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立军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天气越发冷了下来,雪虽然还没下,但寒风拂过脸庞已经能带来刺痛感,顾怀呼吸带出的白雾在空气中慢慢消散,他紧了紧身上的披风,脚步匆匆地走进了宁王府。

今天是个大日子,如果不出意外,大军就要开拔离开大宁了,耽搁了这么久的时间,北平那边的消息不停传过来,不只是朱棣,只要家人还在北平城中的士卒都已经急不可耐地准备回去进行救援。

此时的城外沙场上,应该是在点兵聚将了?昨日朱棣倒是有问过顾怀要不要独领一军,但深有自知之明的顾怀果断地拒绝了,虽然这些日子一直有在学,但现在论起打仗他还是个半吊子,真独领一军那就是对手底下士卒性命的不负责,北平那个血肉横飞的战场,容不得一丝失误。

他对自己有一个清楚的认知,通过未来人的一些知识,还有预先知道历史走向的便利,耍些小聪明做点查漏补缺的事是没有大碍的,但人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强行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在这一点上,他顾怀要比李景隆好上太多。

相比起上一次进宁王府,这次走进来能清楚感觉到连空气里都充斥着股萧条气息,想来也是,吃穿用度虽然没有裁撤,但朱棣还是在外面派了不少人看管朱权的一举一动,堂堂宁王如今居然落得这般幽闭田地,在自己的藩国成了困在王府里的囚徒,每日只能对着下人发发火气,难怪整座王府都充斥着股哀莫大于心死的味道。

只是顾怀这次来却不是见朱权的,叫他过来的,是宁王妃沙宁。

按理说大宁的事情告一段落,顾怀和宁王府就差不多成了路人,而且沙宁的脾气心性,顾怀也确实不太想和她打交道,只是沙宁好像预料到了这一点,在托秘谍司谍子带话的时候说得明白,今天要是见不到那个秘谍司主官,就别怪她把一些大家一起去死的消息说出来。

得,不用多想,沙宁的脾气还真干得出来那种拉着自己自爆的事情...当初进那栋小屋是有人看着的,说什么都没发生,谁信呐,他顾怀有多大的脸让一个王妃抛弃名节来拉他下水。

依旧是那座见客的偏殿,连烛火的位置都没变,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顾怀解下披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主位的沙宁。

理所当然地憔悴了很多,也没有像以前那般化妆,天生丽质不仅没有被掩下去,反而越发像是个瓷娃娃。

“见过王妃娘娘。”

“来了?”沙宁放下茶杯,语气很淡,“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王妃都那般说了...”顾怀直起身子,“不得不来。”

沙宁托着下巴,没有盘起来的头发散落在脸颊两侧,调皮地钻进有些宽松的衣领里:“我还以为你不在乎,你们这种人,拿到了想要的,不就喜欢把人弃之如敝屣么?”

“这话是有歧义的,娘娘,不能乱说,”顾怀皱了皱眉,“娘娘寻我到底何事?”

沙宁看着他的眼睛:“我听下人说,大宁卫和三护卫已尽入你们手里,松亭关你们也打下来了?”

顾怀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一旁坐下:“刘都督弃暗投明,大宁卫三护卫大多数将领倒戈,自然兵不血刃地接收下来,刘都督原本就是松亭关的守将,见了刘字大旗直接开了关门,根本不用打。”

“燕王带了五万人出北平,大宁都司共计七万余人,朵颜三卫精骑南下了一万五,如此说来,燕王兵力已近十五万?”

顾怀点了点头:“差不多是出关时的三倍,除去永平一战,还有大宁攻城时的伤亡,加上松亭关归降后一路招降的关外府兵,如今也确实有了这么多的兵力。”

“这样啊,”沙宁挑了挑眉头,“这么说来,确实可堪一战了...你做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了,你立下这么大的功劳,燕王赏了你些什么?怎么连个官职也没有,连领军都不让你领?”

顾怀似笑非笑:“功劳不全是我的,埋这样的刺也没意义...娘娘还想做些什么?”

眼看顾怀油盐不进,沙宁咬了咬嘴唇,憔悴神色反而有些让人我见犹怜:“这样幽禁的日子,王爷他...燕王如此信任你,你能不能...”

“不能,”顾怀垂下眼帘,“那天王府中发生的事,娘娘不会忘了吧?事实上宁王殿下在不在都不重要了,王爷只是禁足,已经很让步了。”

“让步?取了大军,夺了大宁,还把人幽禁在王府,从此只能当一个招牌,这叫让步?”沙宁猛然起身,脸色扭曲,“而且我哥哥也死在你和他的手里!”

“终于忍不住了?”

“是!我恨不得让你们去死!”

