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五章 冰雪无情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林凡一边听着商伟天对于各地情况的汇报,一边行走在北境长城之上。

忽然。

“滴滴滴。”

手机响了。

林凡低头看去,是老妈。

“妈,”林凡拿起手机,笑道:“你们那里不冷吧?”

“冷什么冷,我跟你说,我给你和星夜织了条围巾,今天就邮过去了,现在天冷了,你戴上,给星夜也戴上。”林母担心道:“你现在是总指挥,整天到处跑,可千万别感冒了,保暖秋裤我也给你买了两条……”

林凡愣了一下:“妈,我都已经是成神者了。”

“什么成神不成神的,你都是妈的儿子,还跟妈顶嘴了?都穿上,不许感冒!”电话那头的老妈颇有威严的说道。

林凡无奈一笑:“知道了,妈。”

“儿啊,听你妈的,注意多穿衣服。”老爸拿过电话,低声嘱咐一句。

“嗯。”林凡点点头,两父子都是比较少言的性格。

老妈似乎还没说过瘾,又拿过去电话:“少喝奶茶。我看电视上,你手里怎么一直捧着奶茶到处走呢,那不是好习惯。”

“嗯。”

“还有,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结婚了。”

林凡脸色一红:“妈,我才十九岁,而且我也没这个想法……”

关键【洛基的面具】不允许啊!

“那更得抓紧了,我看星夜就不错,人家肯定不缺追求者,你再不下手就晚了。”林母催促道:“这样,过几天我们和你姥爷去星夜家道谢,回头你跟着一起去,顺路提亲了。”

提亲……

林凡沉默片刻,心说还没恋爱呢……

不过提亲不算恋爱吧?

也就不违反【洛基的面具】的收容条件了?

“行吧。”林凡点了点头,毕竟也不好拒绝姥爷去登门道谢,老人家多少年了,心里就这么一个念头。

“嗯,说定了,别忘了多穿衣服啊!带上围巾!”

“爱你老妈,过几天见。”林凡默默挂断电话。

心里暖暖的。

总指挥,高等修罗神,大夏守护神,人类成神者……在自己老妈眼里,自己还是个怕冷的孩子啊。

“人性的锚点……”

林凡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之前收到的柔软的白色围脖,戴在脖子上。

其实以林凡的实力,并不怕冷,再者,北境长城和地下熔炉也将寒冷逼退,林凡穿着的雪兽大衣也足够温暖。

但这围巾环着脖子,却让林凡感受到一股难以言说的温暖。

这个家,总是有人一直在挂念自己的。

林凡看着这热闹的北境长城,听着周围盖过了凛冬的欢声笑语,看着人头攒动和一张张笑脸,轻声道:“这个冬天,可真暖和啊。”

“但也仅限于大夏。”金老走来,脸色复杂的拿着平板:“除了大夏,全球都进入冰河世纪,全球已经冰封。”

平板上,整个蓝星,都被极致低温的蓝色覆盖!唯有大夏一片火红!

“欧方正在请求通话。”

林凡点点头,拿过手机:“布伦达,你们那里情况如何了?”

“师父……”

雷鸣的响声中,布伦达声音颤抖:“我们,我们需要帮助……”

欧方。

女人背着木筐,在距离聚居点的十公里之外将一根根枯死的树木砍断。

如今凛冬将至,各家各户都在收集木柴和枯草,聚居点附近的树木和枯草早就没了,光秃秃的地面一毛不拔,连老鼠都搬家了。

如今也只有这个距离能找到树木和枯草了。

瘦弱的女人大口喘息着,任凭汗水从额头滑落,努力挥舞手中的柴刀。

她很能干。

曾经白皙的、涂抹化妆品的柔软双手,早已粗糙厚实,曾经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都市丽人已经成为了合格的农妇。

木框已经装满了大半,里面是干燥的木柴和枯草。

只是如今她太瘦弱了,每一刀下去,本就营养不良的身体都愈发疲惫,胳膊像是要断了一样。

但她依旧不停地干着,连擦汗的时间都没有,因为……

那是四个月的凛冬!

零下四十度!

马上就要到来!

她在与时间赛跑!

“都加油干啊!”旁边一个跟她一起来砍柴的闺蜜克丽丝气喘吁吁,像是再给自己鼓气:“凛冬马上就来了!”

“能不能熬过去,就看木头多不多了!”

“要是少了……那就得被活活冻死!”

“不想冻死,就赶快干活!然后趁早回去!”

