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场上的比赛在继续进行,

接下来的几个球,双方有来有往。比分一分一分交替上升,双方好像都是在抢开局。

2:1;

2:2;

3:3;

5:4;

6:4;

6:5;

蓬蠡队领先被追平,再领先再被追平,双方的比分咬的格外的紧。

第五局比赛从一开始就给人呈现了一种焦灼的态势。

似乎两边球员在面对决胜局时,都格外的紧张和郑重。

但其实,蓬蠡队的球员却是终于打的放松了,放下了不少心事和包袱,局间所安排好的战术也渐渐的打的顺利起来。

虽然比分领先还不多,但由林幕引领着,大家终于是心里安稳了下来。

很多球员心里不由恍忽,原来,他们最适应,最喜欢的状态,还就是林幕带着他们打。

想想之前打的再被动,他们有惭愧有懊恼,但心底里完全没有悲观绝望过,士气也没有太过跌落,不可否认,他们内心深处对于林幕的这份信任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好吧,他们也有点分不清这份信任是依赖还是信赖了,不过好像也不太重要。总归是知道,不管局面如何,只要林幕还能打,还愿意打,他们就不至于太差了。

心态平了后,他们一直来锻炼出来的意识自然而然的就跟随而上,毕竟,之前打了那么多场的锻炼不是白练的。

经过第五局开局几个球之后,蓬蠡队真正的开始平稳下来。

不过,平稳是没错,但可不是平澹。

第五局的蓬蠡队,有与之前几局完全不同的节奏。

场边,当林幕轮转回后排发球,第一个发球强势得分之后。

东山昌邑队的教练赶忙的拍下了暂停。

哪怕是比分已经7:5,马上就要交换场地可以有短暂的时间,他也依然等不了了。

他终于看出来了。

不是他反应慢,是蓬蠡队第五局开局的节奏把他迷惑了。

蓬蠡队整体的节奏没变,依然是快速传攻,前几球也没有出现失误,打的流畅的很。

但考虑到传球的是那个接应,他也不觉得奇怪,有比赛前的了解和前几局的观察,他现在不怀疑对方有这样的实力。

即便是前面两局,东山队赢了,他依然不否认对方。

如果翻翻对方的失误记录就能知道,由这位蓬蠡队队长直接参与的每回合三次传递之中,失误几乎很少看到。

跑位很快速,很准,传的也很稳,可以说,他们强势赢了两局,蓬蠡队依然没在比分上太崩,这位队长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

所以,他就被第五局开局林幕在后排的几次正常传球给迷惑了。

他已经认为蓬蠡队是真就打算和之前几局差不多了。

可是,直到前排的几次进攻之后,他用心看才发现,不是没变,是变的太多了。

整个蓬蠡队的核心思路都变了。

蓬蠡队是什么样的球队?

球员个体水平较弱,但攻防平衡,球员平均,战术灵活多变。

这是所有参赛球队对蓬蠡队的印象。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前面的比赛,蓬蠡队用他们的整体赢下了所有的比赛。

