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战起,御史台直谏?降旨处罚!【求月票】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既为英明之主,那就肯定会理解自己的所作所为。

如今形势已然非常危急,神武侯知道不能拘泥于形势,否则必然反受其乱。

此刻,他看着城墙下,不断奔涌而出的大军,望向身边的人,继续道:“诸位,我等为国家尽力,为社稷而战,有些时候必然要不顾一切,毕竟我们不是文官,政事上犯错,还有回旋的余地。”

“可若是在两军交战下,但凡哪里出现了失误,那就是致命的,在战场上打仗,是要死人的,而我们身为将领,除了打胜仗之外,还有为手下将士的生命负责。”

“谁都是爹娘养的,若是因为本帅用燕王的马匹,而能够多活一人,即便承受陛下和朝廷的指责,本帅也心甘情愿。”

他的话,掷地有声,而且非常坚定,没有任何迟疑。

这,便是大魏的第一名将。

后方的那些将领们,在听到这一席话后,眼中纷纷露出振奋之色。

这些人,都是神武侯带出来的,历经过血战,也清楚老侯爷的为人,爱兵如子,从不会随意去下让士卒们去送死的命令。

所以即便之前众将,对于神武侯的决定有些意见,可依旧选择听从。

因为这是血雨中拼杀出来的信任。

“侯爷,我们明白了。”

此刻,众将不再多言,明白老侯爷不惧一切指责。

既然如此,他们自然也不会害怕,正如刚才所言,此举是为江山社稷而战,问心无愧。

就算被言官们捅出去,说镇北关将领和燕王勾结在一起,那又如何呢?

“好了,都去做自己的事情吧,同时派出斥候,随时打探有关于草原大军的消息。”神武侯留下了一句话后,当下便转身走下了城墙。

他知道,现在的一切,仅仅只是开始而已,接下来才是重点。

众将听令,然后各司其职。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

正如神武侯预料的那样,林氏两兄弟在出城之后,草原大军先是不为所动,但因为事先得到了命令,因此就直接化虚为实,正式开始进攻。

双方之间,经过一段时间的停歇后,终于再一次开始了交战。

镇北关中,时时刻刻都有军报传来。

但凡将领也都陷入了忙碌之中。

只是。

镇北关使用燕王送来战马的消息,确实如今朝廷百官关注的重点。

...

京师,皇宫之中。

魏云弈端坐在御书房内,手指不断敲击桌面,神色中满是不耐烦。

因为在他的面前,数十名御史台的官员聚集在一起,七嘴八舌,口水都要喷出来了。

而这些人虽然是各说各的,但实际上都在阐述通一件事情。

那就是燕王为知会朝廷,私自派遣兵马前往镇北关。

认为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觉得燕王,完全没有将朝廷和皇帝陛下放在眼里,所以对此,朝廷必须要做出反应。

tsxsw.la

更有甚者,直接说燕王这是想要借为北境战事分压的说法,为自己练兵,同时,还是要给神武侯留下一个好印象。

事实上,无论是派兵马没有知会朝廷,亦或者是去镇北关之外练兵,这都没什么。

可最后那句,给神武侯留下好印象,就完全不同了。

如今神武侯为这征北大元帅。

掌握了整个北境的兵权。

完全可以说是权势滔天,尤其是北境兵马,乃是大魏王朝的精锐。

若是燕王,真的和神武侯搞好关系,那会发生什么,谁都不敢想。加上前段时间的消息,燕王削平燕地所有势力,掌握了大权,又在招兵买马。

万一在这时候觊觎中原,想要做点什么,而后方,又有神武侯的支持。

那朝廷,完全可以说是危在旦夕了。

因为燕王加上神武侯。

朝廷没有任何能力与之对抗。

其实,这种话一般人是完全不敢说出来的,一不小心就会被降罪,怕是直接被压入大理寺。

可御史台的言官,本就有监查和上奏之权,个个都头铁无比,当初燕王就藩之事,就是这些人到御书房内,直接站在魏云弈面前反对。

若不是魏云弈机智,将张正明搬了出来,才让这些个御史们偃旗息鼓。

可现在,燕王和神武侯之间的事情,实在是太大了。

大到谁都不能忽视的那种。

尤其是魏云弈。

在刚听到此事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

但冷静下来后,却不这么想了,因为他了解神武侯的为人。

这是一位真正的国之名将,与张正明一样,忠君为国,无论是什么都无法动摇其心智,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江山社稷。

