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弃子的悲哀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严惩!此事必须严惩!简直无法无天!”

“这不是匪徒的行径吗,竟然带人就抢了宝源局,这把朝廷置于何地?!”

“所以说没有携带兵器,可他们就是朝廷的兵马!竟然听从一位侯爵的命令抢夺宝源局,这不是乱命吗?!”

fqxsw.org

文华殿里,六部朝臣与通政司、大理寺、督察院的官员正在激烈痛斥。

今日本来是要举行小朝会的,可是朱允熥找了个借口推脱没有来,根本就没有露面。

这个时候来干什么?

听文臣们在一块儿吵架吗?

听他们是如何指责武将的吗?

就算是听了,自己该如何决断?是站在文官这边还是站在武将那里?

处事公允更加不妥,难道自己还能追回银币,还能将王弼和曹震大加处罚削去他们的侯爵不成?

既然怎么做都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那就索性不露面了,让下面的去争吵吧。

督察院御史景清道:“现在我等必须搞清楚一件事,那就是王弼和曹震到底有没有工部和户部的文书,这是个关键,绝不能马虎!”

“他要是有文书,还用得着咱们在这里说道吗?”户部侍郎傅友文道:“户部从来都没有下过这等文书!”

“工部也没有!”

秦逵道:“工部的大印一直在我那里放着,他们怎么可能会有文书!这分明就是强盗!还有什么可讨论的!”

宝源局是工部的下属单位,下面出了事,他这个做尚书的自然面子上不好过。

一个工部的衙门,竟然被武将带人抢劫一空,这不是打脸吗!

要是私下里做的不被人知道也就罢了,可现在这件事闹得文武皆知,想盖都盖不住,想要遮掩都遮掩不了!

这脸打的真是啪啪作响啊!

所以尽管秦逵平常做人比较厚道,也算是个老实人,可老实人也有三分火气啊!

你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配上坤哥表情包)

郁新道:“诸位,王弼曹震二人携带着银币昨夜去往京营,将银币散发给京营的士卒让他们兑换,

今天一大早他们就把收上来的票据拿到户部核对,已经交上来了一大部分,剩下的说等银币全部完兑换完之后再交付……而且……”

郁新看了看众人,道:“从目前来看,王弼曹震并没有给自己兑换,恐怕也不会中饱私囊……”

众人把目光投向了杨靖,因为要给二人定罪,还要看他的意思。

刑部尚书杨靖迎着众人道:“这件事已经很清楚了,定远侯王弼景川侯曹震,没有朝廷命令,就擅自带人抢夺宝源局银币,

虽然暂时没有贪赃枉法,也没有收受贿赂,可是行为不端,罔顾朝廷政令的罪名还是有的……”

“既然有罪名,那咱们就上奏弹劾,这次绝对不能轻饶!”

“不错!武将行事向来不守规矩,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善罢甘休,我等这就上奏弹劾,削去他们的侯爵!”

“还要上奏陛下,请陛下下旨截住还会被他们兑换的银币,并且追缴其他的,一定要让银币原封不动的重回宝源局!”

几位官员兴许是觉得他们这次占了理,抓住了王弼曹震的把柄,所以都比较兴奋,不住的讨论如何处置善后。

可是当一位官员兴高采烈的说出了最后的话,整个文华殿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呃……怎么了?”

看到众人的目光都瞧向自己,这位官员感到浑身不自在,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哪里有不妥之处。

通政司的通政蹇义上前两步,道:“各位同僚,今天早晨在下刚到通政司就接到内官的传令,陛下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因为二人在宝源局只取银币的时候不合规矩,

下令将定远侯王弼与景川侯曹震二人罚奉半年,令他们好生反省,陛下的旨意已经下了,这会儿说不定都已经送到了……”

“嗯……”

不合规矩?

仅仅是个不合规矩吗?

这明明是抢夺好不好!

朝臣们都皱着眉头,对这样的判罚肯定心中不满,毕竟罚俸半年就将此事揭过去,那也未免太轻了!

可陛下的旨意已经下了,那就说明此事已经定了性,责罚也有了,总不能再追加吧?

这把陛下的威严置于何地?

铁铉抬眼看了看众人,道:“刚才有人说要追回已经被士卒们兑换的银币,这件事嘛……本官是没有意见的,不过就算要追回,有岂能上奏陛下请陛下下旨?