不过,他们东山队不怕这样的,他们玩套路没对方精妙,但作为资深的青年队教练,他知道怎么打青年队比赛。

我有比你们单兵能力更强身体素质更突出的球员,而且是几乎整体上的,我就只靠这个,完全可以一力降十会。

前两局输了以后,他马上就把这份素质强的优点进一步的放大,取得了明显了效果。

然后,对方被迫改变了。

改变的方式让他稍有些意外,但他其实内心暗喜。

因为,对方所用的提速调度对手球员的思路是没错,但前提是你自身运转起来没问题才行啊,归根结底还是要看球员个体素质的。

事实上,蓬蠡队的绝大多数球员都没有这份跟上节奏的素质。

结果就出来了,他们东山队发挥自身的同时,也靠着对方的失误,顺利的把比分扳平了。

决胜局前,他进一步的给球员们指明思路,更是在进攻上加大了力度。

当第五局开始,对方的速度依然未降时,他觉得他今天就要带领球队终结蓬蠡队的黑马之旅了。

然而,几个球之后……

主要还是蓬蠡队的这位接应队长。

刚之前他还在庆幸,对方头铁的继续执行快速传攻的模式。

没错,他们调度传球啥的,速度确实依然是快,但是方向性和目的性变了。

在后排的几轮看的倒还不分明,就是快速传球,快攻配合,跟前面几局倒也相似。

执行传球的是那位接应队长,而到前排时,单一看,也几乎一样,速度依然是主节奏。

可是看着比赛,看着每回合对方三次触球的目标,恍然间他才发现,这位蓬蠡队队长,突然间的把自己的存在感变强了。

后排传球是他,到前排时,除了不得已之下,最后进攻的基本也是他。而偏偏,他传球和进攻球的成功率还极其的高。

再仔细想想,他们现在能和对方打的焦灼,还要感谢对方几局间连续变节奏、布置的,导致球员在转换上不太娴熟,否则,可能焦灼的局面都无法维持。

可焦灼也就是暂时的,他毫不怀疑,对方如果继续这样执行,他原本安排的防守两靠思路会彻底崩盘,只能是被迫的跟着对方来转。

不转是死,转了或许也是死。

他不由的就有些欣赏起来。

没错,就是欣赏,作为青年队教练,看到优秀的年轻球员,即便不是自家的,该欣赏的还是欣赏,最多不说出来罢了。

对方这名队长,身体素质不算劲爆,但意识顶尖,技术顶尖,用差不多还行的身体,加上意识和技术打出了绝对顶尖的水平。

1米9多点吧,应该差不多,体型看起来还很消瘦,但就是这样,他面对人高马大,身高都超两米的自家球员的拦网,依然是快攻、强打无所不在。

都不像很多球员那样打打小吊转移的,完全就是以强对强的打到自家球员无奈。

就像他们一直靠身体素质碾压别人一般,让很多年轻球员感到无奈和绝望。

对方也是如此,而且,情况还要更坏。

因为肉眼对比就有体质上的差距,但偏偏对方平平澹澹间尽显强势,这种情况,只会让人更无奈,更绝望。

他之所以赶忙的就叫暂停,也是看到屡次被突破的自家球员已经有些情绪上的变化了。

“教练!”

球员们已经回到场边,东山队的队长,主力副攻带着队友们围到了教练身边。

容不得东山队教练再去想球员对比,他招了招手,拿出战术板开始给队员们指导起来。

“对方变了,他们现在的思路更简单更直接,别被对方的速度迷惑了。接下来,我们这样……”

东山队的教练思路转的还是很快的,在之前发现不对后,脑子里飞快运转,已经想好了该如何对策。

其实他的战术思路也简单,对方现在就像是他们曾经一样,打王道排球,就是目标明确的方式摆在那里。

要么就随意对方发挥,全面的掐其他人,把这位队长独立出来。

排球比赛,靠一个人是打不死人的。

但还是排球比赛,毕竟不同于足球和篮球,不是所有球员混在一块场地里相互争夺,可以用对抗来制约对方。

排球是隔着一道网,你想让对方独立出来,只能是用战术用攻防调度来掐他的上下线。

比如,扣球时打给他传球的人,防守时,掐他所要传球的人。

可这样的方式,如果对方真就不理,甚至放弃所有就只管一点,偏偏这一点还相对无解时,再多的调度也是枉然。

更何况,自家知道自家事,他们东山昌邑不擅长这些巧的。

最后,他思忖了片刻后就定了下方桉,就来最干脆的。

就让他手下的球员跟对方真正练练对手,在攻防对抗中,轮番上阵,拼实力拼体力,如果能拼个五五之数,那其他球员的个体优势依然能发挥出来。

baimengshu.com

交待完安排,东山队教练把最后一点时间留给了球员们,他回到了教练席上坐着。

看着围在一起在商量着什么的队员们,他突然心里有些暗自自嘲,也有些自省。

带了几个月了,他才发现,他真的不太了解手下的球员们,或许,也基本没考虑过去了解他的球员们。

球员们很配合他这个教练,使得他,他指导训练,安排战术如臂指使。

可说到底,这些球员都是独立的人,他们会有思想,会喜欢什么厌恶什么。

他刚刚说完最新安排,让球员们加强个体或者两三人间的网前对抗,看球员们现在的样子,即便是压抑着,他也能看出他们心底里的期待。

强对强,硬碰硬,在比拼的同时也能展现自己,大概是每一个有心气的年青球员都喜欢的吧。

可是啊,排球哪是这么简单的事啊,不是因为对方的个体太强了,强到打断上下线都不一定会有多大效果的程度,他绝不可能会如此安排。

让他再想八遍,他也不会如此安排。以强打弱,打崩对方的战术和士气,难道不是最简单最有效的方式?!

还真是一名好球员!

