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酒鬼团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勐男们手忙脚乱的扣住了贝拉夫人的双手,但贝拉夫人一直在拼命挣扎。

克洛泽捏住她的胳膊,但没想到贝拉夫人居然力大无穷,挣扎之下,她手臂上那些小伤口被这一拖全部掉了皮,整个手臂都成了血湖湖的红色血肉。

但即便如此,她仍然大笑着,连人体本能的收缩反应都没有,依然打算刺穿自己的胸口,还用手扒拉着刚被刺出的伤口。

“她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力量!”

克洛泽和萨默尔两个勐男一起上都已经制不住她了,那毫无肌肉的枯藁双臂,竟然能力敌两个肌肉勐男!

“彭!”

艾米站在身后,举着那个女人丢下的锤子,一锤敲晕了疯狂的贝拉夫人。

还好,这个癫狂的老妇女至少挨了揍还是会晕倒。

可现在怎么办呢?

绑票倒也算是成功绑票了。

可这种情况真的没想到啊……

虽然李昂和她分析过阿尔玛谋夺长河镇的过程,但贝拉夫人这种情况,艾米和李昂谁都没有预料过。

这分明就是邪神的信徒。

楼下战死的那些女兵,显然也是崇拜异端的狂信徒。

可是,阿尔玛大公怎么会放任这些异端存在?

他的士兵全都没有靠近主楼,大概是阿尔玛公爵不允许他们接近内拉夫人。

而外面的福瑟特也没有追进来,收了兵关上了内城门,他应该也是知道这里面的情况的。

可福瑟特是狮骑士啊,狮骑士团不是正在追查异端么?

粮食也没买成,现在被封在了内城也出不去。

唯一达成的目的,是暂时确实安全了,但不出意外的话,可能很快就得出意外了,因为贝拉夫人已经奄奄一息

但艾米现在一脑门子的思绪理不清楚,她真希望领主大人在这里。

如果是老师在这儿,他应该能很快分析出结果的吧……

……

领主大人眼下刚到克温村,当然没办法拯救可怜的艾米。

事实上,领主大人自己现在也一脑门子官司——自从买粮的事儿从批发变成了零售,他就一直焦头烂额,头都大了。

为了谈生意,他直接丢出了五千第纳尔摆在了村子中心,表示无论是谁,谈妥以后直接拿钱走就行,领主大人收购粮食先款后货。

如果是按大多数时候的市场价,五千第纳尔足以买到五十万磅没经过加工的小麦。

而领主大人只打算在这收二十多万磅,也就是说,他至少可以按两倍的价格买。

当然,想要更高的价格也行,钱不是问题。

但问题是,这些大贵族的庄园压根就不买账。

他们不是不想赚钱,他们是嫌麻烦……

二十来个庄园,每家多半都有几千到一两万磅的余粮,但一万磅小麦市场价只值一百第纳尔,领主大人的收购价翻倍,也就两百第纳尔——这些庄园住的可都是男爵以上的大贵族,他们是真看不上这点钱。

以往,他们只需要让农夫和仆人直接把粮食收进仓库就完事了,啥都不用管。

可提前卖粮食的话,他们要预先计算收成,等到收了以后要派人手装,装了还要运,还要安排各种琐碎事务……

一万磅粮食只够几十个人消耗半年,并不多。

可这需要十辆马车才能装完!

这些大贵族大多是在这里养老的,一群有钱的退休老头老太太只想打发时间过日子,他们觉得这点小生意太麻烦了。

领主大人也不是不想出更高的价格,但当他打算把价钱多翻几倍时,伯爵夫人制止了他。

“李昂阁下,我不是要劝你省钱——如果你把粮价抬得太高,那么这里可能会饿死很多人的!”

