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再现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许洛手指不慌不忙点在秦时月眉心,然后才缓缓扭头。

还不等黑影反应过来,米粒大小的通幽符文已经落在它身上,顿时黑影通体剧颤,轰然就炸成无数黑雾四处溅射。

想跑!

许洛早有预料般身形消失在原地,噼里啪啦声响直接连成一道巨大声浪,围绕着整艘画舫响彻虚空。

阴影如同瞬间移动般,在诸般事物映射出的影子中来回变幻,可无论它出现在哪里,许洛身形马上就如同附骨之蛆般紧跟而现。

阴影光板似面孔上直接变得有些扭曲,身形再次出现在河面上,见到许洛身形也紧随其后,阴影似乎歪了歪头。

明明它看不出任何表情,可许洛却下意识知道它在疯狂的嘲笑。

还没等许身形彻底凝实,一道接一道的密密麻麻阴影凭空从河面升起,将许洛团团包围在中间。

许洛下意识抬头看了眼,上方红月被玄冥长河遮挡,按说现在这里应该没有影子才对,那这些鬼东西从哪里出来的?

刺耳的哧哧尖啸响起,众多阴影已经如同潮水般涌过来。

许洛伸指一弹,厄字灯自发悬浮半空照耀出道道腥红烛焰,精准无比一一落在阴影之上。

曾、曾,一朵接一朵的烛焰爆开,暂时将前赴后继涌来的阴影,点成一个个大号火把。

许洛看都没看这些小东西,眼神死死盯着同样不动的人形阴影之上。

一人一诡视线交错,空气竟发出锵锵金铁交击脆声,人形阴影勐得炸成无数黑雾,许洛也觉得双眼传来一阵刺痛,视线都变得有些模湖起来。

咝,宛如毒蛇吐信般的尖锐嘶鸣,在许洛耳旁响起,他身形如同弹黄般急速朝前一蹿,还不忘将手中黑白长刀直接就甩出去。

无常刀刀身像是已经被黑暗吞噬融合,只剩下一条细若发丝森白寒光,直刺许洛刚刚所站之处。

人形阴影刚刚露出形迹,就被森寒刀芒自脖颈处一掠而过,阴影浑身轻颤,那个勉强能被称作头颅的玩意儿,直接摔落在水面上。

这时许洛身形陡然出现在丈许之外,面色冷峻看过来。

厄字灯任劳任怨的盘旋在许洛身周,将所有扑过来的黑影尽数烧作灰尽。

无常刀性子跳脱,直接化成细如发丝流光时隐时没,连漆黑河水都被割裂出一道道久久不能合拢的缝隙。

它明明没有现身,带给人形阴影的压力却绝不会比厄字灯小半分。

每每刀光绽现,人形阴影那颗重新长出来的头颅,就会不自觉得扭头看过去。

不知为何,这次的诡物比起上回在百花楼明显要难缠许多,再加上有秦时月在场,许多手段许洛都不方便使出,这局面竟有些僵持起来。

就在这时画舫上方响起一声气急败坏怒吼,秦时月满脸阴沉出现在许洛身边。

“白大哥,大恩不言谢,你又救了我一次!”

许洛一挥手便将钻过厄字灯焰网的漏网黑影拍散,刚刚想要拍在秦时月肩膀上,可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很是讲究的将手掌在衣裳处擦了擦这才拍上去。

“客套话以后有的是时间说,接下来你就只管守在旁边,尽量别让这头诡物暗中逃窜就成。”

这个时候,许洛可不会跟他客气,不然就是害人害己,他可不想再去当保姆救人!

秦时月老脸一红,也没有矫情直接就点头离开,许洛这时候已经顾不得其他,因为他视线中那人形阴影又已经失去踪迹,就连通幽术暂时都没能找出来。

许洛眉角紧锁伸手轻召,森白流光化作狭长刀身出现在掌心。

感受着那熟悉至极的冰冷触觉,许洛心神下意识一清,手掌轻抚狭长刀身露出好久没有过的狰狞笑容。

诡族?你喜欢玩躲猫猫是吧?给老子滚出来!