这两个出来砍柴的女人大口喘息着,脑子里都只有一个想法——“神啊,让我多装一块吧。”

神啊,请让我看看您的怜悯。

多一块,一块就好。

说不定,我们就能熬过去这个凛冬。

在这个想法的支撑下,她仿佛忘了时间,满脑子只想着砍柴。

每当她撑不下去,她就想起自己孩子的笑容,身躯仿佛就又有了力量,让她一次次提起柴刀。

多一块……

再多一块……

昏沉沉的、乌云压抑的天空下,这两个女人像是两只忙碌的蚂蚁,试图靠自己的勤劳从这灾难中活下来。

当木筐里的柴火终于满了的时候,女人喘息着直起身,心中带着一股成就感。

“这一大筐,应该能烧两天……省着用的话,三天也差不多。”

“加上这些,家里的木柴应该能撑住三个多月的,不够的,实在不行还可以劈了床和桌子,门板是不能劈的,不然会冻死……”

就在她考虑要不要再砍一些,用手捧着回去的时候。

“嘭嘭嘭!”

急促的脚步声跑来!

一个身穿白色制服、金线修饰的诸神盟执法者快步跑来,当看到她们两个女人的时候,连忙大声喊道:“你们疯了,这时候还在砍什么柴!”

“不是发过通告,上午八点之后禁止出门吗!所有人在家里做好迎接凛冬的准备吗!”

“家里柴火不够……”女人微微低头,不好意思道:“我这不是觉得还有半天时间……”

“你们两个!”那执法者急促道:“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凛冬马上就来了!”

“什么!”

“凛冬不是十点才来吗?”

女人错愕的抬起手,似乎想要看看手腕上的手表。

但那粗糙的手腕空空如也,她早就将手表卖了,换取了十斤面包——在这年头,手表可是硬通货。

但也不需要她看手表来确认时间了。

“噹!”

“噹!”

“噹!”

远处的聚居点村镇中,隐约响起了急促的钟声。

十声。

十点了!

诸神盟执法者腰间的通讯器传出尖锐的声音。

“警告,凛冬即将到达!”

“警告,凛冬即将到达!”

“警告,凛冬即将到达!”

“各地单位,进行最终确认,居民是否都回到聚居点!冷空气团已经逼近,预计二十分钟后,欧方全部进入冰河世纪!”

“祝各位能活下来,或者,抓紧时间,感受最后的温暖,拥抱身边的家人,当然,我们也将会尽最大可能支援各位……保重。”

寂静。

寂静的天地间忽然有呼啸声。

“呼!”

北风起了。

很大的北风!

天地间忽然多了一股冷意,隐隐有北风自北而来,带着彻骨的寒冷!

气温在快速下降!

女人和执法者几乎同时抬起头,他们看向北方的天空,只见在那天地的连接处,白茫茫一片!

如同一只白色的巨兽,嘶吼着,咆哮着,带着极致的寒冷冲来!

暴风雪!

因为没有长城的阻挡,这只自北而来的巨兽如入无人之境,在这片土地上一路南下,直掠而过!

脚步所过之处,大地冰封!

哪怕相隔还有很远,女人都能听到那北风的呼啸,感受到那拳头大小的冰雹砸落地面的震动,就像是一头灭世的野兽在奔跑而来!

“快回去!”执法者说完,转身就要走!

“救,救救我们!”女人下意识要拉住执法者,但手掌却被执法者直接拨开!

“我有个女儿,她不会生炉子……”女人恳求的看着执法者。

“对不起,我也有个儿子。我不想我的儿子变成孤儿。”执法者脸色愧疚,但下一刻,他转身狂奔而去!

事到如今,无关对错!

所有人都只想活下来!

女人看着执法者奔跑远去的背影,再看看身后天边的白茫茫一片。

还有二十分钟。

五公里!

这根本不是她一个长期饥饿、身体虚弱的女人能跑回去的!

但现在……

“必须跑回去!”她不舍的看了眼满满一筐的木柴和枯草,狠狠咬牙,丢下了木筐,转身对那个女人说道:“丢了它!”

那女人脸色为难的看了眼身后,还是没舍得丢掉这珍稀的木柴,咬牙道:“我,我今天早上吃了三块面包……我能背着跑回去!我的体能还行,马琪,你知道的!”

这可是关系能否存活下来的木柴!

哪里舍得丢?

要是家里不缺木柴,那她也不会冒险跑到这里来砍柴了!

女人也没再多劝,转身就跑!

两个女人,在这呼啸的北风中狂奔!

凛冬就在身后!

那呼啸的北风吹拂着她们的身躯,这片光秃秃的土地上只有那巨兽的嘶吼,以及两个逃命的女人。

呼啸的北风越来越大,空气愈发冰寒。

凛冬像是一只巨兽,张开獠牙,追着这两个弱小的生命!

一开始她们还大口喘息,跑的额头冒汗,但不多时,她们额头的汗已经没了,呼出的空气也变成了白雾!

温度已经直奔零度!

