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一章:香磷: e你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做TM的作弊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凌晨三点多。

夜色朦胧下,木叶,某黑灯瞎火偏安一隅的房梁上,带蛇丸正耐心地等待着。

约好了凌晨一点,不过等了三个多小时对方还没到的带蛇丸没有着急,依旧保持着风度耐心地等待着慎二。

终于,在四点过半之时,衣衫不整,脸颊上的口红印记还依稀可见,身上混杂着两种香水味的慎二才随着一阵清风出现。

“抱歉呢,她们稍微有点儿粘人。”

“无妨。”

带蛇丸风度翩翩,气度非凡,一点儿也没有因为慎二晚到几个小时而生气。

客套了两句后,带蛇丸直接切入正题。

“我知道以您的本事,一定知道接下来的木叶会发生什么,我只是希望您能够不要插手。”

听到这里,慎二乐了,原本以为这带蛇丸给自己送礼是想要自己帮忙,没想到竟然就只是想让自己旁观,这不妥妥大冤种嘛!

“送了我那么大一份礼竟然只是让我旁观不要插手?”慎二勾起嘴角饶有兴趣地看着带蛇丸,“我还以为你是要我给你搭把手呢。”

“这是我个人跟木叶的恩怨,也是我身为人最后剩下的一些私怨,岂敢劳您之手?”

“随便你了,看在你给的金子的份上,这次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一次。毕竟,我本来的打算也就只是来木叶看戏而已。”

带蛇丸:……

所以我送您的、挖地三尺、搜刮了整个砂隐村以及整个田之国才搞到的金子其实是多此一举?

自己其实就是个大冤种?

这一波是白给?

在,要不然咱退个钱?

……

翌日,上午。

地点,木叶某演习场。

因为这次的中忍考试人数实在太多,作为原本准备的第一场考试的考试地点——忍者学校的空教室实在是不够大,所以木叶一方在考虑过后将考试地点定在了这里。

临时组建的能够容纳数百人的超大帐篷前人声鼎沸,来自各国的下忍们在带队老师的带领下有序地在各个入口前排队提交报名表,最后进场。

不遵守秩序的愣头青当然也有,就比如某队全员一脸dio样的雷之国大块儿头,自顾自地插在了香磷等人的面前,再然后就被在场的工作人员送往了木叶医院。

当然,这个期间少不了在场下忍对于这一事态的一些心理活动。

譬如我爱罗的「这就是一直跟着他的修行成果吗?但是我也不会输!」

左助的「她的动作就连我的写轮眼也没能看清楚!有趣!这场我兴奋起来了!」

宁次的「可恶!雏田大人今天穿的竟然是完全不符合她性格的黑色内衣!别开玩笑了!雏田大人适合的明明是代表纯洁跟那份独有温柔的白色的才对!啊啊啊啊啊啊!无法忍受!实在是无法忍受!」等等等等。

“白,这里这里。”

香磷回过头向着缓步走来的白招了招手表明自己的位置,白微笑示意后走上前来站在了香磷的身旁。

“勘九郎,快一点。”

就在香磷四小只所在的队伍一旁的队伍之中,手鞠向着进场前去上了个厕所导致迟了一小会儿的勘九郎招了招手。

不知为何,此刻的勘九郎整个人看上去精神恍忽,走起路来如同行尸走肉,低着头一言不发整个人被低气压所包围。

“你在磨蹭什么啊?都快进场了。”

勘九郎依旧没有说话,就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低着头站在了手鞠的一旁。

“话说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失落?”

手鞠注意到了一丝不对劲,询问道,不过刚刚说完突然发现失落的还不止勘九郎一个,从厕所方向走来的下忍们无一例外的都无比失落,如同行尸走肉。

“所以说究竟发生了什么?”

“男…男的。”勘九郎终于开口,不过声音却小的可怜。

“哈?”

“他是…男的。”勘九郎重复了一遍,不过声音依旧微弱。

“啥?”

“所以说!”

勘九郎突然激动地抬起头来,双手把住手鞠的肩膀,瞪大布满血丝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手鞠,大声问道。

“为什么他是个男人啊!为什么这么玩儿弄我的心啊!我明明是认真的!这明明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认真啊!”

