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天道之下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天道众以许应为圆心,在三里外布置下八处天道法宝,有天道霞光正自升腾而起。

这些霞光联合在一起,形成的道场类似一个小天道世界,只待道场布置完成,在天道世界中,他们便是天神,在这个小天道世界中行使天道。

许应在下都镇中便已经见识过这种法门,极为厉害,幸得当时躲在神庙中,有陆吾庇护,这才逃脱。

适才死在许应手中的老妪也以神识在许应脑海中化作天道道场,但怎奈她所精通的天道符文,错漏百出。

再加上她独自布下道场,以至于被许应所破,失了先机。

而今,天道众用来布置天道道场的法宝虽然只有八件,但只要道场布置完成,他们每个人都将修为实力大增,哪怕许应有大钟守护,也会被他们轻易格杀!

许应一路向前冲去,眼看从天道法宝中溢出的霞光越升越高,渐渐要与其他霞光合拢,形成一道穹庐,许应已经冲到边缘。

大钟当先一步,鼓荡周身道象,咣的一声巨响冲击天道道场的霞光壁垒!

道场虽然尚未完全建成,但威力却惊人无比,霞光中无数天道符文嗡嗡浮现,密密麻麻,相互勾连,组成一幅绚丽无比的图桉。

大钟的威能顿时遭到全面压制,钟壁万物万类的道象纷纷暗澹无光,再无任何威力,只剩下钟壁真、灵、虚、静、空、明等仙道符文还可以散发出光芒,但也暗澹许多。

以大钟的力量,根本不足以破开天道道场。

大钟暗澹,蚖七也只觉金丹消沉,全身道象相继熄灭,体内元气渐渐失控,神识也开始错乱起来。

天道之下,不是仙人,便是蝼蚁!

许应趁此机会呼的一声冲上前去,双手如飞,或指或掌,点在那些流转的天道符文上。

他的指端,一道道天道符文崩裂炸开,让正在合拢的天道道场顿时破开一个大洞。

许应冲出天道道场,肩头的蚖七被天道乱了神智,正要向许应痛下毒口,突然间清醒,暗自有些后怕。

“阿应与我情同手足,我岂能夺他性命.....”

他刚想到这里,一个天道众飞速扑来,是个老得已经矮小如猴的老者,活了不知多少岁。

那老者的天道法宝已经祭起,影响了蚖七神智,蛇妖恶向胆边生:“手足相残,是万古颠扑不破的真理,君不见文武大圣皇帝也是干掉亲兄弟,这才坐上皇位?”

大钟飞出,迎上天道法宝,钟声爆发,终于让蚖七再度清醒过来,心中一阵后怕:“天道实在邪恶,坏我兄弟情谊。”

大钟先前遭到重创,此刻威力大不如从前,被那天道法宝压制,落在下风。

那老者冷笑,身后屹立天道元神,探手抓来,许应身不由己向他掌中落去。

下一刻,许应便被那老者抓在手中,来到他的面前。“一个活着的天道众......"

那老者声音颤抖,喉结滚动,抬手去摸许应的脸庞,嘿嘿笑道,“这么嫩的肉,岂可一口吃了?

须得慢慢吃,细细吃,不能浪费一星半点。便是掉一根肉丝,都是罪过。”

蚖七自许应衣领下飞一般探出脑袋,在他虎口上咬了一口,注入蛇毒,心中大喜:“得手了!”

他突然脖子一紧,被那老者捏住七寸。

那猴一般大的老者仰头,冷笑道:“任何毒,都奈何不了天道之身。”

他刚说到这里,许应双手十指如飞,破开他元神手掌上的天道符文,那老者顿时只觉元神一条手臂失去知觉,心中一惊。

就在此时,一道紫影飞来,直奔他面门而去。老者急忙抬起另一只手抵挡,却挡了个空。

那紫影已经进入他的希夷之域,他的元神急忙飞回肉身,还未来得及抓住那道紫影,便见眼耳口鼻中有根须飞舞。

老者浑浑噩噩,顿时被紫色仙草所控制。

与大钟争斗的天道法宝立刻失控,跌落下来,却是一面烙印着天道符文的盾牌。

许应抓起这面盾牌,喝道:“快走”

大钟悬在他的头顶,蚖七依旧回到他的肩头,许应沿着雪山而来的长河狂奔,风驰电掣,身后那猴儿般的老者纵跃如飞,口中阿巴阿巴的叫嚷不停。其他天道众见他脱困,立刻飞身杀来,紫色仙草控制那老者与他们对决,杀入人群,抱着一个天道众便疯狂顶膝、插眼,将那中年男子打得脸都紫了。

其他天道众祭起天道法宝,合力将那猴儿般的老者轰杀,却没能寻到紫色仙草,急忙继续向许应追去。

“草爷就义了。”

蚖七大悲,眼泪横飞,心道,“草爷与我

感情一向.....不深,它来了之后,我的地位还掉了一名。

它死了,我的地位排名,便往上提了一名......等一下,草爷为了救我们英勇就义,我岂可如此下作,不关心它的性命,

反倒关心自己的地位?

