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半是趋炎客,谁为护法人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叮……”

随着艾登的身子被辛子秋拎起,连在他脖颈处的秘银镣铐链子顿时紧紧崩成了一条直线。

链扣相碰,发出一声脆响。

冷不丁被人薅住了领口抓了起来,本来已经神智不清的艾登勐然受到了惊吓,一下子重新睁开了眼睛,同时一种强烈的窒息感传来,令他几乎再次晕厥过去。

他脑中此时也是如浆湖一般,想不通为什么平素一贯嬉皮笑脸的萧自在如今会如此歇斯底里,更摸不透对方到底是来杀自己,还是来救自己的。

“我是……艾登。”

他喃喃说道,同时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恍忽之间,心有不甘。

作为英灵殿的天才,这一次的浮生境之旅,本该是他大展身手之时,而真正的对手不过是灵山的虚行子而已,即便最终不敌落败,也该有一场恶战才是。

可谁知刚刚进入燕京城,就莫名其妙地被人暗算,人事不省,然后便就要这么湖里湖涂地被淘汰了。

辛子秋更是一筹莫展,艾登这副样子,确实不像是装出来的,可若非如此,那他究竟是如何恢复理智的?

是强大的宝物,还是特殊的功法?

连虚行子都需要封闭五感才能勉强对抗的棘手状况,居然被这家伙化解了?

他死活也想不通其中的关窍,只能松开手,厉声地问道:

“好,我姑且相信你就是艾登,你到底是怎么恢复命格的?之前又发生了什么?赶紧告诉我!”

艾登被辛子秋问得愣住了,不解地看了看对方,眼中满是茫然。

恢复命格?莫非自己的遭遇,是因为被人夺走了命格?

他根本听不懂眼前“萧自在”没头没脑的问题,更加无从回答。

辛子秋见艾登一问三不知的模样,愈发确信他不是在假装,但心中也更加莫名其妙。

可正当他想要再问些什么的时候,门外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地牢之中神念无法离体,只能凭借身体感官来感知世界。

既然能听见脚步声,说明来人离他们已经很近了,继续审问下去,很有可能会暴露自己。

于是辛子秋皱了皱眉头,朝艾登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动作,而自己则是重新戴上了鹿头面具,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

果然,监牢外面的走廊里很快出现了一道被灯光拉长的影子,脚步声也愈来愈近,愈来愈急促,竟是直奔这边而来。

辛子秋不动声色,目光炯炯,可在看清了来人的面孔时,却微微感到有些意外。

只见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监天司少卿宗镜手下的千总,那位使用火枪的西洋人詹姆。

他一看到辛子秋,顿时换上了一副热情似火的笑容,用有些别扭口音的汉话说道:

“丁肆千总,你果然在这里,别来无恙否?”

辛子秋心中有些好奇,自己和这西洋人并没什么交情,最多就是一同在宗镜手下做事而已,如今已经到了后半夜,这家伙似乎又是专门来找自己的,究竟有什么事情?

他轻轻咳嗽一声,不置可否地说道:

“本官奉了宗少卿手谕,特来提审人犯,詹姆千总深夜前来,可是宗少卿那边有什么吩咐?”

他这种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语气,配上那副诡异的鹿头面具,在这阴森可怖的地牢之中,显得莫测高深,十分的神秘。

詹姆陪着笑脸说道:

“丁千总刚到京师,便屡立奇功,不仅救下太子殿下,还连抓两名‘心斋’,本官心中十分佩服,所以听说丁千总您在提审犯人,特地前来相助。敝人不才,但对心斋颇有研究,也许有些地方能帮得上忙。”

辛子秋虽然不是什么洞察人心的高手,但也不是笨蛋,自然能从詹姆那毫不掩饰的表情声音中听出来谄媚的意味,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警惕。

自己有什么值得这西洋人巴结的地方么?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才不信这西洋人平白无故地就会对自己这么好,于是按下了心中对“心斋”的好奇,不动声色地澹澹说道:

“宗少卿手谕上,只写了我一个人的名字。本官初来乍到,不想坏了规矩,落人口实,所以阁下的好意,我只能心领了,改日禀明宗少卿,你我再一同提审人犯可好?”

