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八章 汗流浃背了吧,老弟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一时间,大夏网友回头看看自家那满满的冰柜和桌上的水果,再看看弹幕上那些欧方网友的艰苦发言,都为之动容……

“太艰苦奋斗了这也。”

“你们谁留个地址,我给你们邮点肥肉……正好最近不爱吃肥的,吃腻了。”

“咱能拿肥肉换你们的面包吗,早就听说欧方的全麦面包很健康了。”

“对啊,你们这么艰苦,面包里面肯定没有油脂吧。”

“实在不行我娶一个吧……能力有限,能帮一个是一个。”

“肯尼:楼上没开玩笑吧,我这就让我女儿嫁给你,彩礼一百斤肉,最好是雪兽肉!最好再加件雪兽羽绒服!”

“老约翰:肯尼你先别激动,这可是卖女儿的事啊,我先来!我不要大衣,给我八十斤雪兽肉就行,能让我熬过凛冬就行!”

“卡莉儿:我不要彩礼,只要愿意娶我,给我大夏国籍带我进入大夏躲避凛冬就行,本人173,五十公斤,D杯,请娶妻的立刻联系我,请立刻联系我!直接领证!”

“雪莉:楼上的纯花瓶,大家别选,为了进入大夏就出卖自己,哼,这种肮脏的事我先来!本人三年前毕业于津牛大学,曾是化妆品调配师,坚持健身,C杯,但会瑜伽,姿势多!请先选我!保证忠贞不二,做牛做马!以后我上班赚钱养家,负责家务,你只需要在家打游戏就行,打老婆也不是不可以!只要愿意,直接领证!”

林凡:“……”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明明自己是提醒大夏民众小心的!

结果大夏同胞们一听凛冬要来了,一个个别拦我的模样是什么鬼。

这不是度假,这明明是灾难降临啊!

还有欧方百姓,怎么还趁机征婚了?

“那个……”林凡托了托鼻梁上的墨镜,筹措了一下词汇,复杂道:“我能理解各位激动的心情,但还是提醒各位注意安全,在凛冬降临的时期尽量避免外出……”

弹幕:“不外出?不可能!在怒吼壁垒之后可看不到冰雪啊!”

“就是,我们不赶紧出去看看冰雪,这凛冬不白来了吗?”

“上京市,冰雪露营+冰钓,有组队的吗?”

“楼上的,我有帐篷!”

"楼上的,我有皮卡!"

“楼上的,我有瓦斯炉!”

“加我一个,我带二十斤肉!”

一时间,大夏百姓纷纷组队,去冰钓,去滑雪,准备感受凛冬……

欧方民众:“???”

“疯了!”

“这些大夏人绝对疯了。”

“冰河世纪,他们非但不躲在家里,反而还出去玩?”

“我们都做好躲在家里瑟瑟发抖的准备了!”

林凡眼见也拦不住,最终还是道:“行吧,希望各位玩得开心,但一定要注意安全,随身带卫星电话,有危险立刻报告官方。”

“祝大家,寒假愉快!”

林凡此时也转变心态了。

凛冬?

什么凛冬!

这是大夏全国放寒假!

直播结束。

这场直播在全球都引起了广泛关注。

所有人都知道。

一天之后,凛冬将至,全球冰封!

自此,整个蓝星将进入为期四个月的冰河世纪!

只刹那,整个大夏都热闹起来,都去抢购户外用品,什么滑雪板,什么瓦斯炉,什么烧烤木炭……大家都准备好好玩一场了。

更有网友开始拉帮结派,一副欢度寒假的模样。

有人拿着电话一脸激动:“老李,走,去河边冰钓打火锅啊!你带肉片,我开皮卡,老张再带着帐篷!”

“加班呢……”

“加个屁班,人家凛冬好不容易来一次,给咱来一次冰河世纪,咱们不出去玩玩,这不浪费了吗!”

