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心痛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遇见你,唯美了流年。

不期然的相遇,时空的交汇,只在此时此刻,凝滞。

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

这一次相遇,美得彻骨,美得震颤,美得孤绝,美得惊艳。

见到抚琴少女的第一眼,吕布心中立刻浮现出昔日苦记的词句。

别说,当初没有用武之地的句子,用在此刻恰恰好!

抚琴少女自然是罕见美女,但这不是最重要的。

气质!

是气质!

那股空谷幽兰,气定神闲的气质,抚琴自若,端庄贤惠的模样,不就是他一直苦苦追寻的么?

若说吕布是锋利的大宝剑,抚琴少女便是纳锋芒于怀的剑鞘。

若说吕布是犀利威勐的大枪,抚琴少女就是包容温养这股犀利威勐的枪套子。

绝配!

这一刻,看着远处抚琴少女,吕布痴了。

“琰儿,来见过左将军!”

蔡邕招呼抚琴少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稍刻,少女来到跟前,一双明眸好奇看向吕布。

“小女子蔡琰见过左将军!”

蔡琰福身行礼道。

“不敢当小姐大礼!”

吕布连忙拱手回礼,赞道:

“小姐弹奏的琴,如九天仙乐,余音绕梁,让人久久不能忘怀,今日一闻,布三生有幸也!”

“将军过奖了!”

蔡琰抿嘴微笑道:

“些许微末之技,不敢当将军称赞!”

“当得,当得!”

吕布心悦诚服的说道。

同时,一双眼睛直盯盯的看着蔡琰,目光在她身上来回巡游。

越看越爱看,越看越舍不得转移目光。

“咦?”

吕布好奇的指着蔡琰腰间一物,问道:

“小姐还会吹箫?”

“萧?”

蔡琰看向腰间一根竹管,恍然大悟,单手取出来,说道:

“将军是说这根‘篴’吧?它叫萧吗?”

闻言,吕布一怔,随即明白过来。

汉代,萧还不叫萧,而是‘篴’!

最初,是羌人乐器,所以又叫‘羌笛’!

不过,后来演化为萧和笛两种乐器,以‘横吹笛子竖吹箫’区分开来。

观蔡琰手中的‘篴’,应该是竖吹那种,也就是后世的萧。

“正是!”

吕布笑道:

“小姐手中的‘篴’,别名又叫‘箫’,九原多胡人,其中不乏吹箫者,故,布方能认出来!”

“原来如此!”

蔡琰点了点头,说道:

“多谢将军解惑!”

“吾曾听胡人吹箫,乐音婉转舒缓,甚是悦耳!”

吕布好奇的看着她,问道:

“小姐吹箫的水平怎么样?可能和琴技相比?”

“这个……!”

蔡琰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手中的萧,转向吕布,说道:

“吾自小随家父学琴,篴,不,萧却是初学不久,多有生疏!”

“哦!”

吕布点了点头。

看着蔡琰,他不知不觉就想多说两句。

“吾观小姐手中这萧,短小瘦千,发音怕是过于尖锐高亢,有些不美!”

“唯有萧管粗大长,声音才能高、低、粗、细兼备,婉转动听,令人欲罢不能!”

“萧这种乐器,细和短都要不得!”

吕布以过来人的口吻说道,随后补充一句,说道:

“这是吾在九原时,听那些吹箫胡人所言,若有不对,请小姐谅解!”

“是吗?”

蔡琰有些怀疑的看着吕布,说道:

“据闻,篴,不,萧身不能过于粗大,否则吹奏不易,这样的长短粗细,正合小女子,若加粗加长,怕是反倒误了乐音!”

“小姐此言差矣!”

吕布正色道:

“汝所闻,当是‘笛’,笛为横吹,需双手抱之,萧却不然,乃竖吹,双手按孔,唇纳边吹之即可!”

“故,粗大长之萧,并不影响双手把弄,更不影响乐音!”

这是真的。

相比笛子,萧管的确粗大许多,而且也不需要完全控制管身,只需控制好萧头部位即可!

后世看过不少吹奏萧的视频,这点常识,吕布还是记得的。

这个时代,羌笛尚未普及,吕布说的这些萧笛之别,蔡琰的确没听说过。

就连蔡邕,也是第一次听到。

“好像是这样的!”

旁边的蔡邕,捻须回忆道:

“昔日,在九原时,吾也曾见过羌笛,的确分了两种,左将军所言,当是不差!”

“哦!”

听到父亲出言左证,蔡琰这才相信,点头道:

“却不想,篴还有这般说法,若有机会,小女子倒想去九原见识一下!”

“小姐若来九原,布当尽地主之谊!”

吕布点头说道:

“放心,粗大长之萧,布家中多的是,届时,定让小姐满意!”

“如此,多谢左将军了!”

闻言,蔡邕再次福身一礼。

看着面前亭亭玉立,空谷幽兰,澹澹书卷气萦绕,充满知性美的持萧少女,吕布心中,一阵绞痛。

xiaoshuting.la

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好的女人,马上就要嫁人?

嫁的竟然不是我?

河东卫家?

卫仲道?

那厮不过一短命鬼,没多久就挂了。

害的蔡琰年纪轻轻,便成了寡妇。

后来,还被匈奴左贤王掠走,生生在草原待了十二年之久!

此般境遇,怎能让哥接受?

这一刻,吕布好生难受,却说不出话来。

说什么?

说你未来老公马上就要挂?

这还不立刻得罪人家?

说别嫁卫仲道了,嫁给哥吧!

信不信,蔡邕会立刻翻脸,并和吕布势不两立?

人家自幼定亲,今年年底就要嫁过去,而现在已经是十月下旬,说这些话不是找抽么?

就算蔡邕是实诚君子,并不以家世看人,可蔡家和卫家婚约在先,这种时候,岂有悔婚一说?

再说了,河东卫家,乃传承数百年的世家豪门,他吕布如何与之相比?

心里五味掺杂,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吕布,心神荡漾下,失神落魄的离开了蔡府。

“唉!”

路上,吕布长长的叹了口气。

如此知性温馨的美人,竟然和我吕布无缘!

世上还有什么事,能比这件事更让人痛心?

捂着胸口,吕布心无所属,神识飘忽,凄惨,悲凉,就这么回到了居所。

“咦?刚才好像忘了看蔡琰的数据!”

一个飘忽,吕布突然想起来。

这么一个千古才女的数据,应该会很特殊!

不过……

算了。

刚才那种状态下,哪有心情管这些,错过也就错过了。

“末将拜见左将军!”

刚回到那间豪华府邸,就发现有两人在此等候,看到他后立刻上前,异口同声的参见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修罗天帝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最初的寻道者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美人图 茅山捉鬼人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护花高手在都市-
作者强中更有强其他书: 穿越诸天之上 三国之上将邢道荣 炼气星辰 诸天之杀气凛然
相关推荐:四合院:我是杜守义吕氏春秋捉妖小道士的寻药之路都市废柴小道士都市极品小道士我胎穿之后,整个山沟沟都暴富了娘胎难产:开局就将母亲堆成仙从聊斋开始我真不是良民总有刁民想害朕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