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你赢了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谢无稽立刻上前将她扶起来,可无论他怎么问,苏懿都不肯说清原委,她只是无奈又心如死灰般告诉谢无稽:“你表妹,她,很好。”

说罢就晕了过去。

那正是在六七月的时候,跪在花厅外面一个时辰,苏懿早就支持不住了。

没了明月,苏懿身边也没个可心的人替她出头,那个时候,苏懿觉着自己活着好没意思,死了也未尝不是解脱。

可她没死,谢无稽在她的榻前衣不解带的照顾了两三天,苏懿才缓过来。

不过经历过生死的苏懿突然看淡了许多,对于楚依依的挑衅,她以不变应万变,倒也因祸得福,再没有引起什么风浪来。

这具体的做法包括不限于,不插嘴,不参与,不看不听,不注意。

关于谢无稽的一切,她都刻意的去躲避去忽视,就算楚依依拿着谢无稽送与她的什么东西来炫耀,说他们之间的感情如何如何好,苏懿都没有再着急上火过。

有段时间,谢无稽和楚依依走的颇近,还时常在她跟前晃荡,她也常常视而不见,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喜出来。

后来不知怎的,楚依依被谢无稽狠狠的骂了一顿,她便哭着收拾行李告别,临走还上苏懿的跟前恨恨的道:“你赢了!”

苏懿不禁疑惑,她什么都没做,赢什么了?

她们分明没有在比赛或者竞争不是吗?

然而楚依依没有多说,离开谢府回了家后不久,便嫁人了,据说夫妻还算和睦。

这段时光是苏懿为数不多的波澜,结果却是锻炼出了她的铜心铁肺,再也没有因为谢无稽身边的莺莺燕燕伤心懊悔过。

所以苏懿很自然道了句:“不曾,我未成婚,吃谁的醋呢?”

谢无稽低头哂笑,忘记这茬了,故此又挑了个由头道:“我是说,如若你未来有了夫婿,若是他身边有别的女人,你可会吃他的醋?”

苏懿心头恼了半分,这是存心要揭她的伤疤不成。

“不会。”苏懿斩钉截铁的道,顺便转移了话题,扭头与殷姑说起旁的事儿来。

谢无稽自顾自的倒了杯茶,缓缓的呷入口中,余光瞅见长贵和涂山喂马回来,便邀他们一起用了饭,而后从怀中掏出银子交给涂山。

“去镇子里面买些布匹,不用太过上乘,装满一个马车即可。”

涂山犹豫的接过银子,视线在苏懿的身上来回跳跃,这银子接还是不接,不得听自己家主子的吗?

虽然此次出来,长公主吩咐要以谢无稽为主,不过他自然是不敢忘记自己的身份的,可看了自家主子半天,她却没有要吩咐的意思,涂山的手便端在空中,仿佛捧了一团火炭。

“给你你就拿着。”银子不拿白不拿,反正不是花的她的,苏懿如是想。

涂山立刻唉了一声,将那银子收入腹中,难熬的两难终于过去,吃饭都比先前香了几分。

彼时已然立秋,但天气仍旧炎热,只在这大堂吃饭的功夫,苏懿就觉着浑身粘腻的不行,她带着殷姑上楼,并吩咐了小二预备洗澡水。

谢无稽则带着长贵坐在自己的屋中闲聊,长贵似乎对苏懿对自家公子的怠慢有些不喜,说起话来有些语气有些重。

“公子,咱就是说,这苏姑娘虽然是县主,可公子也不差,怎么到头来,好像您矮了她一头似的。”

谢无稽正在擦拭手中的一柄匕首,听闻长贵的话,不禁将那匕首插入刀鞘,在长贵的额头狠狠的点了点。

“废话那么多,关文可倒换了?”

长贵撇了撇嘴:“倒了倒了,公子,其实您矮一头也没什么,老爷在家也这般,不过老爷只对夫人这样,您若真的喜欢苏姑娘,为何不趁机与她...”

说罢,长贵勾起两个大拇指,做成双成对的姿势,“这全燕京城里,敢嫁给您的,我看除了苏姑娘,也没有旁人了,这姑娘呢,也是奇怪,放着侯爷嫡女不做,非要自立门户,这也算是燕京城里的独一份了吧?”

谢无稽不禁挑了挑眉,似乎对于长贵的说辞很是认同:“你也觉着她与众不同?”

长贵狠狠的点了点头:“敢撺掇自己母亲和离,又能发明熙纸,置办绫罗,做生意搞发明,比起其他的世家小姐,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说罢,长贵还不忘捏捏自己的鼻子:“旁的小姐只知道整日涂脂抹粉的,往身边一过,都呛人,苏姑娘就不会。”

谢无稽不禁勾了勾唇,而后突然反应过来:“刚才还说我矮人家一头,如今有夸的她没边,长贵,你搁这里整欲扬先抑吗?”