旁边的老张也连忙帮腔:“就是,老李,大冬天的还加什么班,你们老板都出去玩了!哪个公司不放假啊?”

“咱南方多少年都不下一次雪,这次必须玩够了!我这儿还有几套滑雪板,咱去山上滑雪,滑累了就钓鱼,打火锅!”

“唉,行吧,加个屁班,出去玩咯!等我!”

学生们,大人们,都在这一刻都准备欢度寒假。

而欧方民众在听闻凛冬将至的消息后,心情却格外沮丧。

一处石头堆砌的低矮民房中,深秋空气寒冷。

“妈妈,妈妈,冬天真的要来了吗?”一个小女孩抱着身材有些干瘦的女人,眨巴着眼睛问道。

她金发碧眼,长得像是一个小瓷娃娃,只是本该圆润的瓷娃娃此时却同样有些瘦,白净的脸蛋少了一些血色,多了一些灰尘。

女人正在用木板封着狭小的窗户,整个房间都黑暗下去,只有小女孩的眼睛闪晶晶。

“嗯。”女人一边努力举着锤子敲钉子,抬头看了看北方苍穹之上的身影,干涩道:“冬天马上就要来了。”

“哇哦!”还不明白事情的小女孩格外开心,“冬天,冬天!我可以和哥哥们打雪仗了!”

她并不知道凛冬和冰河世纪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冬天可以打雪仗。

小时候,她最喜欢冬天了。

在那繁华的伦敦,在美丽的埃菲尔铁塔下和浪漫的街道上,冰雪落下,而她则穿着精致的羽绒服跟邻居哥哥们打着雪仗。

但自从一群叫做神明的家伙降临之后,似乎一切都变了,妈妈带着她离开了伦敦,再也没有美丽的铁塔和浪漫的街道,反而过上了耕种的生活。

妈妈的手指也变得粗糙,曾经凹凸的身姿也变得干瘦,化妆品修饰的白嫩脸蛋,都时刻沾染灰尘,皮肤也变得粗粝。

一些邻居的哥哥和弟弟更是消失不见了,妈妈说他们去了远处,回不来了。

她很怀念打雪仗的日子。

女人沉默许久:“这次和以前不一样,这次是很大的冬天……”

“哦?”小女孩眨巴眨巴眼,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指了指墙角那小小的石头垒砌的炉子:“不怕,我们有炉子!”

“是啊,我们有炉子。”女人笑了笑,但她知道,这种炉子,不足以扛过四个月,零下四十度的凛冬!

这小小的石头房子,也不足以扛过扑面而来的北风与冰雪!

忽然。

“妈妈,我好饿,我可以……吃个面包吗?”女儿的话语打破了她的思绪,小女孩捂着肚子抱怨道,一只小手已经伸向木筐。

但。

“啪!”

女人一手打在那只小手上。

“啊!”

小女孩捂着手叫了一声,本就没多少肉的小手瞬间红了起来,她可怜巴巴的看着女人,大眼睛眨巴眨,忍着泪珠道:“妈妈,里面,里面还有很多面包,我只要吃两片就行,我好饿……”

饿,是正常的。

失去了大片土地,如丧家之犬一般的他们,一直在长久的慢性饥饿中。

吃饱了的人或许感觉不出来,但慢性的饥饿,却足以让人发狂,那是无时无刻的空虚和沮丧,仿佛跗骨之蛆,让人心情低沉,变得暴躁,不愿多说多动,身体虚弱。

在这里,每个人都时刻承受着这种饥饿。他们每天才能吃二百克干硬的、混合着麦糠的面包,偶尔才能分到一杯牛奶。

已经很久没吃肉了。

看着女儿委屈的模样,瘦削的女人两眼微微发红,她何尝不希望让女儿吃饱?

但她还是狠狠咬了咬牙,“不行!”