如此人物,你说和燕王搅在一起,那完全是不可能的。

毕竟他可是知道,原来的时空中,即便原主直接选择收缴兵权,神武侯都没有丝毫犹豫。

而这,也是大魏能走上巅峰的重要原因之一,有真正为国为民的文臣武将。

所以魏云弈对神武侯,是非常放心的。

不过这燕王嘛...

他的想法,倒是和那些个文官一模一样,是想要在镇北关局势严峻的时候,帮助神武侯一把,这样就能获得这老侯爷的好感。

将来在起事之时,就算得不到神武侯相助,可至少也不会被针对。

朝廷没有了神武侯,那在军事上,怕是要弱上非常多。

不得不说,自己这个弟弟真的非常聪明。

在原来的时空中。

对方就完全没有这样做。

不过对此,魏云弈是能够相同的,毕竟原主那时候,也没让神武侯去北境啊。

当然,现在这些都不是自己需要考虑的,如今他要做的,就是如何去应对面前的御史言官们。

魏云弈很清楚,这数十位御史,不过是来打前站的,现在朝廷上下,全部都知道了燕王和神武侯的事情,一时间人心惶惶。

每个人都害怕燕王和神武侯会做点什么。

因此,他必须要想办法,把这种风头给遏制下去。

事实上,燕王派兵去镇北关,换做任何一个明君,都不会坐视不理,因为太敏感了,说夸张点,很有可能会引起江山社稷的稳定。

可魏云弈不一样啊,他不是明君,是昏君,而且想法,也是要让朝廷动荡,国运受阻。

所以巴不得燕王多做一些事情,毕竟这是一个早晚会造反的人。

之前还害怕这位好弟弟,会选择稳一手。

在近几年内什么都不做,就安安静静呆在燕地。

可没想,对方居然没有忍住,连神武侯都有胆子去接触。

而现在御史言官,乃至于满朝文武,针对的都是燕王。

觉得朝廷必须要在这时候表态。

震慑一下那位藩王。

当然,其中还有零星让燕王回京的消息,只是比较少而已,因为很多人都明白不可能。

摇了摇头,魏云弈不再多想,转头望向那些还在吵闹的御史们,当即道:“好了,都给朕闭嘴!”

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同时低下了头。

见此,他站起身来,继续道:“什么燕王向老侯爷示好,你们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燕王这么做,是为了江山社稷,你们这些人不是不知道,如今草原大军压境,现在镇北关之外,就陈兵十几万,而且兵部得到消息,草原还在继续增兵。”

“这意味着什么你们难道不清楚,是想要攻破我大魏边境啊,现在都到了这个时候,你们好在考虑,燕王有其他的目的?按朕的说大,燕王他没有任何目的,就是想要帮助老侯爷,缓解北境的压力。”

“众所周知,燕地喂养的战马,那是比草原都要好的,镇北关有了这一批战马,无论是战力还是士气,都会直线提升,也为了我方将士,守卫边关增加了更大的底气!”

“一个个的,只往坏处想,不往好处想,朕看你们这些酸儒,就是危言耸听!”

说到这里,魏云弈觉得气氛差不多了,直接一拍桌子。

顿时,在场的御史言官们,一个个大惊失色。

纷纷跪拜下来。

须知。

魏云弈可不是什么有名无实,被群臣架空的皇帝,是真正掌握实权的,即便只是登基三年,但依旧是至高无上的皇帝!

而御史言官们呢,骨头硬,但也明白君臣之道,在皇帝发怒的时候,哪敢继续站着。

当然,跪倒是跪了,可最后嘴巴依旧没有闭上。

“可陛下,无论如何,朝廷都要给燕王他一个警告吧?”