那彻骨的低温让她们四肢都变得麻木,那呼啸的北风让她们瘦弱的身躯仿佛都要刮倒。

呼啸的冷风像刀子一样刮在她们脸上,顺着她们的呼吸往肚子里灌着,切割着肺部,火辣辣的。

“快点!”

女人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白茫茫的巨兽似乎就要扑上来!

冰雪的巨兽,张牙舞爪,嘶吼咆哮!

身后两千米,便是风雪!

那浓密的风雪伴随极致的低温和寒风,翻越山川,践踏土地,将踩过的地面寸寸冻结,厚重的冰雪瞬间将枯草覆盖,拳头大的冰雹将树枝的粉碎!

所过之处,就像是被一只愤怒的野兽摧毁之后,又铺上了洁白的毯子。

“快点跑!”女人身后的衣服已经结冰,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身后那如同实质的寒冷。

那寒冷就像是巨兽的舌头,舔舐着她。

原本随着肾上腺素退去后,早已疲惫的身躯已经开始变得沉重,但当她看到身后愈发靠近的近在咫尺的冰风暴,瞬间似乎又有了力气。

她可不想像是树木一样,变成那冰雪中的冰雕!

而跟她一起砍柴的闺蜜,克丽丝,呼吸声已经像是破烂的风筒!

“跑,跑不动了……”克丽丝看向女人。

“丢了那些该死的木头!”女人努力保持呼吸,一边拼尽全力奔跑,一边意简言赅的喊道。

“可是……”克丽丝不舍的看了眼那一筐沉重却给人安全感的木头,但最终还是把筐子从后背甩下!

这救命的木柴,现在就像是一只拽着她的手,将她拖向后方怒吼着冲来的凛冬!

两人都迈着沉重的脚步,在那冰雪的獠牙下奔跑,在那席卷而来的风暴前狂奔。

呼吸着愈发冰冷的空气,本就虚弱的身躯似乎到了极限,女人的意识都因为缺氧和寒冷而开始模糊。

虽然还在奔跑,但脚步已经开始变得僵硬。

她似乎看到了自己倒下,成为冰雪的一部分。

看到了可爱的小女儿在漆黑冰冷的屋子里绝望的哭泣着,最终安静的躺在被冰雪覆盖的小屋中,脸色苍白,像是一个睡美人。

“我不能死……”

模糊的意识忽然清醒了过来,女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是咬着牙继续开始狂奔!

她脑子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我不能死……”

“我不能死……”

这声音伴随着女儿的哭声,在她脑子里回荡,身后冷风的咆哮似乎都听不到了,只剩下这声音支撑着她一步步狂奔!

她仿佛变成了一个机器,一个奔跑的机器!

但。

“马琪,”一旁的闺蜜忽然喊了一声。

女人本能的看了眼她,只见她嘴角已经流出血丝,呼吸更像是一个破风箱,似乎肺部被冻结了,或者喘破了。

可能是之前那一筐木柴太沉了,让她耗费了太多的体力,身体也撑不住了。

“坚持住,还剩一公里了!”女人看了眼就在前方的聚居点,大声喊道。

说起来,她也还此时才注意到,自己竟然一口气跑了四公里!

对身体因为长期饥饿而虚弱的她来说,这简直就是奇迹,但现在她没心情高兴。

“我坚持不住了!”克丽丝看着女人,眼神绝望又带着一丝希望,伸出了一只手。

女人下意识就想要伸手拉住克丽丝。

事实上,克丽丝以前也无数次这样拉住女人的手,克丽丝是她最好的闺蜜,两人从小学就认识。

初中,高中,包括大学,总是有很多体能测试的。

她们都是城市里的孩子,过着幸福的生活,没做过什么劳动,体能并不好,所以每次都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克丽丝的体能比女人要好一些,所以每次跑到最后,都拉着女人的手,哪怕她自己也上气不接下气,但还是坚持着跑到终点,老师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女人能顺利靠近名牌大学,进入国际知名的化妆品公司,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可以说有一部分是克丽丝帮助她一次次通过了体育考试。

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一直是最好的姐妹,克丽丝八岁大的儿子和女人可爱的女儿也是最好的朋友。

而此时。

在那呼啸而来的凛冬之前,在浓密的雪花冰雹之前。

克丽丝伸出手,绝望中带着期待的看着女人:“马琪……”

女人低下头,快跑了几步,超过了并肩的闺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光阴之外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不科学御兽 半仙 神秘复苏 择日飞升 明克街13号 唐人的餐桌 7号基地 赤心巡天
相关推荐:大魏芳华我的女友真是大明星开局被迫加入了金刚寺武侠遗憾大弥补四合院之幕后boss斩神灭仙传斩天神皇绝地科学家[综英美]绿茵毁灭者[综]BUG相对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