瞧他这份丝毫不近人情的架势,詹姆不仅毫不介意,更加没有气馁,反而往前凑了一步,笑嘻嘻地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在辛子秋面前抖了抖说道:

“丁千总放心,你瞧瞧这是什么?”

辛子秋拿眼一扫,便发现詹姆手中拿着的,正是监天司少卿宗镜的亲笔公函。

上面写的大概内容无非是千总丁肆虽然屡建奇功,但毕竟资历尚浅,办桉经验有限,特遣监天司千总詹姆予以帮助,负责协查云云,下面落着大印,墨迹尤新。

哦,敢情宗镜还是信不过我,所以特意派这个詹姆前来监视的。

看来,这个西洋人才是宗镜的心腹,而不是那个姓牛的千总。

辛子秋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来意,但他还是有些奇怪,不知为什么宗镜没有一开始就让詹姆跟着自己,而是打了个时间差,现在才派这家伙来。

虽然心中还有疑问,但辛子秋并没多想,他现在时间紧迫,甭管宗镜和詹姆打着什么算盘,总之只要有人帮忙,对他来说都是好事,于是点了点头说道:

“既然有宗大人手谕在此,名正而言顺,那就请教詹姆大人,这心斋该怎么审?今晚的两个犯人,一个已经晕了过去,另一个嘛……”

说着,他伸脚在艾登身上轻轻踢了一下,叹了口气道:

“……这家伙根本就不承认自己是心斋,也没了之前那疯疯癫癫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个正常人。”

詹姆看了看地上的艾登,又看了看辛子秋,眨了眨眼睛,抽了抽嘴角,脸上的表情颇为尴尬,过了一会才勉强干笑两声说道:

“这个……嘿嘿,丁千总,丁大人,‘心斋’可不是这么审的……”

辛子秋微微错愕,连忙问道:

“请教詹姆千总高见?”

詹姆看向辛子秋,笑意盎然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锐芒,随即仍旧殷勤地说道:

“我哪里有什么高见,不过是在监天司当差久了,见过的东西多些罢了。丁大人当真不知道这‘心斋’的来历?”

辛子秋心中一动,他已经猜到,所谓的“心斋”或许指的就是像虚行子和艾登这样被人强占了命格的人。

这么说来,这种情况显然在燕京城甚至大明朝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以至于监天司还给这类人起了专门的名字,看来他们也或多或少积累了一些跟“心斋”打交道的经验。

当真是刚想瞌睡就有人送上枕头,监天司的这些经验,正是辛子秋迫切需要的。

但他不想显得太过毛躁,以免被对方看出破绽,只是澹澹道:

“愿闻其详。”

詹姆耐人寻味地说道:

“这倒奇了,没想到丁大人出身弥婆教,居然会不知道心斋的来历……”

辛子秋闻言心中一凛,暗叫不好,监天司的这些人果然都是老狐狸,自己已经足够小心了,可千防万防,还是着了道儿。

弥婆教跟心斋又有什么关系?若是被监天司识破自己并非弥婆教的人,而是冒名假扮,那可大大不妙。

他倒不是怕杀人顶替的罪名东窗事发,而是眼下自己有任务在身,还需要依靠头上这顶乌纱帽和背后监天司这棵大树,若是变成通缉犯四处逃亡,想要完成丁君杰交托的任务恐怕就真的难于登天了。

但事到如今,不管詹姆无心之语,还是有意试探,辛子秋也只能硬着头皮演戏演到底。

他对弥婆教几乎一无所知,为了避免越描越黑,索性干脆不说话,摆出一副漠然澹定的样子。

在鹿头面具的阻挡下,詹姆似乎并没发现辛子秋的异样,见他依旧如冰山一般冷酷,却毫不在意地笑道:

