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段锦的到来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尽管那个萧耨斤,已经从上京,给押解到了辽阳府。黄瑞枫也见到了,这个在辽宫之中极其擅长操纵权术的女人。而从这个萧耨斤的姿色和身材,黄瑞枫一看,就是已经被自己那位皇帝老子给临幸过了。但黄瑞枫却依旧一点都不想,让自己这个可怜的四弟,与这个女人沾上半点关系。否则,就自己从菩萨哥与瑛姨那里知道的,这个女人之前一贯的手段和心机。

恐怕极有可能会在,目前还算是稳定的大齐诸皇子之中挑拨离间。甚至会伤害到,自己与四,不是七弟之间感情。这个女人的权力欲,实在是太重了。虽说自己那个弟妹,生的国色天香,而且懂礼知节。可她的这位母亲,却是野心勃勃。当初在大辽没有来得及做到皇太后,可到了大齐未必就会收敛她的野心。尤其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大齐一位皇子的情况之下。

而自己的女婿,一下子从自己的弟弟,变成了大齐朝的皇子,让其极其的兴奋。本已经有些无光的眼神,再一次发出光亮,但黄瑞枫依旧很嫌弃这个女人。只是自己不让那个元妃出面,可娘家那边的亲人谁出面?好在就在黄瑞枫一筹莫时,一个原本以为被押送到了燕山府,自己母妃那里的人出现。却是让他将所有的担心,都彻底抛弃到了脑后,甚至还开心多了。

当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亭亭玉立,经历了这些磨难,却是依旧芳华绝代的菩萨哥时。再也克制不住心中思念的黄瑞枫,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激动,直接一把将人抱了起来,并且深深的吻了上去。直到二人都有些喘息不均,才将人紧紧搂在怀中,轻轻的呢喃道:“菩萨哥,当真想死我了。我以为,等到我回燕山府,才能与菩萨哥相会。难道眼下当真是在做梦吗?”

只是随即,后背传来的一阵剧痛,让沉迷在温柔乡内的黄瑞枫,随即便赶到这不是在做梦。等到他回头,看看那个混蛋敢这么下死手掐他的时候。却不想,只看到了一张如今堪比夜叉的脸。等到稍微拉开点距离,等到真正看清楚背后的人,不由得惊呼:“母妃,您怎么来了?这一路上,没有出什么事情吧。您来这辽阳府,怎么不提前打一个招呼?儿子好去接你才是。”

并没有因为儿子,这番亲切的问候,而松开手中掐着儿子后背那块肉的段锦,看了一眼儿子,还有被他紧紧搂在怀中的妇人。想起刚刚自己在进门后,被这个混蛋之极的东西,直接给无视了。原本心中刚刚升起的暖意,瞬间一扫而光,不由得恼火至极,手指又是转了一圈道:“你个兔崽子,若不是让你吃了疼,你的眼中还有你老娘?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而伴随着背后,再一次传来的巨疼,黄瑞枫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已经插入妇人的衣襟之中。急忙有些尴尬的抽回了手,对着自己母亲连声哀求道:“娘,我亲爱的母妃,我哪里敢忽视您老人家?我这不是刚刚没有看到吗?求求您松开手,这肉都快让人给掐掉了。儿子错了,儿子真的知道错了。恳求你老人家开恩,放儿子一马吧。这您儿媳可是还在场呢。

看着不断求饶的儿子,在看看儿子怀中到现在还不舍得撒手的妇人,段锦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来。最终还是不忍心,在儿子的女人面前,让儿子太过于丢脸。只是手松开了,却是对着守在一边,正在强忍着笑意的李海道:“李海,带萧皇后先去休息。我有事,要与皇次子说。还有,等会你去回了陛下,我今儿要与儿子,好好的谈谈他的事情,就不回那个英府了。”

听到段贵妃的话,尤其是最后一句,语气之中明显有些拈酸带醋意味的李海,又哪里敢耽搁。一声诺之后,带着此时还有些不知所措的妇人离开,出去找地方安置去了。其实,又哪里用得着在找地方,二爷的院子不是现成的吗?两个人都是那种关系了,看这样子二爷对这个妇人,又是看重的很。若是真安置到其他地方,待段贵妃走后,这位皇次子非找自己麻烦。