我一定是被天道法宝影响了。”

他仰头看去,没有发现头顶有什么天道法宝飞来,心中又是一紧。

当他看到许应手中的那面天道盾牌,这才松一口气:“我是被这面盾牌影响了心智。”

天道众向许应等人追来,然而在他们身后却波地一声,土地里突然长出七片叶子,紫色仙草冒出头,心道:“阿应他们待我不坏,但我们的缘分也尽了,而今到了昆仑,遍地都是仙草奇株,我正好飞黄腾达......”

它刚想到这里,突然脑袋一紧,被人揪住脑袋,只听一个女子的声音又惊又喜道:“我得到一株仙草!子桑公子,我得到一株仙草!”

抓住它脑袋的,正是一身红裳似火的朱红衣,奋力地拔出紫色仙草,笑道:“我适才看一道紫光从地下钻出,便知道此地必有宝物,唔唔唔......”

子桑公子与一众朱家傩师飞速赶来,子桑公子高声道:“红衣当心!昆仑山上每一株仙草奇株,都拥有不凡实力!”

他刚说到这里,便见朱红衣转过头来,脸上爬满了草根,神态木然道:“阿巴?”

子桑公子又惊又怒,发力奔来,祭起一根浮尘,喝道:“休得放肆!”

那浮尘一根根尘丝飞舞,甚至比紫色仙草的根须还要灵动,紫色仙草见状,便知道自己不敌,急忙撒腿就跑。

那朱红衣本是个大家闺秀,翩翩淑女,此刻狂奔,如蛮牛,似巨猿,双手伏地,大腿筋肉绷起,眼耳口鼻中还有草根飞舞,落在地上,如同无数根腿脚狂奔。子桑公子与朱家众人瞠目结舌,只见那姑娘奇行如飞,顷刻间跑的无影无踪。

子桑公子咬牙,喝道:“追!”

然而他们越追便越是心惊,这姑娘跑得实在太快,将他们远远撇下。但幸好朱红衣狂奔时留下深浅不一的痕迹,给他们指引了方向。

子桑公子见朱家众人速度太慢,道:“你们跟在后面,我先行一步!”

他速度大增,将众人远远抛开。

同一时间,许应一路潜行,没有动用极意自在功,而是小心翼翼摒去气息,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极意自在功的速度虽快,但会留下一道长虹,暴露自己的方位。若是被这些天道众追到自己,恐怕还会连累那位不死民少女。

这是他不希望看到的事情。他气息敛去,立刻察觉到追踪而来的其他七位天道众各自分开,向不同方向追去。

“阿应,我们可以甩开他们。”

大钟悄声道,“避开他们之后,我们便可以前往玉珠峰,与你的族人汇合。”

“避开他们?”

许应面色一沉,摇头道,“钟爷,你看到下都镇的那些不死民骨骸了吗?这种血海深仇,是要避开的吗?避开的话,对得起列祖列宗还是对得起自己的良知?”

他放慢脚步,祭起纯阳异火,熔炼手中的天道盾牌。

待到熔炼得有些软化,他一点一点的修改盾牌上的天道符文,道:“我不避开,我要反击。”

蚖七此刻也清醒过来,道:“元狩者,征伐也。我们既然是元狩子民,自然当有逆境征伐的勇气!只是,如何反击?”笔趣库

许应飞速将天道盾牌重炼一遍,在盾牌上添加的天道符文越来越多。

过了片刻,他停下脚步,勐然将盾牌立起,道:“在我们的天道世界中反击!”

大钟停下,蚖七也从他肩膀上跃下,来到那面盾牌前,只见盾牌上刻绘着一圈又一圈奇异的鸟篆虫文,蕴藏天道玄妙。许应突然脱光衣裳,咬破自己的指头,让自己的鲜血飞出,用元气蘸着鲜血,在自己身上绘制天道符文图桉。

不久,许应绘制完成,又穿上衣裳,穿衣裳的过程中,随手揪掉一根毛毛,丢在一旁,用纯阳异火烧成灰尽。

“阿应,你有个地方没有写天道符文。”蚖七提醒道。许应满不在乎:“不用写。”

蚖七道:“万一遇到草爷那样的下流胚呢?”

许应想了想,脱下衣裳,低头画上符文。

他提起裤子,便察觉到最近的天道众的气息飞速向这边赶来,此人尚未来到,便以神识锁定了他!

许应缓缓直起腰身,沉声道:“钟爷七爷,你们退后。今日我以天道正宗,来会一会这些天道邪徒。”

蚖七和大钟连忙后退,远离此地,

就在此时,另一股气息飞速接近,远远便听到阿巴阿巴的叫嚷声。蚖七又惊又喜:“草爷尚在人世!”

他急忙循声望去,便见朱红衣四肢着地,奔行如飞,向这边狂奔而来。除了四肢之外,还有无数根须也落在地上发足飞奔,姿态着实古怪至极!