为人臣者,当时君主之忧!”

齐泰眉头紧皱道:“既然已经被兑换了,现在岂能再收缴!更何况事情陛下下旨!

如果哪位同僚觉得应该怎么做,尽可以上奏,然后以本部名义参与此事!请恕吏部不能苟同!”

追缴银币?

简直笑话!

这些银币已经被发放到士卒们手中了,你这个时候再从他们手上收上来,这不是明摆着找事吗!

谁要是敢去收银币,就是在羞辱士卒,就是在挑衅!

那些大头兵的怨气无处消散,都敢动刀子杀人!

到时候京营那么多士卒群起而攻之,死了也是白死!难道朝廷还能把士卒杀了?

还想着请陛下下旨?

这不是把朱允熥架在火上烤吗!

谁在这个时候激烈反对,谁在这个时候下达手脚银币的命令,谁就是士卒的敌人!

军心还要不要了!

须知布衣之怒,流血五步,天下缟素!

陛下又不是糊涂了,怎么可能会下这样愚蠢的旨意!而且为什么对王弼和曹振的处罚这样轻?

那也是事情已经做了,将士们已经得到了好处,这个时候皇帝要是扮做白脸重重的责罚他们,那将士们会怎么想?

他们就会觉得陛下是被逼无奈!此时朱允熥该怎么施恩?不惹出怨气就不错了!

所以无论如何王弼曹震都不会有事,罚俸的责罚……说不定就是为了赌他们文官的嘴……

还收缴银币,这样没脑子的话怎么说得出口!

兵部尚书茹瑺道,“既然陛下已经下旨责罚了他们,那咱们就不要多生事端了,将士们护卫京畿安定地方,也是有功劳的……就当这是朝廷的恩赏吧……”

众人默默的都没有说话,事已至此,多说何益?

所以文华殿一方才激烈的谴责之声,在几息之间就变得鸦雀无声。

众人有讨论了两三件事,可都兴致厌厌,没什么兴趣,所以过了不大一会儿就结束了议事,各自回去了。

现在众人都明白,这件事已经到此为止,不可再深究了。

但是心里终究不痛快!

不管怎么说,武将都占了上风!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文官做事讲究规矩,谁知道对方怎么这么……不讲武德,去骗、去偷袭……

“陛下,文华殿议事结束了……”

坤宁宫里,朱允熥正在把烧饼掰成小碎块喂池塘里面的金鱼,王忠前来禀报。

“嗯,他们都说什么了?”

王忠就把群臣在文华殿当中的议论诉说了一遍,也把有人提议要严惩王弼曹震,追缴银币的事说了。

“陛下,不过这样的提议并没有得到朝臣们的响应,并无人理会,反而这件事也就此作罢了……

不过奴婢瞧着,文官们一个个还皱着眉头,似乎不太高兴…………

朱允熥头也不回,继续喂金鱼道:“他们要是高兴那才奇怪了!算了,不高兴就不高兴吧,岂能事事都如人意,朕又不是银币,做不到啊……”

往池塘里又抛下几块碎渣,引来金鱼争抢,当真是好不热闹。

“呃,陛下,锦衣卫指挥使蒋瓛还跪在宫门外……”

“让他起来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是,奴婢遵命……”

对于蒋瓛来说,真可谓连死的心都有了!

事情办砸了,自己总要做出姿态,否则就太不懂事了,所以他查清楚事情原委之后,一面命令下面的锦衣卫死死盯着这件事,而自己就赶紧前来请罪。

听到王忠所传陛下的话,蒋瓛心里的忐忑才安定下来,表达了谢意之后一阵清风吹来,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这才发觉里面的衣裳早就被冷汗浸湿了……

