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李睁动怒了,后果很严重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周二。

李睁去了环星唱片,兑现了他的承诺,将两首作品交给卡来尼。

卡来尼的专辑总共12首歌,10首已经在两个月前就录制完毕,现在两首主打有了,按照她个人的预估,本周内会录制完成,并且通过公司的审核。

然后便开始预热宣传,最晚三月中旬正式发行!

当夜,约翰与西成男孩宴请了乔莉与李睁。

周日下午回国后,就一直忙着庆功宴的事儿,这一顿算是补请。

净衣店餐厅,听名字似乎是个很廉价,事实却刚好相反,这是西城最为昂贵的餐厅之一。

西红柿小说

只说一点,就连叫服务员铃都是纯银制作的。

21道菜的发国大餐,每一道菜,甚至是主食都是一小份,却是能让你深刻体会到厨师的别具匠心以及精湛厨艺。

人均530米元的消费,相当于当下国内四大一线城市人均月收的两倍,米国近10天的人均收入。

如此奢华的高规格,代表对李睁二人的重视,以及深深的感谢。

周三。

李睁,乔莉,以及随行的一名安保,司机踏上了归途。

约翰开车把送到了机场。

下午两点多,一架直飞华国深市的客机冲上云霄。

头等舱内。

李睁与乔莉并肩而坐,前者手里一瓶运动饮料,后者手里一杯养颜的果汁。

“年前管樱来找过我,询问谭光月的新专辑什么时候能够立项?”

乔莉吸着果汁:“你是怎么打算的?”

去年初,谭光月上一张专辑主打《心太软》做成单曲在亚域歌坛发行,是华璨旗下第一个在国外发片试水的歌手,拿了三个半白金的成绩,不好不坏,之后就没下文了,李睁仿佛将谭光月遗忘了般。

李睁摇头一笑:“这家伙也学会传话了,以前有什么想法都是直接找我说。”

乔莉看看他,澹声道:“过去你就算飞上天,那也是时光唱片音乐部门的一名歌手与词曲人,与他是同事关系,现在你是华璨的大股东,时光成了华璨旗下,你是他老板的老板的老板。”

李睁明白意思,身份的转变,让彼此的距离拉远了。

不奇怪,如今公司里,还能如当初那般,没什么心里负担随时找他谈事的,也就是苏婷,倪厚道,乔莉,宁兰等为数不多的几个。

一来,关系本就比较近,而来,他们跟上了脚步,大家的身份是一起变化的。

这就是社会的现实!

不是谁都跟薛冰似的,可以做到“没心没肺”,当然,这也是建立在学生时代的深厚友谊上。

谭光月与李睁的关系,远比不上薛冰与李睁那么铁。

李睁耸耸肩:“他不找我,只能回头我主动找他聊。”

乔莉嗯了声,沉默了片刻,思维一跳,道:“那你呢,新专辑准备什么时候立项?是不是准备出一张舞曲专辑?”

李睁眸光一闪:“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乔莉丢给他一个“当我瞎子吗”的眼神:“去年赖在米国几个月,不就是专修舞蹈,回来后,几乎天天都在练,不是为了出舞曲又是什么?”

李睁戏谑道:“说不定我是想转行呢,去当个舞蹈演员,或者拍戏时需要。”

乔莉澹澹哦了声:“回头我跟财务部说一声,你的专辑费用不用预留了。”

李睁被噎了下,苦声道:“你就不能配合一下?”

“配合什么?”

“呃,比如表现得很惊讶,然后苦口婆心地劝说,我的歌唱事业正如日中天,这个时候切不可分心他顾,要集中精力再接再厉...”

看乔莉把随行听的耳机往耳朵里塞,李睁无奈叹了口气,好好说道:“等阿德,莫菲,宁兰发片后,我就该准备新专辑了,这一次,MV拍摄的预算会高一些,总费用定3000万吧。”

“好。”乔莉应的非常爽快,不过下一句话,差点让李睁吐血:“到时签一份对赌协议。”

说罢,按下随身听的按钮,一侧身,哈声道:“昨晚没睡够,我眯一会儿。”

将一个曲线优美,略带慵懒的背影,留给了满头黑线的李睁。

......

