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马锡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在塔罗会上,克来恩提出公务员制度之时,就意识到这会让官僚主义这个不死的恶魔诞生,但对于那时候的他来说又不会产生什么影响,反而能证明“愚者”的伟大与智慧。

而这种制度对于贵族来说,就相当于科举之于门阀,但与大吃货帝国不同的是,考核通过的政府雇员担任的职位并不怎么重要,更多的是成为官吏中“吏”,成为所谓的事务官。

不过腐国的事务官与大吃货帝国的胥吏不同,后者只需要带个还不错的刑名师爷,有一定脑子都能解决。但事务官既存在内阁,也存在地方,除了做决定的那几个人外,其余执行具体事务的都是他们。

尽管这不是直接在挖贵族的根基(议员和党派),可也触动了贵族的既得利益,毕竟,没有人会愿意将自己的盘中的蛋糕分享给别人。但谁让当时因为战败受到的影响实在太大,是上一任国王“强势者”威廉六世让鲁恩拜托陈旧束缚,再次走到诸国顶端后第一场失败。

加上大选在即,为了能动用更多的力量,保守党内阁也就同意了相关改革。

而第一批的政府雇员正在进行最后一轮的面试,所以哪怕是在座的几位大贵族也不会意识到官僚主义的可怕,毕竟这些事务官们还需要一定时间的进化才能变成汉弗来爵士,让鲁恩政坛增加一股势力。

内阁、影子内阁、官僚集团……

听着罗尔斯的“预言”,看着眼前的成摞的公文,作为首相的阿古希德眼神变得锐利起来,手中的钢笔也停了下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在场的大贵族们都是各自家族最为出色的人才之一,与那些混吃等死、骄奢淫逸的家伙有着本质区别,哪怕罗尔斯描述的场景并未上演,但也能意识到这种情况出现后的可怕。

良久的沉默之后,包括希伯特在内,众人都默契地忽略这个话题。

政府雇员考试是他们同意推行的事情,现在只完成一半,如果现在跳出来反对一定会引起更大的麻烦,更何况罗尔斯口中的可怕场景未必会上演。即使有那么一丝丝几率,那在事情没有发展到最恶劣的情况下,也可以制止。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陛下在查理王子的事情已经有了退让的意思,但就像罗塞尔大帝所说的,现在还缺少最后一根稻草。”

阿古希德将钢笔插进笔帽,面色平静,仿佛并没有受到之前的影响。

乔治三世在等一个台阶……罗尔斯挑了挑眉,更准确地说再等一个可以让他能让查理认罪伏法且不被怀疑的借口。

“首相先生的意思是,要让查理……”

霍尔伯爵端着咖啡杯,刚要喝上一口缓解一下,听到阿古希德的话后立刻放下了杯子,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

他们这个联盟集团建立的目的是为了让国王和王室的权力不过界,而不是真的治罪查理。埃德萨克刚自杀,现在他们再逼死乔治三世一个儿子,虽然从法律上来说没有问题,可从其他方面考虑问题可就多了去了。

毕竟结盟是临时的,无论是保守党还是新党都没有能力单独应对王室的报复。

比霍尔伯爵更焦急的是利维特伯爵,他因为发际线后退严重,所以能很清楚看见他碰撞的抬头纹:

“这和我最初商谈的也不一样。”

利维特家族是这个临时联盟损失最大的一员,也是最容易招来国王敌视的。一旦查理真的死了,那奥斯顿也逃不掉,利维特家族想要翻身就变得更困难了。

沃尔夫伯爵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狐疑道:

“这不会是陛下的意思吧?”

“……可能是我猜错了……”

阿古希德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

尽管这个联盟对于乔治三世来说心知肚明,但对外联系还是由他这位首相出面,既能代表联盟,也有资格过问这件事。

不是你猜错了,对于乔治三世来说查理死的越快越好……罗尔斯抿了一口红茶,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作为生活在贝克兰德大律师,他很清楚,在鲁恩,特别是上层社会,一旦犯罪,是很少进行严刑拷打的。一方面这和法律制度相违背,另一方面也是基于身份体面的考量。

贵族犯罪,要是受到处罚的方式和普通人没区别,那贵族的身份要来做什么?