在定远侯府和景川侯府,王弼和曹震在分接到惩处自己的旨意之后,心里悬着的石头也落了地。

虽然他猜想这次应该不会有大事,可事没有结果,心里就难免会不安。

听到罚俸半年,王弼也是好一阵肉疼,不过他也知道这样的责罚算是轻的了,所以感恩戴德的谢恩领旨。

并且命人关门谢客,准备好好在家“面壁思过、好好反省”……

京营以及一些卫所的士卒在兑换了银币之后,立即借着各种渠道把银币送回家中,补贴家用,

这是大明的第一批银币,所以当他们的家人在使用银币购买东西的时候,立刻引起的追捧,甚至不惜多付铜钱和物品,也想要得到一枚。

所以这也就导致银币的价值也节节攀升,有人甚至出三倍的价格就为了换取一枚。

作为普通士卒,朝廷所编的军户,他们几乎都是贫寒之家,这些银币不会改变他们的生活,但起码会有所助益。

朱允熥对这种状况非常满意。

因为穷苦人家的存银本就不多,所换取的银币也有限,基本没有力量购买大宗货物,

所以他们使用银币一般都是购买生活所需,或是米面油菜,或是布匹针线。

如果反过来,如果让士绅换取了大量银币,这些银币集中在他们手里握着,他们会干什么?

首先就是购买田亩,进行土地兼并,然后就大笔贸易,囤积居奇,哄抬物价!他们不在像这些东西

二者一对比,就知道该怎么做才是对的了。

所以朱允熥对王弼曹震的所作所为很是满意,只是很可惜,这事只能干一次……

在一座宅院里面,小花园里假山奇石,奇花异草,珍稀花木应有尽有。

从这这座宅院的装饰来看,虽然不是富丽堂皇,也不显得奢华,可是明眼人都清楚,此处修建的费用绝对不少……

此时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坐在椅子上,身旁站着几个豆蔻年华的小侍女,

这些侍女悄无声息地忙碌着,有的点上檀香,有的在给他捶腿揉肩,放松身体,

也有的小侍女点上银屑炭,将一个古色古香的茶壶放在上面烧水,另有侍女轻手轻脚的摆上一套精美茶具,

这位老人家双眼微闭,享受着侍女的服侍,显然非常惬意。

“老爷,三少爷过来了,您要不要见一见?”管家蹑手蹑脚的来到他身旁,轻声询问道。

老人摆了摆手,管家领会他的意思,招呼这些侍女便退下去。

“父亲,我回来了,父亲这段时间可还安康?”

来人正是和王义进行交易的那位公子,他告诉王义他叫做高原。

“嗯,还好……”

老人家睁开了眼睛,指了指身前的凳子示意他坐下。

“多谢父亲。”

高原客气的谢过,便小心翼翼的坐到凳子上,把烧好的茶水倒进茶杯里面递给自己的父亲,“父亲请用。”

老人接过来喝了一口,表情非常淡然,也没有在开口说话。

高原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道:“父亲,上次孩儿购买的那批货物现在还存在宁波府,您看是不是出手了,钱都压在货上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先等一等吧,不用着急,等的时间越久越能看出来有没有问题,你说呢?”

高原心中虽然不认同,可也不敢表现出来,赶紧陪着笑道:“父亲说的是,等一等确实稳妥,是孩儿着急了,多谢父亲教诲!”

老人点了点头,风轻云淡的说道:“你要记住,做生意赚取一时的钱财并不是长久之计,安稳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家能够有今天,就是求一个安稳,你明白吗?”

“孩子受教,多谢父亲,以后孩儿形事定当安稳!”

“你明白什么叫做安稳吗?”老人盯着他,似乎只要看透他内心的想法。

高原从惨淡的脸上强行挤出笑容,附和着自己的父亲,“孩儿明白,大哥无论在哪些方面都比孩儿优秀的多,一直都跟在父亲身边,受父亲的言传身教,以后孩儿会向兄长学习的……”

老人摇了摇头,“这批货物你就不要管了,你大哥是会料理的。”

“父亲,我……”

高原积极的想要为自己争取什么,可看到父亲那清冷的眼神,话到嘴边又不由得止住了。

老人说完,这杯茶也喝完了,高原伸手去接,可是老人却把手里茶杯放到一旁的茶几上了……

“以后家里的事你就别操心了,你大哥不是给了你三间铺子,一家米行吗?往后就好好打理自己的生意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最初的寻道者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美人图 修罗天帝 护花高手在都市-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茅山捉鬼人
相关推荐:四合院之雨柱的重生我比崇祯大一岁金牌女法医我的神功无限复制大航海时代:我有一艘幽灵船斗罗之绝世冰神中二病该怎么拯救世界中二病真的不想谈恋爱从西游改革诸天这个治愈游戏不对劲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