“对啊陛下,藩王的确有调兵之权,可此事燕王不通知朝廷,而目的地又是镇北关,实乃大不敬之罪啊。”

“万望陛下下旨,申斥燕王,同时知会一下老侯爷,有些事情,是不能逾越的。”

神武侯毕竟是神武侯,战功赫赫。

即便这些御史台的读书人,也不敢直呼其名,那可是打出来的名声,是朝廷的柱石。

可魏云弈在听到这些话之后,顿时就笑了,道:“申斥燕王?燕王他为江山社稷,增援镇北关,你们居然还要真申斥?还知会神武侯,神武侯在边疆浴血奋战,只是用了一些马匹,还是为了保家卫国,你们居然就要朕去警告他?”

“那朕成什么了?不明事理,不辨是非的昏君吗?简直可笑!”

开玩笑。

申斥燕王,他才不肯呢。

对方好不容易有了行动,自己怎么可能在这时候打击那位好弟弟的积极性?

万一吓到了好弟弟该怎么办?那败坏国运的计划,岂不是又要受到阻碍了。

不行,绝对不行。

所以魏云弈冷笑着环视众人,道:“朕不仅不会申斥燕王,还要奖赏燕王,犒赏正在前方浴血奋战的神武侯和众将士!”

“为朝廷社稷尽心尽力,这都是应得的,反倒是你们,一个个的危言耸听,王瑾,传朕旨意,凡御史台官员,全部罚俸三月!”

说完,他直接转身,离开了御书房。

至于众御史台官员们,则一个个都懵了。

陛下对此不仅不做些什么,还要惩罚我们这些忠勇直谏的臣子?这...

一时间,在场之人一个个都准备追过去,准备继续直谏,其中更是有人在寻找御书房的那座柱子比较粗,准备学学史书那些个人物。

这是在这一刻,一股凌冽的寒意,席卷在场所有官员的全身。

本来有些热意的御书房,变得有些寒意刺人。

众人转头一看。

只见一直站在不远处的司礼监大提督王瑾,就这样缓缓走了出来,眼神中,还带着冷漠,道:“诸位大人,难道没听到陛下刚刚的话吗?既然没什么事了,就告退吧。”

“若是惹恼了陛下,可不只是罚俸这么简单了。”

此话一出。

那些个御史台官员们全都脖子发寒,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

说真的,因为劝谏皇帝,而被皇帝赐死,对于言官来说,完全算得上是个不错的结局了,至少在将来的史书上会有名字,而且还是好名声,忠勇直谏!

而大多数言官们,几乎都会选择这个方法出名,简单而不复杂。

可面前的,是王瑾。

除了司礼监大提督之外,还有一个东厂厂公的身份。

东厂,最近一段时间可是非常活跃,许多官员都认为,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被东厂给监视了。

在这种情况下,谁知道自己曾经做过的某些事情,就掌握在东厂手中?

当初的李芳,就是前车之鉴。

东厂刚一成立,就直接那前任内阁次辅开刀,即便是告老还乡了,可依旧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但最终,依旧被东厂治了。

他们这些御史们,对比李芳,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若是被针对...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

众人相视一眼,最终没有开口,而是微微躬身,一个个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今日,不仅没有劝谏陛下,敲打燕王和神武侯,反倒自己被罚俸了,可以说是失败中的失败,只是,众人却不敢发牢骚,一句话没说地走了。

至于王瑾,只是看了一眼,也没有说话,转身离开。

而魏云弈在离开御书房后,有些漫无目的的走着,想着该去什么地方。

但也就是在此时,瑛贵妃从不远处走了过来,脚步急促,脸上还带着一丝惊慌之色,来到近前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跪下道:“还请陛下恕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护花高手在都市- 最初的寻道者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茅山捉鬼人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修罗天帝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美人图
相关推荐:完美世界之帝骨大秦:我靠读书入圣,开局召唤大雪龙骑!阵法通神异维度游戏我成了女帝的养成游戏斗罗之帝剑斗罗斗罗之武魂写轮眼和响雷果实穿梭诸天万域古墓派签到十年,出关无敌全球进化:我觉醒了SSS天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