所以,无论是奥斯顿·利维特还是查理王子,他们所面对的就是质询,不会遭到刑讯逼供,更不会有非凡者参与进来。

如果不是奥斯顿“主动”上交了证据,他坚持认定自己无罪的话,那最终的结果还是很难确定的。即使能找到别的人证、物证,也有迂回余地,不像现在当事人已经认罪,还主动拿出证据,完全没有请律师的必要。

究竟是查理自己脑子有问题,还是受到了某些因素的影响犯下了这么大罪行,这可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只要查理存在一天,就是活着的证据,三大教会一旦察觉,就能顺着这条线发现乔治三世和王室的种种异常。

“在陛下没有表明态度之前,我们的态度不能有任何转变,否则之前的准备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曾经是军人的菲利普依旧保持坚定的态度,在他看来查理最好像埃德萨克那样自杀才好,这样才能拖着奥斯顿一起死。

对于他的话,哪怕是利维特伯爵也只能赞同,否则奥斯顿的牺牲就没有任何意义。

……

霍尔家族的豪华马车缓缓驶出希望路9号的首相官邸,返回皇后区。

宛如移动房间的车厢内,霍尔伯爵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疲惫的目光停留在希伯特身上,长长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让这个俊美的年轻人当即有些心慌。

“爸爸,我……”

“希伯特,记不记得我之前问过你,我为什么一定要让你进入大气污染调查委员会吗?”

“为了让霍尔家族有更大的影响力。”希伯特不假思索地答道。

“嗯。”霍尔伯爵解开马甲的一个扣子,“这基于什么?”

“爵位,财富,商业地位,在政府和军队内的关系,以及本身处理事务的能力。”

对于已经回答过的问题,这位已经被确定为霍尔家族未来继承人的年轻人不会忘记。

“但你只记住了这些,没有真正的做到这些……”

霍尔伯爵摇了摇头,自顾自说道:

“你当时问我如果遇到不擅长的事情,我给你的回答是伪装出你能处理,然后利用组建出来的专业团队,听取他们的意见,从而做决定。每个人都有很多不擅长的领域,只有金钱是万能的……

可你没有做到,在刚刚的会议上,你不该就政府雇员的问题发表意见,态度模湖才是你该做的。在德瑞安子爵提出异议后,你是不是有废除这种制度的想法?

这就是你与我们的不同,任何一个政策只要确立了,特别是自己同意过的,哪怕造成了极大的危害,也不要废除,只需要弥补就可以了。你完全可以强调这个政策并不是制定出现了问题,而是执行出现了问题……”

见希伯特连连点头,似乎在承认自己的错误,这让霍尔伯爵皱起了眉头:

“在这方面就不如菲利普。”

这句话仿佛直接戳中了希伯特的要害,让他直接抬头直视自己的父亲,嘴唇翕动两下,还是没有说话。

再次叹了口气,霍尔伯爵摸了摸额头:

“你认为我说错了?在你看来菲利普不够聪明对吗?做事莽撞冲动,不会转变?”

“但在刚刚那种场合,他就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从未开口发表意见,而是任由德瑞安子爵开口,这才是上位者需要做的。只要开口,必然是最终表态,是要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而不是与别人争辩这件事的可行性。”

“我知道,在你们这些年轻人眼中,我们这些人考虑得太多,可你要知道当你的任何言行都会带来连锁反应后,就该知道不要轻易表态。

“不过菲利普的改变除了尼根公爵被刺杀带来的影响外,那位德瑞安子爵应该起到了最大作用。你之前对菲利普的看法,在有了他之后,都产生了变化。”

有了凋塑般美感的希伯特在霍尔伯爵的教导下渐渐低下了头,又突然道: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让罗尔斯……”

