愣了愣,然后又把十根手指竖起来,口中还念念有词。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

鹿幼幼:“……”

哈哈。

林惊渝大笑。

林岁梗着脖子转过头来大声与妹妹争辩:“才不是,十的后面是十一!”

于是林一礼——

“十、十一、二十、二十一……”

鹿幼幼:“……”

挺好。

挺会举一反三。

……

……

隔了几个月,兄妹俩就要出发去幼儿园了。

上幼儿园也就意味着鹿幼幼解放一半了,她又寻思着,等两个孩子都适应了幼儿园的生活之后,她是不是就可以再去小学那边看看了。

这次不当班主任,就只当一个普通的科任老师。

如果课不在早自习和晚自习的话,她还能接接孩子上下班……

林惊渝今天特地请了假,就是想着亲自送他们去上学。据说小孩子到幼儿园的第一天都是要哭的,希望林岁和一礼都不要哭才行。

兄妹俩从头到尾都是一模一样。

除了两人的头发、除了眼角的那两颗小痣。

很神奇的感觉。

鹿幼幼每一次给两个娃打扮的时候都在感叹同一张是脸到底是怎么可以同时适应男孩子和女孩子两种风格的。

而且还不显得突兀。

她也在网上看见过不少男女明星的性转,比如把男明星p成女孩子的样子。虽然有很多人都在夸,但鹿幼幼瞧着,也还是觉得太奇怪了点。

胡思乱想了一会,小学生把脑中奇奇怪怪的想法给摒弃,接着就给把给两个孩子准备好的小书包给他们套上。

虽然鹿幼幼也要跟着去,但临走前鹿幼幼还是嘱咐了哥哥。

她蹲下身子,把手搭在林岁的肩膀上:“今天第一天上学,哥哥要保护好妹妹知道吗?”

林岁还没说话,旁边的林一礼就突然闹腾起来。

“我才是姐姐!”

林岁瞪大了眼睛,又转过头去跟妹妹吵架:“我是哥哥,我才是!”

鹿幼幼:“……”

小学生眼角抽了抽。

吵吧吵吧,等上了学他们就没精力可以吵了。

这些年、尤其在两个孩子明白哥哥姐姐的含义之后,就经常为这个吵起来。林一礼不喊林岁哥哥,她喊他林岁。反倒是林岁,每次都很开心的在外面喊她妹妹。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哼。

幼儿园学历,就会争这些幼稚的东西!

……

走在外面的小双胞胎总是会吸引不少人眼光的。

两个打扮的一模一样的娃从后排的车位下蹦下,两个家长一人牵一个的去办入学手续。隔着老远,林惊渝就听到了骆文先那颇有感染力的东北大碴子话。

“爸爸,浅浅!”林岁倒是很高兴,兴高采烈地扯了扯林惊渝的袖子。

于是林惊渝一放手:“去吧,找你的浅浅玩去吧。”

在陌生的环境,能遇见熟悉的人也挺好。

“妈妈!”林一礼瞪大了眼睛,不甘心地对着鹿幼幼告状。

小学生却以为林一礼也想玩,于是放手了,“去吧。”

林一礼:“……”

才不是这个意思。

骆文先办完手续,看到了林惊渝,于是过来跟林惊渝搭话。

“走啊,一会喝一杯去?”

林惊渝下意识转头看鹿幼幼。

鹿幼幼一扬下巴,说了跟刚刚一样的话:“去吧。”

莫名的,她心中有了一种家里养了三个熊孩子的想法。

骆文先抬手勾住林惊渝的脖子,两人勾肩搭背的。骆文先取笑他,用了渝城话来形容他:“耙耳朵。”

林惊渝捶他一拳:“说的好像你不是一样。”

幼儿园的事情办完,林惊渝想把鹿幼幼先送回去再去找骆文先喝酒,结果她老婆先一步被苏明月拐走了。

两个女人窝在商场里试口红。

苏明月选了个颜色给鹿幼幼涂,看她唇角胭脂色。

“这个颜色好看吗?”

“……太红了,有点奇怪。”

“你懂什么,红的才有气场。”

“什么气场?”

