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夜临天香楼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宁伯爷”这个称呼只有外人会用,荣国府的下人只会叫他瑜大老爷。

贾瑜转过身,只见一个长相尖酸刻薄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两手结太极阴阳印,道了一声“福生无量天尊。”

“这位师太,怎么称呼?”

贾瑜对道教还是很有好感的,有道是,“盛世天下佛门昌,道家深山独自藏。乱世菩萨不问事,老君背剑救沧桑。”,说的正是他们。

当初在苏州以及返京的路上,若不是为了陪林黛玉烧香还愿,他是不愿意跪在那些肥头大耳的佛像面前的。

“宁伯爷,贫道马道婆,现如今在城外白云观修行,听说贵府二老爷被鬼魅缠身,特来为其延寿消灾。”

探春轻声道:“哥哥,她是宝二哥的寄名干娘,时常来家里诵经驱鬼。”

这是个搞封建迷信,邪魔歪道的混账玩意,贾瑜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淡淡道:“你叫住我所为何事?”

马道婆老脸一滞,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刚才还客客气气的宁伯爷瞬间就变了脸,连忙道:“宁伯爷,恕贫道直言了,贫道听说那贾珍是在贵府里暴毙的,怕是会留有怨念,可能会令府宅不宁,您要是愿意,贫道明天可以去贵府免费做场法事,再给您祈祈福,您以后一定能官运亨通,飞黄腾达。”

原著中,这老妖婆用邪法差点要了贾宝玉和王熙凤的命,之后来了一个跛脚老道士和癞头老和尚,对那块破石头加持一番,才救了她们二人一命。

不过贾瑜并不相信这些,在他看来,大脸宝脖子上那块玉百分之百是贾政和王夫人暗地里做的把戏,用以迷惑极度迷信的贾母,好让她相信大脸宝是天降的祥瑞,她才会更加的偏袒二房。

事实上他们成功了,贾母把贾宝玉当成心肝肉疼爱,放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再加上其他一下因素,比如她本来就偏心小儿子、小儿媳妇娘家有势力、大孙女在宫里做女史,但这块破石头依然至关重要的一点。

还说什么大脸宝一落胎胞嘴里就衔着一块五彩晶莹的玉,婴儿嘴巴那么小,那么大一块玉能塞进去还有鬼了,还不把他直接噎死在娘胎里,更别提上面和满是字迹,刻着什么“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在贾瑜这个新世纪的无神论者看来,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他不相信那块破石头是什么通灵宝玉,更不相信有什么跛道士和癞和尚,自然也就不会相信几张破纸人就能要人的命,如果真的有用,景文帝估计早就被人借此害死无数次了,他认为这个马道婆不过是一个装神弄鬼,招摇撞骗,心术不正的江湖骗子罢了。

但不可否认的是,眼下这个时代的人都是非常迷信,远的不说,贾母就是其中一个,她经常去城外的寺庙和道观烧香拜佛,在贾瑜看来,她还不如把香火钱拿去给南城那些饥寒交迫,被病痛折磨到死去活来的老百姓,实实在在的救人一命、十命、百命,强似被秃驴和牛鼻子老道们拿出去吃喝嫖赌。

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佛,不过是一些人借此敛财的名目和工具罢了,古往今来,这片神州大地上发生过那么多次惨绝人寰的外族屠杀,也不见那些平时受尽香火祭拜,高高在上的漫天神佛,下凡来拯救黎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

“本爵从来都不相信这些,即便是有什么牛鬼蛇神,魑魅魍魉,也已经被本爵一剑给斩了,就不劳烦你了。”

马道婆面色讪讪,动动嘴唇,贾瑜皱眉道:“速速退下,休要蛮缠。”

待这老妖婆退下后,贾瑜对探春拱了拱手,笑道:“多谢妹妹了,天色已晚,不便多留,告辞。”

“哥哥慢走。”