“妈妈……”小女孩的泪珠终于忍不住,哗啦啦落下,“妈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要这样……我想回家……”

女人神色也落寞下去。

回家?

曾经的家,已经被掩埋在那上百米深的淤泥之下……如果那栋传承了几百年的老宅能从滔天海浪下存活下来的话。

看着哭泣的女孩,女人态度柔和了一些,弯腰摸了摸女儿曾经光鲜顺滑,此时却干枯毛躁的金发:“好了,宝贝,听话。”

"这些面包,我们要攒下来,准备度过寒冬呢。"

“宝贝也不想在冬天饿肚子吧?冬天可是种不了粮食的。”

“可是……”小女孩委屈道:“我,我记得,我们以前冬天也有饭吃,也有肉吃……农民伯伯们不是有大棚吗?”

女人一时间呆愣。

是啊。

冬天,本来是有大棚依旧可以生产的。

但如今的欧方,没有!

更何况,就算有,零下四十度的凛冬,连地面都是冰冷的,那得是何等大棚才能生产,他们可没有给土地通上地暖!

“宝贝,别想这些了,这样,今晚你可以吃掉我的面包哦,吃了你就不饿了!”女人笑道。

小女孩眨巴着眼看着妈妈:“可是妈妈不饿吗?”

“妈妈不饿,妈妈告诉过你,妈妈是最强壮的女人,妈妈是超人!”女人笑着擦了擦小女孩哭花的小花脸。

女人擦完,把小女孩抱在怀里,看了看那装着半满的干硬面包的木筐,眼中满是紧张和担忧。

这些面包,是她这些天劳作的收成。

一部分上交用于战士的口粮,一部分则留下自己吃。

自从得知之后是凛冬之神降临,她已经尽力节省了。就连每天按人头分发的三百克面包,留出一些给女儿吃的同时,都要单独留出一些晒得干硬,储存起来。

虽然难以下咽,但终究能果腹!

但满打满算,也才五十多斤。

如何度过四个月,零下五十天的凛冬?

她抱着女儿,看向东方,宛若饥渴的旅客看向天国的目光,那里有怒吼壁垒阻断严寒,那里有北境长城直面凛冬,那里有辐射全国的六百六十个巨大火炉!

那里有吃不完的食物,甚至还有脂肪含量丰富、吃一口就满嘴香味的雪兽肉!

那里,没有凛冬!

看着自家的小炉子,和大半筐干硬面包,她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对了,妈妈,爸爸怎么还不回家?”小女孩忽然道。

“哦,爸爸啊,爸爸还在出差。”女人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和悲伤,但还是笑道。

女儿转头看向挂在墙壁上的爸爸的照片,愤愤道:“坏爸爸,坏爸爸,让妈妈自己干活……哼!等他回来,再也不理他了!”

“不许这么说你爸爸,他……”女人叹息了一声,没在说话。

那个曾经支撑了家庭的男人,死在上一场战斗中。

小女孩看着照片,瘪了瘪嘴:“好吧,我不说他了……那,爸爸能在圣诞节前回来吗?还有一个月就圣诞节了!”

“应该可以吧。”女人苦涩一笑,摸了摸女儿的脑袋。

小女孩想起圣诞节,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那,我圣诞节想要一个大气球……不,不要大气球了,我要一个大肉丸!和爸爸妈妈一起吃!”

“圣诞老人肯定会给我的,对不对,我一直是个乖小孩的!”

女人复杂的笑了:“对对对,我家阿宝最乖了,圣诞老人一定会给你个大肉丸。”

“好了,女儿,你先在家把课堂作业写完,我出去看看。”女人说完,把女儿留在家里。

顺着泥土的路,她走到街道尽头的广场。

说是广场,其实也就是大一点的空地,甚至连石子和石板都没铺上,只有一个大屏幕挂在那里。

广场上此时有很多人聚集起来,他们同样都略显干瘦,脸上带着长期的营养不良的苍白,手里拎着镰刀锄头,显然是刚干完活回来,凑在一起议论纷纷。

“听说了吗,明天凛冬就降临了!”