十几个小时后。

降落深市机场已经是隔天晚上八点多。

下飞机后,乔莉与李睁开了手机,走在去安检的通道里,便是先后响了起来。

“乔总,你总算开机了...”乔莉的手机那头,传来张林晓焦虑无比的声音。

“玛德,总算舍得开机了,你搞什么,在米国逍遥快活也不找个隐蔽点的地方,被记者拍现行了...”李睁的手机那头,薛冰破口大骂。

几分钟通话,两人差不多同时挂断,彼此对视一眼。

“你爆出绯闻了。”

“我爆出绯闻了。”

两人的声音重叠在一块。

“有人在背后捣鬼。”乔莉语气清冷,以她对李睁的了解,后者在男女方面向来自律,若不然,公司里,圈子里,大把美女愿意投怀送抱,更何况,这些天李睁根本没有单独外出过,住宾馆两人也是一个套间。

“出去买份娱乐报看看再说。”让国内大部分艺人畏之如虎的绯闻,却是没让李睁脸上起一丝波澜,平静犹如镜面的湖泊。

乔莉微微颔首,神色也很沉着,一来她本就是遇事不慌的性格,而来李睁爆绯闻也不是一次两次,她已经有免疫力了。

不过,内心还是有一丝忧虑,因为张林晓在电话里说,对方是一名国外艳星...

过了安检,从VIP通道出了机场,没让公司派车来接,李睁与乔莉上了一辆出租车,司机与安保另外打了一辆车。

开出四五公里,乔莉看到路边有个没打样的书店,便让司机停了停。

乔莉下车后,直接把昨天和今天的娱乐报全买了。

接下来二十多分钟车程,乔莉与李睁只看报没啃声,车开到小区外,李睁让停下了。

付了车费,下车,两人走进小区,李睁便掏出手机,拨打了出去。

已经快十点了,羊肠小道颇为幽静,两边的绿化带里偶尔传来春虫的鸣叫。

很快,那头接通,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终于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质问的口气,却很轻柔,正是何静芸。

李睁明白这问话的含义,显然已经知晓他的相关绯闻,叹气道:“刚回国,一下飞机就听说了不好的消息。”

那头沉默,静待下文。

李睁也不拐弯抹角,把那晚庆功会上与那个白人女子的两次交集说了说。

娱乐报上贴出的照片中,男女主角一个是他,一个就是那个白人女子,名叫菲奥娜,模特出身,是米国小有名气的艳星。

据报上的资料,菲奥娜曾与不下十位娱乐圈男艺人传出过绯闻,其中包括了黑人歌手,琼斯,以及白人影星,欧文,均为国际一线。

何静芸听后轻叹一声,道:“人怕出名猪怕壮,还真是防不胜防,吃一堑长一智,记得以后多留个心眼。”

李睁嗯了声,又聊了几句,挂断电话,一侧脸,发现乔莉正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他,不由道:“怎么啦?”

乔莉道:“她信了?”

李睁眨眨眼:“不然呢?”

乔莉有些无语:“真不知该说她是单纯还是盲目。”

听了这话,换李睁无语了:“这叫信任。”

“你说什么就信什么,也就是运气好遇到你,换个人,被卖了还帮着输钱。”乔莉螓首轻摇,她自问与何静芸易地而处,看到那些照片,对李睁的解释,顶多就是半信半疑,甚至疑会占据大半。

李睁认同:“这话你说对了,当初订婚前,我也是这么跟她说的。”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乔莉翻了个白眼,回到正题:“刚才张林晓在电话里说,国内大型娱乐报,以及大部分中型娱乐报,由于与联手的六家有或深或浅的合作,暂时压着没有报道,可小部分中型娱乐报,以及大量娱乐小报都是争相转载,对你在圈内的名声,以及公众形象影响很大,又因为有照片为证,你还不能空口白话地出面澄清,那样没有说服力...”

顿了下,又道:“解铃还需系铃人,我联系约翰,让他去找菲奥娜。”

想到就做,乔莉当即掏出手机,拨打了出去。

李睁想要阻止,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等乔莉打完电话,才道:“就算找到她,她愿意出面澄清,也只会越描越黑,别忘了,她是艳星。”

乔莉怔了怔,旋即黛眉蹙了起来,是啊,既然被定义为艳星,公众又怎么会相信她口中的清白。

“除非,她肯定如实透露是谁在幕后指使,不过我估计这个挺难,而且又不能花钱收买,那是给自己挖坑。”

李睁这般说道,无趣地摇一摇头:“无所谓了,回头你替我出面澄清一下,别被视作默认就行,至于对我个人的影响,我并不觉得会有多大。”

乔莉想了想,似乎也只能如此了,默默点头。

......