“所以说你究竟在说什么?”

手鞠一脸的不明所以,不过下一秒突然想到了什么,遂即看了看一旁另一支队伍最前方刚刚交完报名表的白。

“她……是男的?”手鞠试探性地问。

“嗯…”

勘九郎小声地应了一声,脑袋也再一次地垂了下去,低气压也再一次地将勘九郎整个人完全笼罩,隐约间还有泪珠从脸上滑落滴落在地。

“我明明是认真的,但是他实际上却是一个男生,他…背叛了我的这份认真,无法原谅,绝对不可原谅!

看着又激动起来的勘九郎,刚想吐槽一句「你这逻辑有点儿问题」的手鞠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手鞠这边儿眼泪都笑了出来,勘九郎则是握紧着拳头,飙着泪水,为了自己的真心被背叛这一事而愤慨不已。

突然,手鞠注意到了什么,止住笑。

“我爱罗你刚刚是不是笑了?”

手鞠小心翼翼地问向刚刚疑似遮了一下嘴的二弟我爱罗,不过得到的就只是我爱罗一个处在绝对零度的冰冷加不爽的眼神。

然而下一刻,我爱罗便因为一旁突然响起的慎二的声音呆愣了一下。

“原来如此,一知道白比你还d…咳咳,知道白的真实性别之后你就立马翻脸了呢,还真是肤浅的爱啊~”

“你说什么!”勘九郎激动地看着慎二。

“难道说不是这样吗?”

插着裤兜的慎二耸了耸肩膀,继而继续说道:“嘴上说什么自己是认真的,但是说到底你喜欢的就只是他的外表而已,你其实完全没有用心才对。”

听到这里,勘九郎渐渐瞪大了眼睛。

“所以我才说你的喜欢太过于肤浅。”说到这里,慎二瞥了一眼身旁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小刘备的尻尻西以及止水跟鼬,“你们觉得呢?这个小鬼的喜欢是不是肤浅至极?”

一心沉浸在书里,甚至都不知道刚刚慎二说了什么的卡卡西只是附和地点头。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嗯嗯,没错没错,就是这样的。”

一直都在听的止水一脸温柔地看了看一旁的鼬,而后轻轻地点了点头,向着勘九郎开口道:“没错,安利先生说的没错,你的喜欢实在是太过肤浅。”

“我也不太了解情情爱爱,但是我认为安利先生说的对。”鼬补充了一句。

这时,木叶的一大帮带队上忍一个个地围了过来,其中包括阿斯玛,红,凯等一大帮在木叶排的上号的上忍。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只看表面的喜欢可不是真正的喜欢。”红补了一句。

“没错,你还太嫩了,小鬼。”阿斯玛补了一句,并偷偷瞥了一眼明确的拒绝了自己无数次让自己死心的夕日红。

“喜欢的心情啊,还真是青春呢~”

凯捏着下巴感慨道,随后重重地拍了拍勘九郎的肩膀,竖起大拇指露出大白牙。

“这个小鬼不错,够青春我喜欢!”

在一起跟上来,实际上却是提前被纲手开过会要求看好慎二的一众上忍们的你一言我一句之下,勘九郎突然就悟了!

“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知道他是男人我就翻脸,实在是愚蠢至极。”

勘九郎轻声地道,而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再接着,抬起头来话锋一转的同时,之前的失落被一扫而空!

“所以!冷静下来后我明白了!我要去告白,我要用上我的真心!”

说着,勘九郎一把夺过了手鞠手中的报名表,率先一步走上前去,将报名表拍在了工作人员的面前。

“手鞠,你们快一点儿,我先进去了!”

看着眼中的阴郁消失不见,重新充满光明,抬头挺胸,大步流星地进入考场的勘九郎,红等人这才反应过来。

“等下,那个孩子刚刚是不是说对方是男人?”

阿斯玛表情怪异地看着尻尻西等人,然而止水跟鼬两人却默契地给了阿斯玛一模一样的「难道有什么不对吗?」的眼神。

阿斯玛:……

孩子,对不起,是我们搞错了!