“天啊,我们怎么办啊!”

“先别管那些了,地里的麦子还没收,我先赶紧去收了!能收多少收多少!”

“唉,一年前我还是一个时装设计师,年薪三十万镑,有跑车,有别墅,现在,竟然要考虑会不会饿死冻死……”

“妮蔻,我记得你家有多余的大衣和被子,这样,我用二十斤,不,二十黑面包加五斤土豆跟你换一件大衣一床被子行不行……我家里实在是没有御寒的衣服,就当做是救救我们全家!”

“汤姆斯,我现在没时间,我要去砍柴,我家里的柴火还没备好……这样,明天早上你到我家来拿,一定要早,别等到凛冬来了,你会冻死在路上!”

有人羡慕的看向东方:“唉,我们怎么就不在大夏呢,我看大夏的直播了,那边可是有长城,有熔炉,有壁垒!他们给村镇都接起了地暖!”

“吹牛的吧?”

“怎么就吹牛了?人家直播弹幕里,都是在讨论到哪里去玩!去滑雪,去打雪仗,去露营!哪跟咱们一样,还得考虑怎么挨过去?”

有人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什么?去露营去滑雪?他们非但不锁在家里,反而还跑到凛冬里去玩?疯了吗?”

“疯个屁,咱们要是有熔炉,有壁垒,有长城,有吃不完的肉和暖和的衣服,我特么也去滑雪去露营!”

“也是……唉,真羡慕啊,汤姆斯家的女儿嫁给一个大夏的工人,可算是一步登天,人家闺女直接拿到大夏国籍去跟着大夏男人吃香喝辣的了,还给汤姆斯老两口邮来三百斤雪兽肉!四个月,他们怎么吃的完啊!”

“不光雪兽肉,还有两套雪兽皮毛做的大衣,那皮毛又厚又密,看起来就暖和、”

“是啊,汤姆斯两口子都硬气了,好像自己都变成了大夏人,整天穿着大衣乱逛,前两天我碰见他们,张口就是‘我们大夏’,‘我们大夏’……数典忘祖!怎么就他们大夏了!他就是沾了有个大夏女婿的光!要不是有个大夏女婿,他两口子也就和我们一样!”

“真羡慕啊,我也想有个大夏女婿。”

“想得美,你以为呢,人家汤姆斯家的女儿当初也是桥剑大学的,而且长得还好看,这才被人家看上,你呢?你以为大夏人现在不挑啊?人家现在工人一个月都两万多块大夏币,那可是如今最值钱的货币,雪兽肉才十块钱一斤!”

“人家大夏人眼光高着呢,上次有个来旅游的单身的,就跟选美似得,好家伙,一群姑娘往上扑,往人家房间里钻!人家还看不上呢,你以为人家是来扶贫的啊?”

“说起来,我家女儿十八岁,不行,我得教她网恋,专门找大夏的网恋!第一天认识,第二天领证!别说大夏工人,只要是个大夏人就行了!听说他们那边还有,我也不用什么彩礼,能给我寄点几十斤雪兽肉就行!”

“要我说,别那么多要求,实在不行当个三也行……雪兽肉啊!我那天在汤姆斯家吃了一口,那是大夏特意培育的,真是一口下去流油,浑身都有劲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忍不住吞咽口水。

还有人在愤愤骂道:“该死,怎么我们就不在大夏?”

