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七夕加更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此章为七夕另外加更,关联章节有“第三百五十三章,山中不知年”,“第三百五十四章,我若拔剑,当横扫穹天”,“第三百五十五章,苏醒!”。

感谢“飘雪的梦想”、“塞拉西”、“大凡凡521”以及“AURoRA”四位读者的币打赏,作者君感激不尽!

感谢所有订阅正版的读者,作者君在此拜谢!

同样感谢所有投票的读者!

没有全订的读者,可否全订一下!

订阅越多,更新越多!

全订读者可以进全订群,有意想不到的福利!

再次拜谢所有订阅正版的读者!

……

木婶去了。

一副稍显简陋的木棺,一座低矮的土包,一块篆刻着数个小字的石碑。

木秀秀数次哭晕过去,伤心至极,难过到不省人事,直接病倒在了榻上。

“我该哭么?”

年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隐约的泪痕。

“是了,我该哭。”

不知为何,年岁的心绪感情愈加淡薄,曾经那个聪慧跳脱、善良沉着的年岁逐渐消失,其心神深处,取而代之的是铺天盖地弥漫而至的孤冷沉寂。

厚实的大手拍在年岁的肩膀上,很疼。

年岁轻轻转过头去,道:“周叔。”

周猎户定定地看着他,沉声道:“你变了。”

年岁心绪翻涌,微微挑眉,勉强扯出一丝笑意,道:“此话怎讲?”

周猎户指了指他的眼睛,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

……

又是一个冷寂月夜。

“年岁哥哥,在我的记忆之中,你经常露出好看的笑容,”木秀秀端着粥碗放在木桌之上,静静地望着他,“这几年,却是再也见不到你笑了。”

年岁心绪极是烦乱,此时堪堪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抬头望向木秀秀的眉眼,不知何时,那里已经隐约有了些许细纹。

山中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甚至让他忘记了光阴的流逝。

弹指之间,已是二十年,当年那清灵俏美的少女已经年近四十,可他自己还是似数十年之前那般,从来都不曾有过半点变化。

这些年来,村落里的人都逐渐将他当成了怪物,纷纷搬离了山腰之处,当年的猎户村庄诸人,只余了他与木秀秀。

可木秀秀从来都不问这些,他便也不说。

是夜。

木秀秀独自卧在木榻之上,紧了紧身上盖着的单薄棉被,双目之中有两行清泪流淌下来。

“年岁哥哥,我自幼便喜欢缠着你,并不是因为你生的好看,而是因为那时候你经常露出灿烂的笑容,让我很安心,很安心。”

“年岁哥哥,我不想知道你到底经历过什么,也不想问,我只知道,你一直都在我身边,从未离开过。”

“年岁哥哥,这些年来,我能察觉到你心绪之中的清冷孤寂,好想替你分担一些,可你什么都不对我讲,反倒将自己完全封闭起来,我真的很心疼,很难过。”

“年岁哥哥……”

皎白的月光透过窗棂映照下来,轻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仿佛在帮她擦拭着眼角的泪痕。

……

又是雨夜。

寒风呼啸之间,年岁推开木门,将背上的弓箭和猎物放在门边,脱下已经湿透的皮毛裘袍,似往常那般唤道:“秀秀,趁着方才雨势不大,我射了两只活蹦乱跳的野兔回来,等下炖了给你补补身子。”

木屋之中的摆设一应如常,却唯独少了那熟悉温柔的答应之声。

年岁怔了一怔,又唤道:“秀秀。”

依旧是一片静谧。

愈加炽烈的狂风暴雨夹杂着冰凉的寒气自门外席卷而来,似锋利至极的刺骨利刃一般刮在了他的脸上。

咣当!

年岁转过身来,狠狠关上木门,用头颅用力地抵着门框,两行泪水不受控制地流淌下来,哽咽道:“秀秀……”

三日之前,木秀秀便已经寿尽而去,终年七十九岁。

是他亲手持着石斧,一笔一笔地篆刻了她的石碑。

不知过了多久,年岁斜倚在破旧的木榻之上,已是沉沉睡了过去,眼角之处依旧残留着未干的泪痕。

咚。

咚。

极轻的敲门声传入耳畔,年岁蓦地睁开眼睛,这才堪堪察觉到,屋外已是天光大亮,昨夜的狂风暴雨尽数消散,金红的阳光透过窗棂散落进来,映照在他的瞳孔深处,泛起了隐隐约约的灿金光芒。

咚。

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

年岁忙不迭地爬了起来,以为是山下偶尔前来交换猎物的相熟猎户,擦了擦眼角的水渍,伸袖拉开了吱呀作响的木门,强笑道:“你要换些……”

其言未落,便硬生生地停在了嘴边,再也说不出来。

那俏美少女亭亭玉立,身着满是补丁却纤尘不染的粗布衣裳,眸光之中的笑意几乎满溢出来,脆生生道:“年岁哥哥。”

年岁怔怔地望着她,数十年以来的过往记忆尽皆涌入脑海,呢喃道:“秀秀……”

木秀秀伸袖拉过他的手臂,笑道:“你在这里呆站着做什么?”

少女好闻的发香漫入口鼻之间,年岁呆呆地望着眼前的少女,喃喃道:“你前日里不是已经……”

“已经甚么已经,”木秀秀拉着他走出木屋,映入眼帘的是熙攘喧嚣的村庄,“你究竟在说些什么胡话,我娘等着喝药,该去拾柴火了!”