这个道理李昂是知道的,用两倍的价格收,价钱不离谱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而如果把价格拉高十倍,也许很快就能收到粮,但也会造成这一年内附近的粮价全面飙升。

那些真正的赤贫者或手工艺人,那些没有土地只能靠买粮生存的人,是出不起这个价的——他们真的会饿死。

李昂现在无比想念自家那个小徒弟——如果是艾米在这里,依靠她父母的面子,这些大贵族怎么也会帮忙的……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收到,伯爵夫人还是说动了几个关系好的朋友。

这些人也都不打算让领主大人额外破费,只拿走了对应市场价的第纳尔。

但一共只谈好五万磅而已,而且还得半个月以后自己派车来拉……

也行吧,总比完全没有强,至少下个季度的种粮有了。

……

两天后,领主大人打算向伯爵夫人辞行,他得抓紧时间去别处看看。

如果实在不行,他就要回麦香领发动群众了。

伯爵夫人也表示,可以帮他写封信问问贝拉女士能不能匀出一部分粮食来。

领主大人知道这不可能,长河镇周边田地多得很,不缺粮却要买粮,这本身就不是什么正常现象。

而且既然阿尔玛公爵以贝拉夫人的名义购置粮食,那肯定就不会让给自己,说不定长河镇的粮商都得断粮……

不过,伯爵夫人是一番好意,领主大人还是承这个情的。

但就在伯爵夫人写信的时候,一个骑士急匆匆了进来,向伯爵夫人汇报情况。

“夫人,村子北边来了一群乱七八糟的人,看起来像是一群士兵,但又像是一群强盗,人数很多。”

那骑士估计是利奥弗里克男爵手下的,穿着红底狮鹫罩袍,神色相当不安。

“说清楚,到底是士兵还是强盗,数量有多少?”

伯爵夫人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她一点都没慌,毕竟村子里各家凑一凑至少能凑出上百人的部队,小股匪徒她是不怕的。

但那名骑士显然很慌:“夫人,我没看到全部,但光我看到的至少也有好几百人!全都闹哄哄乱糟糟的,可能是逃兵,反正不是什么好人!”

如果是逃兵,那就等于是强盗了。

伯爵夫人这下有点紧张了,转头看向领主大人:“李昂阁下,每到收获季总会有些不安宁。如果您的部队能帮上忙,我想这里的庄园主们肯定愿意免费为您供应粮食。”

《剑来》

嗯?

领主大人一下子就精神了。

看来女神没有忘记自己啊……

原本还以为在这遇上大量歹徒属于麻烦,没想到是好事!

也对,要是没啥事发生,克温村的一大堆贵族庄园多半懒得搭理自己。

但问题是,自己只带了三十名骑兵,能拯救他们么?

“那些人有旗帜吗?他们大概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李昂问那名慌张的骑士,他要先了解一下情报才知道怎么办。

“我看到了一面公牛旗帜……他们大多数都是一些士兵,有十几个骑马的,其他的人好像什么地方的打扮都有!所以我觉得像是一群乱七八糟的强盗和逃兵。”

看着镇定自若的领主大人,那名骑士似乎也镇定了一些,带着李昂往外走。

克温村中心那条街道上,清亮的号声已经响了起来,随后各个庄园也响起了号声——这是各家领主召集民兵作战的号音。

事实上最先传来号声的是村子的北边,也就是利奥弗里克男爵的领地。

这名报信的骑士原本就是在那边安排税收的。

村子太大了,北边一直延伸到通天河边,离村子中心足足有十几里,现在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已经不知道了。

而同样是因为范围大,各家贵族与骑士领召集兵员也需要挺长的时间。

那个报信的骑士带着领主大人和骑兵队,二十分钟后就赶到了村子北边的桥附近。

这座桥是克温北边通往狮湖城辖区的桥梁,也是整个通天河上游唯一的桥。

而且,这是座铁链连成的索桥,架在整个通天河最窄的河道上。

这里的河道大概只有四十米宽,河岸两侧是悬崖峭壁,河道是极深的峡谷。

这座桥可能是用弓弩射绳到对面,再以绳子牵引铁链建成的。

桥的悬空高度非常吓人,桥下的河道至少有上百米深,河水汹涌的喷射着,落下去多半就是尸骨无存的下场。

由于是铁索桥,悬空又比较高,桥下汹涌的水流会带来大风,所以桥面一直在剧烈的摇晃,马匹之类的牲口恐怕不太愿意走上去。

桥对面有一大乱七八糟的人,他们没有过桥的原因估计就在于此……

那边有一些骑马的家伙,他们大概正在研究怎么把马弄过去。

而在看到这群人的同时,领主大人就理解了,为什么报信的骑士会说不清楚这到底是军队还是强盗……

那是一面黄底黑图的公牛旗帜,旗帜附近有至少八百人的各种部队,装备五花八门,来源多种多样……

有来自菲尔兹威的民兵,穿着标志性的钉饰皮外套;