女人原本想再去砍点柴火,家里的柴火虽然准备了一些,但却不足以支撑四个月的凛冬。

顺路再找点干草,填到被子和衣服里,虽然干草的保暖效果一般,完全无法和棉花比,更没法和传说中雪兽皮毛制作的大衣比,但总归聊胜于无。

不过估计得走远一些,如今聚居点方圆二十里,几乎寸草不生,树木和干草都被砍光捡光了,连老鼠都搬迁了……老鼠看了都摇头。

她还准备一会去一趟父母家,看看要不要让父母搬过来一起住,虽然房子修的有些小,但四个人一起住,总能省点柴火。

但她还是有些担心,父母积攒的口粮并不多,要是一起住,她还得负担父母的口粮……五十斤面包干,都不一定能够她和女儿自己撑过去这四个月的凛冬!

不是不孝顺,也不是自私,只是在如今的欧方,在接下来的凛冬面前,必须精打细算!她可以饿死,但她的女儿不能饿死!

说句不好听的,也就是岳父岳母死在海兽之中,不然想想就让人绝望。

她忽然有些羡慕,要是自己有个大夏的老公……哪怕当牛做马也好啊!

或许可以教自己女儿,以后长大了找个大夏老公?这样自己以后也能跟着沾光?不,这似乎有些不道德,像极了拜金女……但都要饿死冻死了,火烧眉毛了,谁还管这个啊!

不过似乎也很难找到大夏老公啊,现在大夏人可挑了……

但就在她准备离开去弄点柴火的时候,有人惊慌失措的跑进人群,整个人群随即陷入慌乱!

“克鲁斯一家被杀了!”

“他家的面包和厚衣服,都被拿走了!警方现在在调查呢!”

“什么?”一时间,人群慌乱。

“克鲁斯前天还炫耀他攒了一百斤的面包干,怎么就……”

“要不说嘛,就是炫耀惹出来的!现在谁家不缺粮食,就算有二百斤面包干,也够呛能度过凛冬啊!那玩意不顶饿啊!”

"该死,我得赶紧回家!我家里只有孩子!"

混乱的人群中,女人也转头往家里跑去,再也不记得自己要去砍柴了。

面对凛冬,尚未做足准备的欧方,已经隐隐陷入混乱!

而反观大夏,也很混乱。

林凡坐在军用吉普车上,正准备去养殖场和正在考察养殖情况的商伟天聊一下,只见道路两旁各种贩卖帐篷和瓦斯炉,烧烤架,火锅炉的户外用品商店,以及卖火锅底料和烧烤料的调料店,人头攒动,疯狂抢购!

喇叭里还播放着诱人的广告词:“特大好消息,特大好消息,凛冬将至,全场五折!”

“您想在冰天雪地中喝一杯冰啤酒吗,您想在冰封的山林中和家人来一场烧烤,吃一口滋滋冒油的烤肉吗!”

“您想在冰封的河边和朋友打个火锅,在雪花中涮肉吗?”

“您想在北境长城的滑雪场滑雪吗?您想在冰雪中起舞吗?”

“来吧,朋友!凛冬就来这么一次,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不赶紧玩,凛冬不白来了吗!”

甚至连雪糕店都一片火热,毕竟在冬天的暖气屋里看着雪景吃雪糕,这也是一大享受。

林凡错愕的看到了熟人,只见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包工头老王站在一家户外用品店外一边收钱,一边卖力吆喝!

“停一下。”

“吱嘎~”

吉普车瞬间停下!

“老王?”林凡快步走去。

只刹那,老王兴奋起来,拨开人群,大声道:“总指挥,总指挥您怎么来了,您也不提前说一声。”

他说的格外大声,似乎在对客人们炫耀——自己可是认识总指挥的!

客人们也目光火热的看着林凡,连带着对老王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林凡托了托墨镜,笑了笑:“偶然路过,我正要去看看商伟天,问问大夏最近的准备和经济情况如何。”

“啊,您别说,您戴着墨镜还挺帅的。”老王好奇的看着林凡的墨镜。

林凡笑了笑,没有解释自己为何戴墨镜,只是诧异道:“你又开店了?”