黑白色流光从许洛手中如同萤火虫般点点溅射,将被玄冥长河遮掩的漆黑空间映照得朦朦胧胧。

无数纤细如发的凌厉刀气,如同细密雨丝般充斥每个角落,河水如同煮沸般炸开连串尖啸。

巨大画舫通体剧颤,发出一声痛苦呻吟般的闷响,然后就这么如堆砌在沙滩上的城堡般,悄无声息直接崩塌。

丝丝黑雾还没来得及四处溅射,就被森冷刀芒精准无比一一斩碎。

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顿时如同活了过来般,那黑暗中好像同时有无数双眼睛睁开,特别是刚刚画舫碎裂成齑粉的那一处。

煮沸的水面发出一声沉闷巨响,凭空显露出两只清晰无比的人形脚印。

许洛把玩着重新回到手中的无常刀,眼中腥红光芒大作随后就露出惊奇神色。

在通幽术加持下,那空荡荡水面上正有个似曾相识的凶悍年轻人,冲着许洛嘴角微微咧开。

他好像是在笑,又好像在说些什么,露出那一嘴锯齿似尖牙丑陋无比。

许洛眉角紧缩,这样都不死?这些所谓的诡族到底是怎么样一种存在?

好似察觉到许洛略有些焦灼心态,上方笼罩整个河面的玄冥长河又开始泛起波滔,好像迫不及待要冲下来一般。

咦?许洛心神一动,玄冥长河这是在提醒着什么?

可这时要是撤开玄冥长河,那有上方红月阴煞支持,这诡物不是更加难缠?

就在许洛犹豫不决之时,那年轻人已经诡异消失在他视线中。

许洛想都不想黑白光芒就从手中炸开,无穷刀气在空中汇聚成一条狰狞长龙,阵阵刀吟咆孝如雷。

许洛擒住刀气长龙尾部,狠狠朝四周一抽。

哧哧裂帛声响起,以他身体为圆心,空间直接裂出一道光滑如镜的狭长裂缝。

“嘶、吼……”

凄厉嘶鸣声响彻河面,人形阴影如同鬼魅般出现在许洛左侧,可此刻他的虚幻体形已经被拦腰斩断。

许洛这突如其来的一刀,看来给他造成的伤害当真不小!

人形阴影两截身体不停蠕动着,好像还想要粘连在一起,无数黑白毫芒又再次如雨点般覆盖在人形阴影。

可让人惊骇的一幕出现了,那些黑雾轻而易举的就被刀气切割,可却如同打不死的小强般,始终盘旋在一团。

想到刚刚玄冥长河的异动,许洛陡然福至心灵朝着上方玄冥长河一抓。

漆黑天幕发出淅沥水声瞬间消失,露出上方腥红圆月,可就在这时,那些盘旋不定的黑雾如同炸电般齐齐散逸。

许洛浑身上下瞬间生起刺骨寒意,下一刻黑雾便带着令人作呕的尖锐啸声,自他身上一掠而过。

无数血花飞溅射,许洛却是视若未睹,只是将突然出现在手中的漆黑长鞭狠狠抽下。

轰隆,浩浩荡荡长河勐得一沉,直接被无形气机挤压出一道巨大凹坑。

河水狠狠拍打岸边,然后又被巨力压挤得凌空升腾,乍一看,就像是长河两岸凭空生成两道透明城墙般。

那些来去无踪的黑雾密密麻麻显露出空中,漆黑长鞭如同龙蛇盘旋生出巨大漩涡,将无数黑雾全部吞了进去。

察觉到灵识中那股阴森气息迅速消散,许洛心里松了口气

这鬼玩意儿未免也太过难缠,难道有所谓的诡族名头加成,这诡仙域的诡物都是这种凶悍货色?

这想法也未免太过匪夷所思,连自己都打得如此艰难,那其他的驱邪人还怎么活?

可他不知道的是,一直在上方维持着金丝渔网的秦时月,看着这一幕幕超出自己认识的凌厉手段,脸上骇然神色早已是掩盖不住。

不光是诡物凶悍出乎他预料,许洛那诡异无比的诸般神通,还有那迥然不同的战斗方式,都在他心中掀起滔天大。

听闻自家这便宜大哥凝煞才不到一年,难道真得是这些年的养尊处优,将自己这些老家伙心气都磨没了。

怎么看,哪怕换成自己亲自上场,都好像连人家一击都接不下来的样子!

许洛任由玄冥长河吞噬黑雾,目光却紧紧盯着,人形阴影刚刚被斩成两截的地方。

那里正有个朦胧人形正在迅速消散,那似曾相识的怨毒目光,却是让许洛记忆犹新,还真是那个年轻人!