“我还以为你能想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杀人者人恒杀之,这有什么好说的?你是不是不明白权力斗争的残酷性?都已经图穷匕见了,大家还要坐下来围成一桌吃顿饭和和气气?”

顾怀站起身子:“真是一场无聊的对话...城外沙场已经在点兵了,燕王三护卫、宁王三护卫、大宁卫从今天开始就要合兵重组,以后就只有燕军,所有人包括我都会离开大宁,如果不出意外,王妃很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我了,请不要再用那些无稽的理由威胁我,别忘了王妃你终究是个女子,还请自重!”

自重?顾怀叫她自重?重新想起那一天的场景,想起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褪去所有衣物的赤裎模样,想起这个男人对自己的那些羞辱,她的身子气得发抖:“顾怀!我恨你!我会在这王府里,日日夜夜诚心祈求,祈求你不得好死!”

顾怀停下脚步,突然转身走向了沙宁,脚步声在殿内回荡,他的身影在沙宁瞳孔里不断放大,等到占据了整个视野,沙宁终于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跌坐在椅子上。

怎么可能?她怎么会怕这个男人?

顾怀微俯身子,轻轻开口,像是魔鬼在低语:

“老实一些,别忘了你爱的人...还有一个活着。”

沙宁瞳孔猛然放大。

……

从王府出来,顾怀并没有去城外的沙场,虽然他也挺想看看大宁立军的场景,但眼下还有些事情要做。

街道上很萧条,铺子关了很多,世道乱了,安居乐业的人们总是会被打扰的,再加上天气转寒,愿意出门的百姓就更少了,想来战争对经济的影响在年底到来之前会是一个大问题,不知有多少人吃不饱饭,又不知有多少和睦的家庭流离失所。

走入秘谍司在大宁的分部,一道身影迎了上来,是去了朵颜三卫一趟超额完成任务的芒种,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回了大宁她就一直黏在顾怀身边,搞得那种被莫名目光引发的寒意又重新回到了顾怀的生活里。

女谍子重新穿上了黑衣,身段依旧姣好,也没有再把容颜掩在黑布下面,她递过一张宣纸:“大人,城外送消息过来了呢。”

接过宣纸的一瞬间,芒种的手指轻轻划过顾怀的手心,抚过掌纹,最后离开手指的时候仿佛还有些恋恋不舍,顾怀皱起眉头,快速收回手只当是意外的身体接触:“魏老三呢?”

“去看立军了,那种糙汉子,还能做什么?”

顾怀没接这茬,低头看着军报,近十五万大军的重新整编,不是一天一夜能做完的,这事已经忙上好几天了,顾怀没有参与其中,所以也有些好奇朱棣会怎么重新编制。

军报写得清楚,原本的燕王左中右三军,现在已经设立成了中、左、右、前、后五军,每军设主将一名,副将两名。

中军自然是以之前的五万兵力做底子,指挥使张玉为主将,以李享、何寿为副;右军三万人马,以朱能为主将,李俊、朱荣为副;左军也是三万人马,设张信、谭渊、李彬三将;顾成统领前军,基本都是原来燕军中的精锐骑兵,加上朵颜三卫的一万五千精骑和福余卫、朵颜卫两卫头人,组成了可怖的两万骑军,后军则是由房宽统领,以和永忠、毛整为副职。

而像刘真这样足智多谋,地位颇高,年岁也颇高的老将,则是留在了中军行辕,这倒不是不放心他们,只是主帅朱棣在中军大帐指挥时,也需要有人共议军情,刘真这样的老将再合适不过。

这样一来,燕军五军就成了型,最难得是兵种构成中增加了大量的骑兵,而且是训练有素战力极高的朵颜三卫骑兵,两军阵前,大集团军作战,有这样一支犀利无匹的精锐铁骑直扑敌阵,冲垮敌方阵线,有着异乎寻常的重大重用。

笔趣阁

而且新加入的大宁卫、宁王三护卫士卒也是关外精兵,悍勇上不输原本的燕王三护卫,十余万步卒战力俱都胜南军一筹,之前看起来兵力差距过大导致战势一目了然的情况,当下也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不管怎么样,三军整编,焕然一新,再加上朱棣多年打仗的战功赫赫,这支大军理所当然地军心士气大涨。

总算是有一战之力了啊...

顾怀脸上露出些疲惫和释然的微笑,让一旁的芒种眼神凝了凝,他放下军报,这种兴奋喜悦之情并没有延续多久,就被另一件事压了下去。

他看向芒种,语气凝重:

“说一说草原的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护花高手在都市- 修罗天帝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最初的寻道者 茅山捉鬼人 美人图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相关推荐:情满四合院之,这个糟老头坏得很中国式离婚如果爱情不出轨放开我画皮仙男儿当坑人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社恐的我太受欢迎[综]神话:从山神开始我被落到月球位面监察史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