“是啊,这不是项目暂时完成了吗,我们这些工人都有钱了,我和手下兄弟一商量,大家凑钱开了个店。”

“本来就试试水,没想到太赚钱了……现在我手底下有三个户外用品店,两个火锅店,一个烧烤店……乖乖,这辈子没想到我还能过把老板瘾!”

“这凛冬真是没白来啊,回头您帮我谢谢凛冬之神啊!”

林凡对老王不得不心生赞叹,不得不说,老王这种踏实肯干的人,在如今的大夏并不是少数!

他们身上,是大夏百姓的缩影。

在这神明降临的时代,他们过得越来越好!只要踏实肯干,就能过上以前没有的生活!

这也象征了大夏蒸蒸日上的国运!

“行,回头我帮你谢谢凛冬之神。”林凡心说估计凛冬之神都没想到,自己入侵一番,大夏人还谢谢自己……

林凡也注意到了,旁边的粮食店和羽绒服店似乎并没多少人,更谈不上抢购。

实在是大夏之前准备的太好了,家家有余粮,雪兽皮毛特制的羽绒服,暖宝宝,小太阳,电暖气,辣椒等御寒物品也早就大批量生产。

根本不需要抢购,想要多少有多少,每家每户早就囤了一大批。

与此同时。

位面壁外。

盘膝闭目才两分钟的冬怒忽然睁开双眼,笑了起来。

“不抓紧恢复,你笑什么?”喀俄涅一愣。

“没事,想到了开心的事情。”冬怒看着位面壁,笑道:“他们现在应该看到我们模糊的身影了。”

“面对我们,面对将至的凛冬,他们肯定惊呼,恐惧,绝望。”

“他们在哭嚎,他们在尖叫,他们逃窜,他们躲藏,却根本无处可逃,无处藏身。”

“这些低等生命会像老鼠一样想钻入地下,试图躲避凛冬……。”

“这种事情,想起来就很有趣。”

他的声音格外兴奋,因为这些他同样经历过,目睹过,他的世界,他的同族,就是这么面对凛冬的!

作为被征服过的、经历过寒冷与绝望、又目睹了神明的强大的神奴,他最喜欢看到别的位面覆灭,最喜欢看到那些低等生命经历他曾经经历的一切!

“面对即将降临的我们,面对将至的凛冬……”他目光仿佛穿透了位面壁,看到了那些恐惧惊恐的低等生命,脸上泛起神明的高贵笑容,傲然嘲笑道:“汗流浃背了吧,老弟。”

……

节奏是有点慢,但灾难降临,凛冬到来,总不能第一章就来,上来就开打,第三章打完了,凛冬结束了。

凛冬降临,全球冰封,不管怎么说都是灾难,写灾难不能光写战斗,还要写灾难到来前,面对灾难的准备和反应,以及灾难到来后怎么面对灾难,灾难造成的损失,如何度过灾难,战胜灾难,人们是痛苦哭泣还是欢声大笑。

大夏的反应,欧方的反应,自由国的反应,各地民众不同的经历和遭遇,痛苦和悲伤,这都是要写的。这才是一场完整的灾难,而不是夸夸夸打完了,凛冬结束了,所有人哈哈一笑,噼啪庆祝,就这么过去了,一切恢复原状。

说起来,如果真的就上来就打,打完收工,所有人哈哈一笑噼啪庆祝,这样其实更好写,不费脑子,打就完了,噼啪庆祝就完了,主角就当救世主就行了,百姓就欢呼就完事了。

但我一直觉得,这本书的主角也不是林凡,而是大夏,是无数个普通人。所以大家别着急,咱慢慢来,求求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光阴之外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不科学御兽 半仙 神秘复苏 择日飞升 明克街13号 唐人的餐桌 7号基地 赤心巡天
相关推荐:大魏芳华我的女友真是大明星开局被迫加入了金刚寺武侠遗憾大弥补四合院之幕后boss斩神灭仙传斩天神皇绝地科学家[综英美]绿茵毁灭者[综]BUG相对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