一旁的周猎户走上前来,伸出厚实的大手,重重地拍了一下年岁的肩膀,笑道:“走罢,今日我带你去打猎,顺便拾些柴火回来。”

年岁心神颤动,蓦地转过身去,目光穿过敞开的木门,朝着木屋之内望去。

木婶神情和蔼,躺在破旧的木榻之上,正笑着望着自己与木秀秀。

年岁转过身来,目光低垂,沉默了下来。

“年岁哥哥?!”

木秀秀弯下身子,神情有些担忧。

数息之后,一只有些冰凉的手掌伸了过来,拉住了少女柔软温热的小手。

“你……你做什……什么!”

木秀秀下意识地有些结巴,晶莹剔透的白皙耳根羞臊的通红,却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并未挣脱开来。

年岁稍稍靠的近了些,与她那明透清亮的眸光对视,距离如此之近,少女所散发而出的无暇馨香愈加浓郁。

“年岁哥哥……”

木秀秀已经羞的面红耳赤,忍不住稍稍后退了半步,低下头去,躲去了他的目光。

年岁松开了手,抬起头朝着神情古怪的周猎户笑道:“周叔,我们走罢。”

《剑来》

那身着粗布衣裳的俏美少女怔怔地望着年岁离开之处,许久都不曾回屋。

……

是夜。

恍惚之间,年岁又梦见了同样的情景。

那是一柄黯淡无光的三尺长剑,这柄灰白的长剑插在漆黑的崖石之上,安静沉寂。

不知从何时起,那灰白长剑之上绽放出清浅的雪白微光,漆黑的崖石之上亦是布满了裂纹,似乎随时都会崩碎开来。

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年岁低头望着身下的黯淡长剑,心中有着一种极为奇妙的预感。

若是自己将这柄剑拔了出来,便可一朝脱出此间困海,登天而上,直入青冥。

“可是……”

“我不想再有遗憾了……”

年岁笑着笑着,眼中竟是流下了泪来。

“我因你而生,却与你不同,我不会再让自己带着遗憾湮灭在这天地之间……”

“我想要按照自己的想法,过这短暂的一生……”

年岁跪在地上,用双手挖着两侧的坚硬崖石,直至鲜血淋漓,都没有半点停歇。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是将这柄灰白长剑逐渐掩埋了起来,再也见不到一丝一毫的浅白微光。

他的双手已是没有了指甲存在,光秃秃的指节之上满是触目惊心的可怕伤口,鲜血顺着指尖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可他却不曾露出半点痛苦之色。

……

终于,梦醒了。

年岁睁开眼睛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起身朝着身侧看去,待到望见那少女酣睡的样貌之后,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自此之后,他便再也不曾做过那个古怪的梦。

光阴如流沙一般自指间散落,山中不记年,年岁便似之前那般,挑水,打猎,砍柴,砌山路,养禽畜,搭木屋。

每晚与木秀秀相拥而眠,望着怀中少女恬静安睡的脸颊,便是年岁最为安心之时。

朝暮轮转,时光消散,木婶,周猎户,村子里的人愈来愈少,年岁与木秀秀亦是至了古稀之年。

“年岁哥哥……”

满头白发微微颤动,木秀秀躺在年岁腿上,凝望着身前的老人,有些浑浊的瞳孔之中满是眷恋,“我真的好安心,跟你在一起的每一日,我都没有任何烦恼,不过我还是有些自私的心思,因为我无法承受失去你的痛苦,所以我想在你之前离开这个温暖的世间,可以么?”

年岁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目光之中尽是宠溺。

终于,怀中的人儿完全失去了生息,年岁伸出老迈无力的双手,极是吃力地把她抱回了木榻之上。

恍惚之间,年岁再次陷入了数十年前的那个古怪梦境之中。

四面八方尽是一片灰暗,黑暗的崖石之侧,一柄三尺长剑插在上面,炽白的剑光透过崖石之间的缝隙绽放而出,甚至使得年岁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数息之后,年岁缓缓睁开眼睛,这才察觉到,那长剑之侧不知何时,竟是多出了一个身着锦青云纹织罗缎袍的清美少年。

年岁走上前去,在那少年之侧席地而坐,自言笑道:“还是那句话,我虽然因你而生,却并不是你。”

“将我此世的一切感悟都送予你,我便也不再欠你了。”

“谢过你了,让我真正活了这一生。”

“这一生虽然短暂,我却没有任何遗憾了。”

年岁站起身来,低头望着那柄插在岩石之中的三尺长剑。

他的手,缓缓握在了剑柄之上。

无量毫光绽放。

剑身之上灰白的石壳寸寸龟裂,雪白的剑芒自急速蔓延的裂缝之中映照而出!

数息之后,那三尺长剑之上所有的石壳都四散崩飞,年岁手中所持之剑,是一柄如同霜雪般皎白的三尺长剑。

落雪神剑。

年岁持着这柄雪剑随意挽了个剑花,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径直插入了自己的心宫。

雪白剑芒旋绞之下,其半透明的神魂寸寸崩碎,终是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茅山捉鬼人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护花高手在都市- 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 美人图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 最初的寻道者 修罗天帝
相关推荐:艾泽拉斯阴影轨迹催眠谜案我是五千年后考古专家绿茵雇佣兵挚爱前妻:付少宠上天傲血战天身为杀手的我没有感情男人四十:中年暴富我不是旧日造物主我真没想当旧日支配者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