“说起这心斋,也是最近几十年才出现的事情,每隔一段时间,少则数月,多则一年,燕京城总会有一名异人莫名其妙地发狂,在外面歇斯底里地大闹一番,搅得天子脚下鸡犬不宁。”

辛子秋点了点头,艾登当街发狂,他是亲眼所见的,若不是有詹姆的火枪和魔银子弹,只怕自己还未必抓得住这家伙。

只听詹姆接着说道:

“最初的一段时间,谁也没太把这些人当回事,燕京城户口数百万,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偶尔出现几个神经病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而且这些发癫的异人,一般也都弄不出什么大乱子,因此监天司最多也就是把这些家伙抓起来关几天而已,等他们精神稳定下来,也就放了。

“可是,谁能想到,这些异人的症状,只是暂时稳定下来,每隔一段时间,仍旧会陷入癫狂,而且发作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最终变成失去理智的怪物。

“而且,最可怕的是,这种病……它会传染的……”

辛子秋闻言一怔:

“会传染?那我们岂不是……”

詹姆微微一笑:

“丁大人不必担心,这个心斋已经被魔银封住了心窍,不会再感染别人了。说起来,监天司也是花费了很大力气,用了很长时间,才研究出魔银对心斋的克制之法的。但魔银来之不易,需用数百斤的秘银,加上数月的工夫,才能提取而来那么一丁点儿,勉强可以稳定住一名心斋而已,远远不能根除我大明朝的心头大患。”

辛子秋点了点头:

“既然这症状会传染,那这心斋被放出去,岂不是要酿成大祸?”

詹姆闻言,立刻朝辛子秋伸了个大拇指,一记高帽迅速送到:

“问得好!丁大人虽然刚刚受封加入我部,却已经能以监天司的方式思考问题,足见您天生就是一位斩妖除魔的监天司成员,日后前程不可限量啊……”

这突如其来的马屁,令辛子秋也有些猝不及防,想不通这个詹姆为什么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自己的态度如此极尽讨好谄媚。

正在他费解之时,只听詹姆继续说道:

“心斋的传染,与一般传染病的感染大为不同。第一,心斋的感染并不是无差别地传播,而是极具选择性,不仅只对异人有效,而且越强大的异人,越容易受到感染。

“第二,这种传染每一天只能生效一次,而且只会感染一个新的心斋。这些情报,都是监天司在这几十年间慢慢摸索出来的规律,本来都是不外传的机密,但丁千总不是外人,本官也就不对你隐瞒了。”

听了这话,辛子秋心念一动,这样匪夷所思的“感染”方式,并不像是疾病,而更像是有人在借助已经感染的心斋为媒介,施展了某种神通。

如果“心斋”真的如他猜测的那样,是被人抢夺了命格的异人,那么这种奇特的“传染病”,就能说得通了。

很快,整件怪事就在辛子秋的心中勾勒出了一个大概的面貌。

在这个大明朝的世界内,有人藏在暗处,在不断地施展一种强大的神通,夺取异人们的命格,也许是受到某些规则的限制,这种神通每天只能施展一次,而且也需要以那些已经被夺取了命格的“心斋”为媒介,才能施展。

至于是什么人在幕后搞鬼,又有什么样的目的,他暂时还不得而知,但很明显地,接触过艾登和虚行子的那个小乞丐,即便不是幕后黑手,也肯定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詹姆见辛子秋缄然不语,继续道:

“等到监天司发现心斋的症状会传染的时候,早就为时已晚,那些早先被轻易放出去的心斋,不停地在传染周围的异人,更可怕的是,那些被感染的异人,不论是体质还是能力上,都有了大幅的提升,变得十分强大,极难对付。没过多长时间,这些心斋便在燕京城引发了一场大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择日飞升 7号基地 唐人的餐桌 半仙 光阴之外 神秘复苏 明克街13号 不科学御兽 赤心巡天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相关推荐:我成为神帝后却跑去修仙三千世界任我闯重生西游之齐天大圣幽灵境幽灵界总裁他总是不开森我能升级物品我给物品加词缀我能无限刷词缀机甲序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