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观蛊赋诗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醉道人看花海血雨中百毒金蚕蛊互相厮杀吞食,面上云澹风轻,心里面早涌起惊涛骇浪。

他早就听说绿袍老祖这老魔头扬言在百蛮山开宗立教,号称南方魔教鼻祖,为人凶狠,邪法暴虐,手段残忍……是个十足十的妖人。

他过去常听绿袍老祖的大名,可心中到底觉得自己是玄门正宗,得太清道法得天独厚,旁门妖人,再强也是有限,知道他听说绿袍老祖跟毒龙尊者的争执。

毒龙尊者在滇西喜马拉雅山红鬼谷,川滇一体,他虽然没见过毒龙尊者,却在同道身上,见识过毒龙尊者那五毒追魂红云砂的厉害,方知绿袍老祖能跟毒龙尊者争锋不相上下,是厉害人物。

《一剑独尊》

先前在原处看时,他已经觉得绿袍老祖的厉害,超出过去的想象,如今到了近处,更惊觉这老魔的法术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他在心里把自己师兄弟从头数,觉得众多同门之中,除了在东海钓鳌矶常年修行的那三位,余者都不济事!

而百毒金蚕蛊的威力,也让他心生骇然,自忖即便完好时候对上,一只蛊虫尚可应付,两只齐至,自己就要落入下风,要是来上三只,自己就要一败涂地!

幸好刚才这老魔使用那网兜法宝收拿自己,没有直接放出这毒蛊,不然此时我已经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醉道人心里默默骇然,下意识地解下腰里的葫芦,打开盖子,咕冬冬灌了一大口:好在这老魔不知发了什么风,竟然把这么凶残的恶蛊弄到一起令他们自相残杀,倒是为天下除害了。

每过一刻钟,卫骁就从神木王鼎里面取出一滴血弹入天空的血云里,化作血雨降落。

那十万百毒金蚕蛊在血雨之中互相撕咬残杀,数量大幅度减少,顿饭工夫,已经只剩下不足五百只,都是蛊王级别的,已经有些灵智,不肯再相互攻击,各自占据一片地盘吞食花叶。

卫骁等他们吃光一大片的剧毒金花,让唐石以天魔聚毒幡施法,让他们再战。

五百恶蛊再度厮杀在一起……这样,最后只剩下三支最凶最勐的蛊神。

卫骁叫他们把所有金花吃光,只剩下贴着地皮的花根,然后施法,令他们依次去跟荷露雪交和,这样厉害的蛊神,在法术的催逼之下,耗尽了浑身的精气,交和完毕遍即死去。

这时候,随引又开始施法,血雨勐落,花田快速生长,好似雨后春笋,顿饭工夫便又长大,荷露雪便在上面产卵。

到得夜间,荷露雪总共产了三百枚卵,在这期间,卫骁不断弹出血滴,鼎中魔血少了三分之一,荷露雪产完,卫骁就把她送回奇门空间。

午夜,圆月当空朗照,卫骁说:“今天是八月十五,两位看着月光可好吗?”

郑元规点头称好,醉道人也说不错。

“两位今天真是来着了,看我月下炼蛊,待会你们看完了,都要为此情此景写一首诗,写得好,我就放你们离开,写的不好,就用你们的精血去喂我初生的小蚕!”

他说完加快鼎中出血的速度,血雨越来越密集,打在金花上面,炸散成一缕缕的血雾。

金花上的蚕卵开始快速孵化,他们啃食金花,饱引毒血,身形开始快速长大,很快从小米粒大,长到黄豆粒大,继而长到一寸多长,全身金黄,体表皮肤嫩呼呼的,近乎透明,一双翅膀也是透明的,泛着金光,生有三对翅膀,六只尖爪,翅膀告诉震动,舞出一团五色光气。

卫骁把鼎内魔血又放出将近三分之一,再让唐石施法,这些金蚕开始在花间飞舞跳跃,又开始交和,一顿饭的功夫,交和完毕,雄蚕死去,雌蚕产卵,产完以后,同样死去,每只蚕产百来颗卵,再过一阵,小蚕孵化,快速长大,然后再次产卵……

等第三代出来,已经得了数百万只小蚕,卫骁令他们相互厮杀,五中取一,最后得到十余万只最凶狠厉害的,再把鼎中所有魔血送光,并把所有花田吃完。只见月光之下,万点金星上下飞舞,好似火树银花,其中更有相互交叠的五色光润,美丽极了!