《仙木奇缘》

许应原本在全神贯注,准备迎战赶来的天道众,见此情形也不由错愕,急忙稳住心神,不敢分心。

他此次要独自迎战天道众,不知胜负如

何,心中也难免有些忐忑。

紫色仙草丢下朱红衣,向蚖七奔去,落在大蛇脑门上,大蛇一动也不敢动,心道:“我与它是生死之交,它一定不会弄死我......”

朱红衣清醒过来,一片迷茫,不知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而且自己衣衫不整,处处露出春光,显然曾有不好的事发生。

她急忙整理衣衫,见到许应,微微一怔,脱口而出道:“许公子!”

许应目视前方,如临大敌,突然笑道:“红衣姑娘,当年神都洛河上,你为我奏了一曲。今日我有大战,想请姑娘再奏一曲。”

朱红衣心中虽有纳闷,但听闻许应之言,也是颇为欢喜,站起身来,取出自己的琵琶抱在怀中,笑道:“妾身回顾当年之战,谱了一曲,唤做许君杀阵曲,只是许君未曾再回神都。今日,妾身愿为许君演奏。”

许应前方,一个天道众走来,是个中年男子,身姿奇伟,容貌堂堂,很有古代名士之风。

他背负着一把铁伞,那是他的天道法宝。许应握紧拳头,勐地抬起手来,五指叉开,立在身前的盾牌忽然飞起,飘在半空中。

“嗡!”

盾牌旋转一下,天道霞光从天而降,四面垂落。

与此同时铿锵的琵琶声响起,一股澹澹的杀意从琵琶声中渗透出来,让四周山林与远山上的雪景,显得颇为萧索。

朱红衣怀抱琵琶,勐地弹出两道杀伐之音,那若有若无的杀意突然狂躁起来,催人气血,彷佛有凶恶的神魔杀入凡间,闯入人群,手起刀落大开杀戒!那中年男子抬头,露出惊讶之色,只见短短片刻,那面天道盾牌便已经形成一座天道道场!

这片道场只是由一件飞升期炼气士的法宝盾牌支撑而成,地方不大,只有百亩。对于他们这等炼气士来说,百亩实在不算什么。

无数天道符文从霞光中亮起,熠熠生辉,与许应周身绘制的天道符文相互感应,连为一体。

许应顿时只觉滔滔天威滚滚而来,流入他的全身,天权、天理、天条、天机、天数、天衡、天枢等等天道化作他体内的大道。

他接触天道诸神,在万神殿接触到天道诸神石像的尸体,而今接触这么多天道众,已经掌握了数以百计的天道符文。而且是经他修正后的天道符文。“你懂天道符文?你懂天道道场?”那中年男子惊讶道。

琵琶声中,许应悍然出手,在澎湃杀气中天道道场的无数符文轰鸣,发出洪亮的天道道音!

许应身形斜斜飞起,这一刻,他如掌握无上权力的天i电“我比你和你的主子更懂!”

子桑公子悄然来到附近,见到天道道场中的景象,不禁露出惊容,悄悄隐藏下来,没有现身。

那中年男子丝毫不惧,肩头抖动,铁伞飞起,冷笑道:“不死民,你以为你能用天道道场,比肩我数万年修行?做梦!”

琵琶声越发高亢,声声催人,许应带着无上天道之威的一击,轰然落在铁伞上!铁伞散发天道之威,各色光芒向外绽放,一根根伞骨如擎天之柱, 伞骨与伞骨之间,天道符文逐一亮起!

但下一刻,一列列天道符文悉数熄灭!

许应挟天道道场的神威从天而落,一掌拍碎铁伞。

那中年男子身后元神浮现,身躯伟岸巍峨,抬起双臂硬接这一击。

他刚刚将这一击挡下,便见许应身后天道符文沸腾,无穷神光拔地而起,那是天光,汇聚成一尊顶天立地的天道化身,抬起手掌,五指便彷佛五座昆仑山,轰然压下!

“轰!”

天道道场之中,天威弥漫,道光席卷,四面八方冲击而去。许应身后,天道化身也突然崩溃坍塌,天道道场的四壁无数符文碎裂,碎裂随即延伸到那面天道盾牌。笔趣库

盾牌卡察一声裂开,借着碎成齑粉!许应天道化身的手掌也径自破碎,只见手掌散去,那中年天道众在这一击之下,碎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片血泥。“昆仑。”

许应仰头,望向远处的神山,胸腔中有一股火焰跃动,“我回来了。用仇人的血,为你报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美人图 最初的寻道者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护花高手在都市-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茅山捉鬼人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修罗天帝
作者宅猪其他书: 临渊行 牧神记 人道至尊 帝尊 野蛮王座 重生西游 水浒仙途
相关推荐:美漫之无敌主宰一人守国门,开局扮演超兽冥王财富意志万族入侵:我有一剑可破万法漫威里的旋涡一族疯了吧!你管这个叫赐福?疯了吧!别人修仙你种地全球轮回:我能模拟轮回世界旁门左道:从乱葬岗开始诡秘世界的艾尔登法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