“不可能,罗尔斯·阿德里安的子爵爵位不同于辛德拉斯男爵,是完全出自尼根家族的功劳,他自身又是大律师,在立场上又偏向保守党……”

……

罗尔斯自然不知道霍尔父子的谈话,在控制着爱德华·来托与菲利普、阿古希德首相交流了一段时间后,就离开了首相官邸,返回了加顿街45号。

此时的他已经从伦堡返回了马锡,到达了首都温斯顿。

在知识教会教皇,“大导师”阿尔伯特·门多萨的指导下,罗尔斯最终决定还是自己前往马锡,见一见自己这具身体的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温斯顿在古弗萨克语中有着智慧的意思,在布局上与伦堡首都伯纳斯很相近,只是并没有知识教会总部那样的宏伟白塔。

而冈萨雷斯家族统治马锡的时间要超过一千三百年,是在“苍白之灾”中获得了公爵爵位,封地就是马锡公国。在“背誓之战”后,信仰知识与智慧之神的凯洛夫·冈萨雷斯二世在知识教会和鲁恩的支持下,改公国为王国,继续统治马锡。

在过去的几百年内,哪怕是在罗塞尔大帝时期,曾经被纳入保护的马锡,在文化和习惯上也是受到鲁恩的影响更大,毕竟毗邻鲁恩的西森郡。

西森郡就是罗尔斯受封德瑞安子爵的封地所在。

在前往伦堡之前,罗尔斯曾经路过自己的封地,还特意停留下来查看过。他的封地治所在西森郡的德瑞安市。只是现在不是以前,作为领主的他已经没有任命地方官员,收税、组建军队等等权力了。

他唯一拥有的就是德瑞安附近将近90万公亩的土地,每年可以给他带来10万镑的收入。而且,这些土地有一部分是和马锡接壤的。

这就代表罗尔斯完全可以从自己的土地上援助马锡,来为自己赢得马锡子民的一定支持。

正是因为受到鲁恩的影响,所以罗尔斯在进入温斯顿后,并不会像在伦堡一样,因为服侍、外貌的不同而受到关注。在这里有着大量来自鲁恩的留学生,其中不乏一些贵族子弟。

不过,现在并不是罗尔斯去拜访自己的外祖父,马锡国王奥尔夫·冈萨雷斯陛下的时候。他刚才伦堡返回,阿尔伯特·门多萨的命令或许还未传到这里。冒然进入王宫拜访,肯定会引发冲突。

在拜访之前,需要找一个合适的介绍人。

第一人选自然是知识教会在温斯顿地区的大主教贝恩哈德,他同样知道罗尔斯的事情,但同上面的理由一样,可能需要等待。

至于第二人选自然是罗尔斯的朋友,多萝西·洛夫来斯女伯爵的儿子,杰米尔·洛夫来斯。

温德区的名字来源于坐落在这里的温德王宫,是马锡王国贵族的主要居住地区,洛夫来斯女伯爵的府邸就在这里。

“请问你是?”门房打扮的中年男人警惕地看着独自出现在这里的罗尔斯,一副随时要呼喊的样子。

正常上门拜访的客人都会提前通知,最近因为女伯爵访问鲁恩的缘故,并没有人来拜访。即使是像刚到不久的那位是临时拜访,又不是邻居,那也应该乘坐马车前来。

“我是来找杰米尔的,请告诉他,他的朋友杰弗里·里斯特来看他了。”

“来找杰米尔少爷的?”门房犹豫了一下。

这时,两个穿着侍卫服侍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警惕地扫了一下罗尔斯道:

“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这样的……”门房仿佛见到救星一样,上前禀报。

“我去问一下。”

其中一个高个子男人再次看了罗尔斯一眼,转身走进别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最初的寻道者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茅山捉鬼人 修罗天帝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美人图 护花高手在都市-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相关推荐:开国荤君穿越八零多张床退役御主的老年生活末世之红警帝国女反派是不可能有小甜饼全球驭兽养蛋成夫:最强驭兽师驭兽师的地球生活家有天才驭兽师智能机器人时代到来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