也有来自凛鸦王国的民兵,穿着标志性的北方斜襟短裙;

烈狮境的民兵也不少,红色软甲很显眼;

更多的是烈狮境步兵,不过看那样子确实像是逃兵——链甲外的罩衣都是反着穿的,显然不想露出原本的纹章。

有二十来个骑马的家伙在‘率领’这些乱七八糟的兵种,看那些人的样子,估计是些年轻的流氓贵族。

眼下正在研究怎么把马弄上桥的也是他们。

旗帜下面有个身穿公牛罩袍的家伙,戴着顶饰羽轻便盔,身上背着个巨大的钉头槌,看样子是这支‘部队’的老大。

这人相当高壮,光看身材倒有点像克洛泽,黄色的纹章罩袍站在旗帜下面很显眼。

但这家伙没有骑马,大概是块头太大,普通的马有可能驮不动他。

人数确实多,八百人以上,但领主大人并不怎么害怕。

因为,这支队伍的战斗力似乎并不太强……

光看对面的兵种构成和现在的模样,也能知道这是一支乌合之众。

大量来自各个地方的民兵和逃兵,一个个闹哄哄的毫无纪律,站得东倒西歪,甚至还有直接坐在地上等待的。

看这样子,并不会比雷尼尔当初弄来的那些匪徒强多少……

但很快,领主大人就发觉了不对劲。

对面领头的大块头踏上了桥面试着走了几步之后,转身开始牵马了。

或者叫拖马。

那显然不是他的马,也不听他的话,但那马四脚杵在地上犟着,却依然被他蛮横的拖上了桥面……

然后,马脚似乎卡在了桥面的木板缝隙里,随后马腿漏了下去。

随后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这家伙居然两手托住马肚子一举,把这马给提了起来!

是的,他把一匹一千磅重的马儿从缝隙里提了起来,还给稳稳的放在了桥面上!

这非人的力量,看得领主大人眼皮子直跳……

这力量也太吓人了啊!

妥妥的世界举重冠军啊!

旁边那个报信的骑士两腿都在发抖了:“李昂大人……要不,我们还是跑吧……”

说真的,领主大人现在也有点想跑了。

无论这群人是不是乌合之众,反正这个领头的相当厉害……

但就在此时,对面传来了粗豪的声音:“啊哈!看,它能过去啦!那个酒庄就在对面!兄弟们,很快就有酒喝啦!”

随后对面突然士气高涨的喧哗起来:“乌哈哈!向新王致敬!”

一大坨乌合之众乱七八糟的喊着,鸡飞狗跳的闹腾起来。

领主大人叹了口气,居然是冲着伯爵夫人的酒庄去的,那就不能招呼都不打就跑路了啊,伯爵夫人这几天一直在帮忙……

先打打看吧。

也许是对三十多名骑兵并不在乎,也许是没注意到,反正对面似乎对领主大人这一队人马视而不见,那群闹哄哄的酒鬼开始过桥了。

而那个报信的骑士两腿和牙齿已经颤得跟对面摇晃的索桥一样了。

“大……大人,我们怎么办?”

领主大人瞟了他一眼:“打呗!还能怎么办?”

说完就拔出了剑:“兄弟们,准备战斗!”

三十名骑兵分散开来,自发组成了六个小组。

每五人为一个小组轮流冲锋,可以避免陷入乱战,骑兵要冲起来才有杀伤力。

这是新兵蛋子们在两个月的对抗演练中自己得到的经验。

事实上,如果弓手和步兵们也在这里,那么两主大人会以弓手为核心形成混编作战单位,因为协同作战要比同兵种的阵列靠谱得多。

但目前只带了骑兵,只能用更简单的战术。

再加上这些人目前只训练了两个月,他们的战术意识也没培养起来,所以目前越简单越有效。

领主大人的命令就很简单:“弟兄们,冲锋,把他们堵在桥面上!”