从最开始的“瑜哥儿”,到现在的“哥哥”,从生分,到亲切,探春用了两年的时间,由此可见,贾瑜在她的心里已经成为了亲哥哥,与此同时,她对贾宝玉的称呼也变了,由“宝哥哥”变成了“宝二哥”,一字之差,却天壤之别,于正式中透露着疏远。

lingdiankanshu.com

自江南回来,林黛玉也对他改了称呼,以往都是“瑜儿”,现如今也变成了“哥哥”,这里面依赖之意非常浓重,包括史湘云,她同样如此。

贾瑜背着手在前面慢慢的走着,小吉祥背着小包裹在后面远远的跟着,原本不过一盏茶的路程,他们却硬生生走了半柱香的时间。

宁国府,宁安堂。

小角儿和小梨儿见老爷果然把小吉祥姐姐领回来了,欣喜若狂,跑上前抱住她是又蹦又跳,欢呼雀跃。

这三个小姐妹互相倾诉着衷肠,执手相看泪眼,不由得泪洒当场,看的晴雯直翻白眼,说她们人小鬼大。

贾瑜对晴雯吩咐道:“明天让针线房给她多做几身新衣服,再给她打了一副银镯子,月钱和她们俩个一样吧。”

小梨儿笑眯眯道:“小吉祥姐姐,我们一个月的月钱是二两银子呢,多不多,够买好多好吃的了。”

小吉祥简直是不敢相信,跪下来说道:“瑜大老爷,这月钱太高了,婢子不敢拿,您给婢子五百文就好了。”

这是她在荣国府里的月钱,按照货币换算,二两银子足足是它的六倍。

“这是府里的规矩,以后不会再有人克扣你的月钱,接下来好好带你这两个妹妹玩,我不会让你没个结果的。”

小吉祥哭拜道:“多谢老爷恩典,婢子这条命就是您的了,婢子要是犯了错,您尽管打骂,您要是不开心,也可以打骂,婢子一定听话。”

晴雯把她扶起来,挽起袖子,她的两条小胳膊上满是青紫色的印记,一如当年半夜跑去找小角儿求救的小梨儿。

小梨儿感同身受,抱着小吉祥哭了起来,贾瑜叹道:“晴雯,把小角儿她们俩旁边的那间耳房给她住,她现在是我的第三个贴身小丫鬟了。”

贾瑜一直对于弱者抱有同情心,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愿意给予这些人帮助,留下小吉祥,也许每个月要多花出去二两银子,但却可以救她一条命,让她不至于在以后困顿的生活中夭折。

小吉祥重新跪下来给贾瑜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其声音之响,令人不由得侧目,然后和小角儿她们俩个下去了。

理了理思绪,贾瑜握住龄官柔若无骨的小手,深情凝望着她的一双剪水秋瞳,无比认真的问道:“龄儿,你见过夜幕下神京这座数百年的古城吗?”

龄官羞红了俏脸,轻轻摇了摇头。

“值此良辰美景,你愿意随我一起登高,临天香楼,俯瞰万家灯火吗?”

龄官咬了咬樱唇,轻轻点了点头。

贾瑜故技重施,又握住媚人的柔荑,问道:“媚儿,你想不想欣赏我站在夜风中,秀发和衣摆随风飞扬...”

“爷,您别说了,我想、特别想、做梦都想、现在就很想。”

见贾瑜眼巴巴的看过来,晴雯咬着贝齿,啐道:“也不知道你这些都是在哪里学来的,就会变着花样欺负我们几个,比屋顶上的猫儿还要折腾。”

贾瑜哈哈大笑,最后看向亲姐妹俩,金钏儿笑道:“爷,您和晴雯姐姐她们去吧,我和小白要去后院看看爹娘,今天是爹爹的生儿。”

“去柜子里拿十两银子,再去酒窖拿两坛好酒,算是我的贺礼了。”

金钏儿和玉钏儿跪下来拜谢了,龄官怀里抱着一壶美酒,晴雯和媚人带了些别的东西,用锦盒装好,收拾妥当后,主仆四人朝会芳园走去。

园子里四处悬挂着大红灯笼,虫鸣阵阵,花香扑鼻,主仆四人沿着小径说笑着往天香楼走去,秦可卿带着宝珠和瑞珠迎面走来。

“侄儿媳妇给叔叔请安。”