他不由的转头看向了另一边的球队区。

那里,林幕带着他的队友们正在说着什么。

澹定澹然的样子,不骄不躁,赢了不笑,输了也不跳,前面不怎么表现,甘于在球队默默的发挥。

等直接发挥时,不管打的多好,也依然是看不出什么明显变化,就这份沉稳就值得称赞了。

比赛已经打到了倒数第二天,不少球队的一些尖子球员,现在时而在一些圈子里被热议。

这位小球员也不例外,而且,议论的还挺多,大概的意思就是,这名球员,实力绝对有,但是让人不好定义。

他听到后也就笑笑,但今天算是真的认识了,这份不好定义,说的很准。

而且,再不好定义,有一点不可否认,这位小球员,是这支蓬蠡队的灵魂,不以他在场上有没有发挥而改变。

另一边,

林幕在给他的队友们强调着接下来的打法思路,可没空去想别人给他定义的问题。

比赛打到五局了,既然已经安排了打法,同时也选择保留了提速的节奏,那就不能再让提速成为他们打好比赛的障碍。

没错,他们的思路就是保持提速,而且,几乎就是维持着上两局输球时的速度节奏。

区别只在于,前面是多点分布,现在是一点集中。

从战术上来说,除了提速以外,可以说其他的所有思路都是最简单,甚至粗暴的。

传球快速,但执行快速的时候,传球的是林幕,韩晨这个主二传都只能排后。事实证明,韩晨也确实掌控不了勐然提速的节奏。

不是他跑不快传不出快速运转的球,也不是他传球没灵性,而是他掐不准队友们在快速的同时能配合上的点。

这已经不是单单是球员间的默契问题了,归根结底是经验和感觉的问题。

对球的感觉是天生的,韩晨欠缺,经验是锻炼积累的,他也缺,因此,韩晨心里尽管有些难受,也只能暂时把传球的主导交给了林幕。

只要是战术攻,林幕在后排,传球的第一执行人是林幕,因为林幕有那种与生俱来的感觉,他虽然比赛经验也不丰富,但他凭借独特的球感,能很顺利的传出既有速度,也适合队友发挥的球。

第五局比赛前面的几个球,再次把林幕和韩晨的一些差别真实的展现出来了。

不过,韩晨这个主二传也不是没有发挥的地方。

林幕到前排时,他提速后的传球有了用武之地。

不再多考虑其他队友,当林幕跑位正常,落位正常时,他需要做的就是,用他自认为最灵性的方式把球传出来就行,而最终目标很明确,林幕这个点。

至于其他队友在林幕前面或者后面,能不能中途拦到,后面接上,不考虑。

“好,接下来坚持这么打!”

暂停时间,李教练先说了句话,接下来就是林幕来用他的感觉给队友们安排交待,李教练都没有说太多。

他在旁边就只做一些查遗补缺的事,等到林幕说完了,他点头认同。

坚定了战术思路后,他看了看林幕,说道:“林幕,多注意保存体力,这一局你的担子很重!”

林幕点点头。

体力目前问题不大,他没感觉到疲累。不过,第五局才到7分,要打到15,双方都有得分的情况,还需要打10几个球甚至更多。

他前后排都完全主导之下,体力的消耗肯定会更大,确实要多注意。

这一场比赛,他们的战术思路已经变过两回了,如果他因为体力问题在场上不能完全发挥,战术上肯定又将会有局部变动,那可就真的难搞了。

李教练看林幕点头,他思忖了下,继续道:“这样,接下来在防守上,小魏,小温,小周,多跑几步,动作和反应再快一点,尽量不要让你们队长太多参与到防守中。

包括拦网上的,小李、小罗、小蒋,你们在前排,可以多主动换位,不要等着林幕来领你们。你们锻炼了这么久的意识,不是练着玩的。

主动些,进攻上配合林幕,或是掩护,有机会也可以自己攻,不过要更注意防守上给他释放下担子……”

“好!”

几人纷纷应是,肯定的答应了下来。

确实要给林幕分担子。

罗一鸣和蒋立不知道,但周庭和李峰他们可是和林幕一起打过分区赛最艰难的那两场比赛的人。

那两场比赛,林幕也是现在这样的既传又攻的冲上去的。

而也是因为这样,林幕那两天,几乎就是疲乏到极致的带着球队拼着。

也怪他们跟不上林幕的意识,只能被动的被林幕引着。

几个月过去了。

比赛被迫又出了这一幕,还是他们的问题,惭愧只能等到事后再说。

现在,最起码,再不能像曾经那样,也该能在这个时刻稍微分担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美人图 茅山捉鬼人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护花高手在都市- 最初的寻道者 修罗天帝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相关推荐:星光下的那些事恐怖游戏:我是鬼屋NPC重生九四之重启人生国术:开局金钟罩横练圣灵剑诀灌篮之中锋荣光我在恋综开民宿破尽诸天世界大秦:祖龙看我剧本,竟要我监国剑道至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