“斩男的气场。”

“可是林惊渝说他想活着。”

“……”

那就是一个形容,不是真的要斩。

“你不觉得这个橘调的很好看吗?”

“有吗?”

商场里,两个已为人妇的宝妈还跟当初在大学的时候一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哪个颜色好看。

鹿幼幼看了一眼价格,然后趴在苏明月耳边小声说:“这个口红五百多。”

苏明月眼珠子一转,忽然提高了音量:“这口红太干了。一点都不好用!你涂起来太丑了!”

小学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换一家!”

这次讨论出来的结果还跟当初的大学时候讨论出来的一样、口红的颜色就那样,看看也就过去了。一点都没有让人想要购买的魅力。

两人换了家火锅店。

鹿幼幼被辣的眼泪出来,拿了纸巾一直在那擦。

服务员小哥过来的,学着隔壁某家火锅的服务模式现场给鹿幼幼唱了一支动听的歌。

小哥边拍手边唱:“分手快乐,祝你快乐,你会找到更好的……”

哈哈哈哈。

苏明月仰在后座上笑得差点喘不过来气。

眼睛红红的鹿幼幼踢了苏明月一脚,苏明月很知趣地摆手让小哥离开,别在这唱了。

——

幼儿园小班的任务基本就是玩。

两个老父亲喝了顿酒,酒气一上头,就相约爬墙去看孩子。

林惊渝家的最显眼,但是骆文先还是在一众熊孩子中找到了自家的可爱的崽。

骆文先很开心:“他们仨在一起玩。”

林惊渝看了一会,“你看错了,他们聚在一起是在吵架。”

骆文先:“?”

什么玩意?

林惊渝又观察了下,给看不懂情况的骆文先汇报战绩:“岁岁和一礼在吵架,浅浅在旁边看戏。”

骆文先:“……”

过了半晌骆文先问:“你家的老吵架啊?”

林惊渝深恶痛绝地点了点头,俩孩子没一个省心的。

骆文先本来还羡慕林惊渝家有俩孩子的:“那看起来还是一个好。”

林惊渝凡尔赛:“还好吧,养两个孩子的关键是要一碗水端平。不能重男轻女,也不能重女轻男。”

骆文先实话实说:“所以你们家一碗水的孩子就老打架。”

林惊渝就瞅他:“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打上一架。”

骆文先:“……”

下午些幼儿园放学,铃声一打林惊渝和骆文先就从墙边上蹦下来。其他的小朋友都很羡慕地盯着三个孩子看,羡慕他们有一个拥有超能力可以秒到的老爸。

坐在老爸的车里的后排座位,林一礼大声向林惊渝告状:“林岁今天牵了浅浅姐姐的小手!”

林惊渝出乎意料地一挑眉。

男人隔着后视镜看林岁,男孩子则诡异地红脸不出声。

以前这种情况,林岁肯定会很大声地跟着林一礼争辩——真是为难他的耳朵,两个娃基本上每天都要比谁的分贝大。好像谁声音大谁有理。

后视镜里林岁把自己藏了起来,林惊渝便笑着问林一礼:“所以0你们今天吵架就是为这事?”

“诶?”

林一礼一愣,老爸是怎么知道他们今天吵架了的。

……

等两个娃们适应幼儿园的生活,鹿幼幼就滚回小学去重新上班了。

还是闲不住。

当初的那个教导主任还在,不过她升了副校长。

听说来投简历的人是鹿幼幼,于是鹿幼幼的面试就是她亲自过来面的。

副校长看一眼鹿幼幼的简历,又抬头看一眼鹿幼幼。

小四年过去,再见故人有一种恍忽的感觉。

不过鹿幼幼跟当时的差别还是有点大的。副校长的记忆还停留在鹿幼幼怀孕的时候,她那个时候面色苍白,眉眼间是遮掩不住的憔悴。

于是带着这种记忆,鹿幼幼就在她的脑海里停留了四年。

她如今倒是好了。女人面色红润,三十多了眼角也没见细纹。看起来这些年她过的不错。

副校长把简历放下,调侃道:“终于舍得出来上班了?”