她穿着一条黑色的纱裙,因为天生丽质,所以只需要浅施粉黛就足以让她美到摄人心魄,玉颈上挂着一块圆环形翡翠吊坠,如雪的肌肤在夜光中闪烁着迷人的光泽,身姿婀娜,美眸含水,隐隐有一股愁意游走在她的眉间,加上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莫说是男子,便是女子见到了,也难免会心生爱怜之意。

贾瑜点头道:“嗯,夜深人静的晚上,空气好,倒也适合出来散散步。”

秦可卿轻声道:“叔叔,侄儿媳妇这几天四处托人说亲,倒有一个合适的女孩子,您能不能替钟儿把把关?”

“这不太合适,你可以把那个女子带去给老太太看看,她老人家阅人无数,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合不合适,若是定下来了,我可以代他上门提亲。”

“喔。”,秦可卿低下臻首,贾瑜说了句“早些回去歇息吧”,便带着晴雯她们三个离开了。

即使没有人,天香楼里依然灯火通明,沿着楼梯一路拾阶而上,至顶层,三位美婢已是娇喘微微,香汗淋漓。

华灯初上,火树银花,因为还没有到宵禁时间,街道上依然很热闹,人声鼎沸,摩肩接踵,有摊贩的叫卖声,也有歌女的小曲声,巍峨壮丽的皇宫矗立在不远处,把繁华盛世直铺到了天际。

三位美婢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景象,不由得就看呆了,千般感慨,万种赞美,最终只汇聚成了一句“好大”和一句“好漂亮。”

夜风鼓动着她们的秀发和裙摆,荡起阵阵香气,晴雯趴在栏杆上,仔细对比一番,指着荣国府的一间院子,笑道:“爷,那是姑娘的院子呢。”

媚人觉得不是,指着另一处院子和她辩论起来,龄官没去过林黛玉住的院子,没有发言权,只能在旁边听着,两人争论了一会儿,结果还是贾瑜点明了林黛玉住的院子具体位置。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皆言,唯有登高望远,才能使人心胸开阔,感慨万千,古人诚不欺我也。”

贾瑜饮尽杯中美酒,喟叹了一番,随即丢掉手里银制的酒杯,率先对龄官发起了攻势,她小声哀求了几句,见无果后只得遂了他的意。

主仆四人不知道嬉闹了多久,直到月至中天,整座京城淹没在黑暗中,才互相搀扶着从天香楼顶层走下来。

今日下午,千里之外,榆林府境内的某处山谷中。

马校尉和文校尉蹲在地上,把四处找到的几块骸骨和一个刻有“贾蓉”二字的木块放进盒子里收好。

旁边一个人说道:“这人刚来就染了疫病,没几天就死了,怕传染给别人,我们才把他埋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却没想到被畜牲给吃了。”

文校尉站起身,拍了拍手,从怀里掏出一个五两的银锭子丢给那人。

待那人走远后,文校尉才笑道:“如此一来,也省的我们亲自动手了,都说落魄的凤凰不如鸡,这位宁国府的大爷我以往也听过,荣华富贵,养尊处优,谁又能想到他会落得个如此的下场?变成了畜牲屙出来的臭屎。”

马校尉把盒子装在马背上的袋子里,翻身上马,说道:“老文,别贫了,赶紧回去和伯爷复命才是正理。”

这对父子最终落得个如此的下场,让人拍手叫好的同时,又难免会心生一丝怜悯,真是凄惨之至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茅山捉鬼人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修罗天帝 护花高手在都市-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最初的寻道者 美人图
相关推荐:学院派神明我的恐怖外卖我的师姐实在太厉害了画家为什么还混娱乐圈诸天从金山寺灭门开始[综]才不是我的交友方式有问题我们白银都是这么玩的特殊现场清理师哥布林圣母院执宰大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