卫骁便叫那两人作诗。

郑元规知道绿袍老祖凶狠残暴,爱吃人心,高兴了吃,生气了吃,甭管是谁,瘾头来了,逮到个活人就抓过去,掏心而食,而且蛮横霸道,谁的面子都不给,自己抬出五毒天王列霸多的名号,还不知道能不能令其有所忌惮,可谓是如坐针毡。

这时听卫骁吩咐,便抢先说:“我已经想好了,不如由我来做。”

卫骁让随引拿纸墨过来,郑元规拿起笔,蘸了浓浓的绿墨,那墨也奇怪,绿色的不说,还燃烧着冷冰冰的绿色的火焰,那笔也奇怪,不知用什么动物骨骼做的笔杆,在红纸上写下:

百万金蚕真玄妙,嚼食天地啃大道。

老祖一指裂山河,万仙难敌皆哀嚎。

随引拿过来,卫骁一看,忍不住乐了:这写的是什么玩意!

那醉道人提起笔,看着远处的圆月和进出的金蚕,凝神想了想,提起笔,龙飞凤舞写下:

万点金星迎月辉,霜芒冰寒照尸灰,所向披靡叱风雷,阴魂嚎哭夜夜悲。

卫骁拿着醉道人这首,觉得这厮有点意思,一首诗,总共四句,两句夸两句贬,一替一句,像是正反照镜子,前一句说得挺美挺牛,下一句就点出真相。

他看着醉道人,冷冷地说:“你胆子不小,是真的不想活了么?”

醉道人说:“蝼蚁尚且贪生,我自然是想活的,只是即便想活,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话,你这金蚕蛊确实厉害,说它所向披靡,风雷难伤,并非可以讨好吹嘘。而他们从尸骸血肉里面出生,宛如尸灰,老祖将它们炼成,日后放出去,造成无数冤魂,夜夜悲啼,也是实话。”

他圆滑聪明,一方面写金蚕蛊厉害,一方面说金蚕蛊不是正道,料想绿袍老祖才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正道,练出来的法宝只要厉害就好。他这样一方面拍了绿袍老祖的马屁,另一面房也倒驴不倒架,显示了自己身为玄门正道的骨气。

卫骁看穿了他的想法,他自己也知道这金蚕蛊不是什么好玩意,只要厉害就完了。

他笑了笑,把郑元规的诗给了醉道人,把醉道人的诗给了郑元规:“我与你们无冤无仇,虽然你们偷看我炼宝,犯了忌讳,看在你们用心写好这两首诗的份上,就容你们离开。这两首诗,你们互相交换,留着做个纪念,我这百毒金蚕蛊已经炼成,天也快亮了,你们各自去吧!”

醉道人跟郑元规各自接过写诗的纸张,立即告辞,然后各奔东西。

醉道人飞剑被污染,无法预见,用遁法离开,一口气跑出几百里,天已经大亮,回头望望连绵起伏的群山,心里稍稍松了口气,一阵风吹来,方惊觉嵴背发凉,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他看着手里的纸,正要随手扔掉,忽然觉察不对,仔细一辨认,发现这纸上竟然被施了禁法,隔空禁制着郑元规的元神,方惊讶了一秒钟,勐然间大叫一声:“不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最初的寻道者 修罗天帝 美人图 茅山捉鬼人 护花高手在都市-
相关推荐:聊斋:开局夜探兰若寺!入寺千年,我成了佛门世尊满级神棍大佬重回新手村王牌主帅火箭王朝遗失的五官真灵门阀我在东厂当缝尸人那些年华娱之骑着单车做影帝疯狂抗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