鹿幼幼便笑:“娃娃们上幼儿园了嘛。”

副校长:“那你这次还是带三年级?”

鹿幼幼试图讨价还价:“要不然还是五年级吧。”

带小孩太多了,她现在想带一些大孩子。

副校长:“当班主任?”

鹿幼幼:“我没太多时间,要不然就还是一个普通的科任老师吧。”

副校长:“……”

.

林岁和林一礼自从知道妈妈当了老师之后,就对老妈有了一种莫名的畏惧感。

可能这就是学生骨子里对老师的畏惧感吧。

林一礼跑到鹿幼幼跟前:“妈妈妈妈,明天下午幼儿园要开家长会!”

鹿幼幼想了想:“明天下午啊……”

她明天下午有没有课来着?

林惊渝就接话:“你要是没空的话,就我请假过去吧。”

鹿幼幼还没说话,林一礼就说了:“不行,老师说要让有功夫的人去!”

林惊渝:“?”

鹿幼幼:“?”

怎么开个家长会还要有功夫的去?

林惊渝掏手机在家长大群问了:「@小张老师.我家娃说您要让有功夫的家长去给孩子开家长会。怎么了?是有黑恶势力降临所以要喊我们去打架?」

小张老师:「……」

小张老师:「……」

这位年轻的零零后在群里发了好几个表情包,然后才打字——

「我是说,让孩子们有时间的家长过来开个会。」

林惊渝:“……”

林惊渝没话说,倒是鹿幼幼看着群里的消息笑了一个人仰马翻。

骆清浅爸爸:「乐」

家长会最后还是鹿幼幼去了,也算是字面意义上的有功夫的家长。家长会还没开始,鹿幼幼就在两个孩子的位置上轮流坐。合格的家长是不会厚此薄彼的。

等家长会开始,鹿幼幼就果断坐在了林岁的座位上。

原因无它,只因为林惊渝在群里丢人的时候顶的是林一礼爸爸的马甲。

虽然不确定有没有人注意到那位家长的名字,但是鹿幼幼不想赌。

趴在窗户门外的林岁揍林一礼:“看吧,妈妈更爱我。”

林一礼气死了,她一定要撺掇浅浅姐姐跟他绝交!

幼儿园老师对比着座位表,看着中间空出来的一个座位便忍不住笑道:“那位有功夫在身的家长没有来吗?”

“我!”小学生举手。

还好她不社恐。

丢人只是一瞬间的事,鹿幼幼眼一横,干脆摆烂了。

鹿幼幼直接蹿起来:“俩都是我孩子,我就是那位有功夫的家长。大家想让我表演一下吗?”

幼儿园老师忍着笑:“不用了林岁妈妈。”

“哈哈哈哈。”

家长群一阵哄笑,没人觉得鹿幼幼说的是真的。大家都以为她在开玩笑。

于是鹿幼幼就很遗憾地坐下了。

她其实可以表演一个空脚裂讲台。

在窗户外看着这一幕的林一礼又高兴了:“看,妈妈也爱我!”

林岁看了自家妹妹一眼,然后很小声地在内心滴咕一句——

我也爱你。

幼儿园的教室门外聚集着一帮熊孩子们。男男女女的在走廊上打闹,或有男同学从这一边到那一边飞奔过去。

林岁始终记着妈妈的话,哥哥要保护妹妹。

于是林岁不动声色地把妹妹和浅浅往里挤了挤,不让那群跑过去的男孩子撞到她们。

林岁瞟林一礼。

明明刚刚还因为生气而变得气鼓鼓的脸颊,这会又消下去,取之而代的是喜悦爬上眉梢和眼角。

还三岁的熊孩子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妹妹更可爱的生物了。

虽然他们总是打架。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美人图 修罗天帝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茅山捉鬼人 最初的寻道者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护花高手在都市-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相关推荐:海贼王之正义咆哮万维科技武炼天地行恐怖降临:我竟是头号玩家洪荒:头号玩家战场中的角色扮演当战士救不了世界来自终北的娜迦海盗三国:社恐型谋主,曹操人麻了!女总裁的妖孽保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