约莫两分钟过后,考场里传出了香磷的一声怒吼以及勘九郎的惨叫声。

香磷:“哪里来的变态啊!去spa!”

勘九郎的惨叫声结束之后就没有然后了,慎二估计是直接被香磷干晕了过去。

“他…刚刚说的该不会是白吧?”

红表情怪异地看着慎二,而慎二没有回答,依旧勾着嘴角一脸的兴趣使然。

远处的某雨之国带队上忍,默默地注视着慎二以及站在慎二一旁的红,这是对这一幕心里有些许吃味的变装小南。

这一次小南主动请缨带队来木叶,跟长门嘴上说的是暗地里调查一下人柱力并探一探木叶的底,实际上却是想要跟这个阔别了半年之久的旧情人好好叙个旧。

然而事与愿违,这个男人一周的时间里大部分的时间几乎都在木叶的监视下,这几天的晚上还都被那个女人霸占!可恶至极!

自己费尽手段心思,才勉强于昨晚后半夜跟其来了一小段时间的叙旧,远远不够!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慎二轻瞥了一眼小南的方向,微微一笑后错开了视线。

择日再战!

……

因为人数很多,所以木叶这一次的首场考试依旧是心理考试,由在心理压力(摧残)方面数一数二的尹比喜担任考官。

目的也很简单,就是希望尹比喜在第一场考试中能大量淘汰队伍选手。

考试会场,所有人根据尹比喜的指示按照对应的座位号坐下。

发放完试卷之后,尹比喜讲解了跟原作中的第一场考试一般无二的规则,再接着考试开始。

说实话,这一次的中忍考试水准极高,毕竟这五百多考生里,有不少的下忍都是中忍或者中忍以上伪装的。

这里边也分两种情况,一类是木叶担心有人不怀好意在中忍考试中安插的监视者。

另一类则是土、雷、风、田四国安插进去知晓之后计划的中忍及以上,目的就是在计划开始后亮明身份,向不知情的本国下忍传达真实明确的任务要求。

总之,混杂的这么多老油条,相较于实实在在的下忍们,其实有很大一部分从最开始就察觉到了第一场考试的猫腻。

至于下忍们,只有极少数的一部分在考试开始后五分钟内才想通了这场考的其实是掩人耳目的收集情报能力,也就是作弊。

大多数的下忍,在考试开始超过五分钟后才逐渐意识到,甚至就连一个人占了两个座位还差点儿没能挤下的太子鸣人也意识到了这种事。

跟原作不同,虽然鸣人确实胖了,但是教育这一方面却比原作强的多的多,小时候纲手接手,纲手让暗部的一众精英忍者给鸣人打基础。

之后是把鸣人当成跟丁次一样的亲生儿子养的丁座,除了吃的跟丁次一模一样,所接受到的家庭教育,享受到的资源跟丁次也没有什么不同。

考试进行到第十五分钟,已经有不下于四十支队伍因为作弊手段比较拙劣,被监视官发现五次而被取消了考试资格。

第二十分钟,趴在桌子上小睡了二十分钟的香磷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

“那个,如果考生发现考生作弊可以进行举报吗?”

突然,香磷举起手来懒洋洋地问,而这一问也吸引了所有考生的注意。

“那是监考官的事情。”尹比喜冷冷地说道。

“但是啊…有几个作弊手段拙劣到我都看不下去的考生,你们的监考官就跟没有发现一样,所以我怀疑你们不太公平啊。”

“你说什么?”

尹比喜乐了,在场的监考官都是木叶为了这场中忍考试而选拔出来的中忍佼佼者,怎么可能会有逃过他们眼睛的拙劣作弊?

“哎~看来你们还真不是不公平,而是真的水平不行啊~”

香磷悠悠地叹了口气,也正是这句话让尹比喜跟一众木叶中忍直接不爽了起来。

这姑娘有丶可恨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茅山捉鬼人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最初的寻道者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美人图 修罗天帝 护花高手在都市-
相关推荐:带着暗黑世界的巫师修真有限公司碳基实验上帝人偶少女我是诸天管理员人在东京:时间停止百思不得师姐末世之我有个武力爆表的西红柿我能操控人偶万物操控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