第二天。

乔莉一上班就让市场部,联系了几家合作的媒体,以电话采访的方式,由她代表李睁对相关绯闻给予了否认。

而李睁该干嘛干嘛,见人笑眯眯地打招呼,练声,练舞一切照旧。

午饭后,李睁休息了半小时,然后晃晃悠悠地来到谭光月的休息室,敲开门,在谭光月,管樱小芳三人有些诧异的目光之中,拿手指了指谭光月:“别整天懒在沙发里,去健身房动动。”

去年谭光月跑了近百场商演,今年也不含湖,这才两月底,就已经刚跑了17场商演,在公司的天数屈指可数,两人已经很久没有一块健身了。

谭光月点了点头:“好,等我下,我换衣服。”

“我先去健身房。”李睁转身走人。

一会儿,谭光月换好了运动装来到健身房,看到李睁在靠窗一排跑步机最里头那个,便走了过去。

李睁一步跨下跑步机,开门见山:“听乔总说,管姐去找过她,有关你新专辑立项的事儿。”

谭光月的脸莫名僵了下,点头道:“已经一年多没出新歌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的商演价就开始下滑了。”

李睁哦了声:“过年前那一阵商演价多少?”

“均价15万左右,跟去年暑期相当。”

春节前是商演的最旺季,通常价格会比平时上浮10至20个点,持平就意味着身价下滑,更何况,随着华国经济迅速发展,歌手的商演价格也是半年一年就一个台阶地往上提。

当初李睁刚出道时,宁兰复出以准天后之尊,出场费才12万,如今准天后级别歌手,正当红的话,商演价不会低于20万。

而演出商对李睁的报价,年前更是涨到了60万一场的天价,是两年的超一线足足三倍。

15万这个均价,差不多一线中游水平,而谭光月这位准天王来说,显然是低了。

难怪这家伙想要发新唱片了。

“新专辑你是怎么想的,国内发片,还是亚域,还是国际?”

李睁那么直白的一问,把谭光月噎得口不能言。

“你好好考虑一下,有了结果告诉我一声,我们是朋友,别有任何顾虑。”李睁等了片刻,便是很没耐心地来了一句,而后重新踩上跑步机,随着传送带的速度,有节奏的慢跑起来。

谭光月又呆了会儿,脸上化开笑容,笑容中带了些许尴尬与惭愧。

朋友,李睁说了他们是朋友,有些事是他想复杂了,不,应该说,受管樱的说教,以及小芳的附和...

倒也不能怪她们,毕竟她们是常规思路,就好似一家公司创业期,大家亲密如兄弟姐妹,真要公司成了气候,那就有上下之别了。

只不过,她们不了解李睁...

心中那份距离感消失,随后,谭光月也一块跑了起来,两人谈话间也随意了许多,一如回到了当初。

设定45分钟,跑了差不多半小时,管樱脚步匆匆了走了进来,手里拿了两份报纸。

谭光月看她的神色不对劲,不由问道:“管姐,怎么了?”

李睁也扭头看来。

管樱纠结了片刻,把手里的报纸递向李睁:“是有关何静芸的。”

李睁眼中闪过异色,从跑步机上下来,接过报纸,目光扫视,片刻后,眼神一沉,而后脸上涌起一股怒色。

这还是谭光月与管樱头一次见到,李睁把愤怒那么直白地写在脸上。

谭光月惊了一下,正要出声询问,李睁甩手向健身房外走去,与两人插件而过时,卷起了一阵无形的罡风。

两人回头看着他的背影,谭光月压着声道:“管姐,何静芸的是什么事儿?”

“绯闻...”

管樱咽着口水道:“他动怒了。”

谭光月吸气道:“后果很严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最初的寻道者 茅山捉鬼人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修罗天帝 护花高手在都市- 美人图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相关推荐: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玩转艾泽拉斯我在异界养神龙我在异界当老板美漫:某科学界巫师的刺客无双第七纪元战记无限侠客行暴扣天尊NBA:开局野球场打爆欧文我的武学有自己的想法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