“哈!”

一声齐喝,似乎让那个双腿打战的骑士也提起了精神,他咬了咬牙,骑马也跟着冲了出来。然后绕了一圈往回跑了……他的几个扈从也跟着跑了。

“李昂大人,我去找援军……”

身后远远传来那家伙的声音。

领主大人一头黑线,特么的这种情况守住桥头肯定能打啊,这是座摇摇晃晃的索桥,敌人在上面几乎使不上劲的,跑个屁啊!

骑兵要怎么守住桥头呢?

当然是沿着河岸边,与桥呈九十度角,然后沿着河岸轮流往返游弋。

是的,只需要横着清扫河岸就可以了,尤其是这种本身不宽而且摇摇晃晃走不快的索桥。

从桥上下来一个就收割一个,不一定非得弄死,捅进河里就行。捅下去几个之后,敌人自然就不会轻易过桥了。

千万别被各种游戏迷惑了,骑兵的攻击目标不是正前方,而是侧前方。

正前方的目标只会被马给撞飞——遇上撞不飞的,那就自己被撞飞。

骑枪和长矛都是往侧前方刺出去的,马刀和剑也是砍侧面的。

骑兵在河岸边往返游走,其实就是封锁河岸最靠谱的方式之一——除非对面有非常高明的神射手。

但显然,对面没有。

这可不是弗来彻村那边那种平缓的河面,悬崖峡谷风很大的,隔远了很难射得准,箭会乱飘,对技术要求非常高。

而且看对面的情况大概都是酒鬼,酗酒的人能射准个啥?

领主大人现在就在放心大胆的率先冲锋。

骑兵们一组一组的跟在后面。

率先过桥的是那匹被那个领头大个子举起来的马——在看到骑兵队冲来之后,这匹马很机灵的跑了……

马后面跟了几个东倒西歪的家伙,似乎走过这座摇摇晃晃的桥已经耗费了他们所有的平衡力。

领主大人持着骑枪冲过去,一枪便将走在最前头的倒霉蛋捅到了河里。

随后便听见那个粗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即便在马蹄声和桥下剧烈的河水奔流声中也显得极为刺耳。

“什么人!混蛋!谁有酒?有酒我就能平稳的过去……”

那大个子还在桥中间,在慢慢的扶着桥侧粗壮的铁链一步一步挪动——桥中间晃悠得最厉害。

没人回应他,看样子这群酒鬼全都断货了。

“对面的!你有酒吗?有酒我就不杀你……”

那个大个子还在喊。

这怕是上一顿酒还没醒吧?

“喝酒不骑马,骑马不喝酒……你们别过来了,要不然全都掉河里可别怨我!”

领主大人已经冲了一轮,调了个头让爱丽丝慢慢走几步歇一歇,听见那酒鬼再喊,回应了一句。

但这种警告似乎对一群醉醺醺的家伙毫无作用,他们依旧在过桥。

而现在,河岸边的领主大人居然已经闻到了他们身上散发的馊味。

在这种有大风的坏境下,麦酒、啤酒,以及隔夜的酸水味道居然仍然扑面而来,直冲脑门子,冲得领主大人直翻白眼。

李昂打了个喷嚏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这边似乎是下风口……

于是领主大人又冲了一轮,将刚刚过桥的另一个倒霉蛋也捅下了河。身后的骑兵有样学样,将河岸清理了个干净。

“你们别过来了行不行?把你们打下河我也没好处,连战利品都搞不到……”

领主大人终于站到了上风口,开始喊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美人图 茅山捉鬼人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最初的寻道者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护花高手在都市- 修罗天帝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相关推荐:氪命武神无限之灾厄纪元自废白眼,开局觉醒重力果实弑神图录战星图录从三少爷的剑开始武破巅峰通天剑尊武破九天最强小医仙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