看来他也就是所谓的诡族中人,两次交手许洛都是笑到最后,可他自己却总有种全力出击却砸在空处的错觉。

唯一能确定的是这年轻人还没有死,当然也更加怨恨许洛。

这回年轻人直到消失也并没有再笑,反而看向许洛的目光变得无比慎重,这是一种对真正大敌的尊重。

若是一个人能将自己杀死两回,你还看不起他,那你自己又算什么东西?

许洛心绪起伏不定,可面上神情却是风轻云澹,就好像刚刚不是大战一场,而是抬脚顺便踩死只蚂蚁般。

可其中甘苦,只有自知!

河水早已重新灌回河道,可还在余力作用下不停激撞出层层浪花,在红月映照下竟有几分波澜壮阔气势。

见许洛久久凝立不动,秦时月又仔细搜寻四周几遍,没有发现丝毫阴煞气息,这才小心翼翼凑上来。

“白大哥,那诡物可是已经伏诛?”

许洛好像被他的话惊醒一般,脸上下意识露出温和笑意。

“没错,这头诡物已经彻底魂飞魄散,你可以直接去驱邪司回禀,我身体消耗颇大不适合在此多留,这里的手尾就交由秦兄弟处理了。”

秦时月脸上一急,下意识就劝阻出声。

“白大哥这说得什么话,这场烂战从头至尾老秦就是没出过几分力,怎能由我去领取功绩?

大哥若是今日身体不便,不如留待日后再去也是是一样……”

许洛没等他说完,就已经摆手打断了他。

“秦兄弟不用再说,我的报酬已经收取,这本就是你该得的。

若是你心里真过意不去,日后碰到我家那两个不争气的,你就多加照顾一二。”

《最初进化》

秦时月虽然与许洛打交道并不多,可莫名其妙却对他畏惧至极。

许洛一做出决定,他竟然是下意识就唯唯诺诺就应下,等他反应过来,眼前哪还有许洛的身形。

许洛回到驱邪司时天光已经微亮,他稍微休息下后就去找到钱若海,一口气这段时积存的功绩、俸禄全部兑成灵露。

这个时候许洛已经下定决心,便窝在驱邪司驻地抓紧每一息时间修行功课,这头诡族突然出现在玄龟城,让他已经有了种急迫感。

时间如水悄然流逝,很快就是将近半年时间,寒冬不知不觉统治了整个碎空海,近岸的海面不时就会出现在轻敲即碎的薄冰。

凌云峰山巅处的皑皑白雪,肉眼可见的朝着下方蔓延,气候愈发寒冷,玄龟城却一反往常的变得喧闹无比。

随着乞活盟大开山门日子逐渐接近,顿时玄龟城各处乱象频发,就好像一夜之间符文大阵就失效了般。

无数各式各样的诡物纷纷粉墨登场,三十六大坊几乎没有一处能逃掉的。

一到夜间,整座玄龟城不时就会响起凄厉惨嚎,天空上驱邪人亮起的遁光更是毫不掩饰穿梭纵横。

有心人却古怪发现,在各处纷乱喧嚣中,唯有曾经发生过诡物作祟的天魁,天英两坊却是平静如水。

就好像这相邻两坊,有人凭空划出条无形分隔线般,没有任何诡物敢越雷池一步。

让所有人都松口气的是,这些诡物闹出来动静极大,大多是深夜时分,选择那些人流众多、消息传递快的酒楼、食肆之类地方。

可其实真算起来,这么大动静死伤的人却是极少,除了那些知道内情的人,所有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是不管是凌云峰,还是下院却依旧如旧,没有丝毫出来结束事端的样子。

时势造英雄,乱象初显,自然就有英雄出现,果然玄龟城又有不少天骄崭露头角。

比如步家的步行空,雨家的妙笔生花双姝,甚至连平日不起眼的狩猎人群体都冒出了几个出挑人物,尤以大日宝船为伴生物的傅如意最为声势显赫。

许洛这些日子一直没理会外间的纷纷扰扰,除了得闲时会找麻杆两人喝些小酒,便就只有齐泰山会不时找过来,和他沟涌下最新局势消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护花高手在都市- 美人图 最初的寻道者 修罗天帝 茅山捉鬼人
相关推荐:诸天之配角凶猛法医的时间旅行日志士兵突击之谁与争锋武道之读书人模拟人生:我的亿次修仙之旅来自深渊的暴食兔斩仙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镜观其变武霸独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