长贵被拆穿,不禁嘿嘿笑了两声:“这不是怕公子说我光夸外人,胳膊肘往外拐嘛,不过公子真的没有想过与苏姑娘定终身吗?”

《基因大时代》

谢无稽淡淡的回了句:“我不配。”

谢无稽说这话时,门口传来敲门声,长贵起身去开门,这三个字便只落入了他自己的耳中。

他的确不配。

苏懿这样好,可他竟然伤的她体无完肤,以至于就算重生一世,也不会轻易嫁人。

她是怕了吧?

门口的敲门声是小儿,他端着一盘茶水进来,点头哈腰,嘱咐客人一些注意事项。

“最近镇子里面不太平,常有往来商贾无故失踪,您啊留意着些,千万不要露富,只要过了夜晚进入西岐地界,就会好很多。”

等将那些茶水都放好了,那小儿又紧接着道:“晚上最好不要外出,您夫人呢?可千万叮嘱好了。”

那小儿还左右试探着朝里面望了望,却见谢无稽屋子里面并没有女人的身影,不禁狐疑了片刻。

谢无稽起身站在他面前,语气平淡道:“在隔壁屋中洗漱,稍候就会过来。”

那小二才释然一笑:“客官莫怪,只是忍不住多叮嘱您一句,这些暗匪最喜绑架女子做质,若是不能在规定的时间里面交出银子,或死或伤,又或者打扮打扮卖入西岐做妾做妓也是常有,您啊,还是跟着夫人比较好。”

说罢扭过身子朝外走,嘴中还不听的嘟囔:“出来就带了两三个仆人,也不知是心大不害怕,还是穷的请不起,咱瞧着那穿着也不像付不出银子的样子啊?唉!”

那小二走后,正巧隔壁也开了门,苏懿梳洗好了之后,换了身比较寻常的衣裳,不过颜色仍旧是好,就算衣料样式不出挑,也衬的苏懿靓丽可人。

谢无稽靠在门框上,对着后一步出门的苏懿道:“听那小二说,这地方不大安全,晚上若是有什么异常,就大声呼叫,我就在隔壁。”

殷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道:“谢公子多虑了,有老奴和涂山在,谅那些歹人也不敢来。”

谢无稽无声默了默,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紫色的瓷瓶,伸手递给了苏懿:“睡觉之前含在舌下,对迷香之类的药物有奇效。”

这便是当年苏懿和谢无稽共同研制出的含片,之前在溶洞的时候,苏懿已然见识过了这东西的功效,故此自然的伸手接过,将其交给了殷姑。

“山楂换过了。”

谢无稽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过后,苏懿才恍然大悟,这话是说给她听。

她有些难为情,毕竟二人的关系已然不似从起那般,谢无稽却时刻记得她说了什么,并且付之行动,委实让人心生负担。

“你还记得。”苏懿捏了捏衣角,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然而正在此时,一声让开,让站在楼梯间的几人立刻手忙脚乱。

只见几个膀大腰圆的打手从楼梯口迈步上来,首当其冲朝着苏懿的方向而去。

殷姑站在苏懿的对面,被那些打手阻拦推到了一边,眼看着马上就要撞上苏懿,殷姑不由凄厉的喊了声:“小心!”

那声音在楼道间兜兜转转,最后落在了苏懿的耳边。

这一瞬间,苏懿忘记了反应,只觉得有一个拳头挥了过来,在距离她一尺远的时候赫然停下。

她被人拉着歪向一边,然后重重的摔在一个人的怀里。

谢无稽单手搂着她的腰将她紧紧的压在怀里,另外一只托在她的后脑勺,将她与那些打手分割开。

一阵踢踏的声音过后,一个身着暗红色华服的少年,手中握着一把玉骨扇姗姗来迟。

谢无稽紧紧的盯着那人的面容,那人也不甘示弱,直直的还了回来。

等人经过了,谢无稽才将苏懿放开,只见眼前的人被吓的花容失色,一时没了刚才的尴尬。

殷姑急忙上前来查看苏懿,确定她没有受伤后,立即对着谢无稽福了一福,“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谢无稽还未说话,长贵立刻接话道:“英雄救美,举手之劳,下一步该什么了?”

说罢还直偷笑,饶是谢无稽,也忍不住在他的屁股后面踢了一脚:“废话那么多,滚进去。”

长贵吐了吐舌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不过还是听话的进了屋子。

谢无稽将苏懿送回了卧房,也跟着进来,他站到窗前探头望了望窗户外面的马车。

其中一个看起来分外豪华,应当就是刚才那位公子的,只是,他怎么会出现在梁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修罗天帝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最初的寻道者 茅山捉鬼人 护花高手在都市- 美人图
相关推荐:和神仙女同居的坏小子最强修仙女婿我的狐妖女友诸天魔浮解剖师:新概念法医豹脾气与豹可爱[星际]霍格沃茨的孤高之龙某舌尖的霍格沃茨在这个没有救世主的霍格沃茨东罗马帝国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