所以,出了殿之后,李海很有眼色的将人,送到了黄瑞枫在宫中的住处。待殿内只剩下母子两个,黄瑞枫很是有眼色的亲自动手,给自己老娘沏了一杯上等的银生茶。这些银生茶,都是大理国进贡的。因为是母亲家乡的茶叶,所以母亲极为喜欢。而作为段锦的儿子,整日里在母亲身边受到熏染。黄瑞枫也渐渐的喜欢上这种与中土不同,口感极为独特醇厚的茶叶。

这次来,还专门带了不少,送给易瑛与英昊。自己平日所饮,都是这种大理国特产茶叶。只是段锦那一手,赏心悦目之极的茶艺,他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学会。唯一能做的,便是简单的冲泡。而看着儿子给自己端上来茶,段锦倒也没有客气,抿了一口却是皱了皱眉头道:“你个混小子,这段日子都在想着什么。就这么简单的冲泡,都没有做好。白瞎这些茶了。”

只是埋怨归埋怨,但儿子的孝敬还是让她很舒服的。虽说儿子这冲泡手艺,被她给鄙视到家了,可毕竟是儿子孝敬自己的不是?放下手中的茶盏,再看看殿内堆积如山的折子。走上前翻了翻,从军务到民事,再到官员的调派都有的。在看看自己儿子,有些疲惫过度的神情。段锦却是叹了一口气道:“你说你图什么?像是你的那些兄弟,每日里面混吃混喝不好吗?”

“非要做这些劳心、劳力不说,还出力不讨好不说的事情。这千钧的重担,压在肩膀上,恐怕今后的舒坦日子,也就要与你告别了。原本还想着这次北征回来,让你替我回大理国一趟,替我去祭拜一下你外祖父母。顺带看看你那个混蛋舅舅,还有你的表弟。现在看,便是我心中无论再想要让你去,你父皇也不会答应的不说,恐怕你今后都没有那个闲暇时日了。”

说到这里,段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手指恶狠狠的点了点自己儿子额头道:“你这个榆木疙瘩,在你父皇面前就不知道表现纨绔一些。就算不让你父皇产生厌恶的感觉,可也没有必要表现的那么出色。现在倒好,你父皇将这万钧重担,都甩手给了你。可以光明正大偷懒不说,居然还跑到那个狐媚子府邸中,整日里面与那个狐媚腻在一起。还有你个小兔崽子。”

“当真是你父皇的儿子,这传承和喜好也是一模一样。让我说你什么好?找个外室,也弄得惊天动地的。你个小王八蛋知不知道,等到我知道,那个什么菩萨哥为何被送到燕山府后,把我给吓了一跳。你小子能耐当真大,就连北辽皇后都能搅合到一起。居然更混账的是,还居然几年前便有了旧情。若不是接到你父皇密信,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这是我生出的儿子?”

“更没有想到,当年你小子跑到北辽来,居然就跑到那个狐媚子的府上,住了那么长的时日,还整日里一口一个英姨叫着。若不是你林姨拦着,我当时就有心冲过来,好好的让你重新了解一下,母爱到底是什么。你做的很好,当真是很好。居然这么大的秘密,一直都能瞒着我。若是政务上事情,那自然不该我一个妇人过问。可涉及到你父皇,你竟然一直瞒着我。”

段锦这番话前面是抱怨,更是心疼儿子。可后面的那些话,里外明显有些拈酸吃醋的语气,倒是把黄瑞枫给弄愣了。前面抱怨他不该去争那个位置的话,黄瑞枫倒是没有什么意外。因为他早就知道,母亲从来都没有希望过,自己去争那个位置。甚至就连想,都一点没有想过。这从自己落草,便对自己散养的样子便知道了。只不过这个事情,那岂是自己能够做主的吗?

对于母亲前面抱怨的话,黄瑞枫也只能无奈的笑笑。而真正让他震惊的是,他还是第一次听到的,母亲说出那些吃醋味道的话。这还是那个凡是不计较,在宫中是啥事情都不管,性子甚至大大咧咧的母亲吗?年轻的时候,都没有吃醋过。怎么老了,反倒开始吃醋上了?自己那位父皇,不就是那个样子?更何况,那两位儿子都那么大了,这孽缘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当年,自己这位母妃都没有吃醋,怎么现在反倒是醋意大发?见到儿子,此时正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段锦脸不由得微微一红。好在黄瑞枫开口,打消了段锦的尴尬:“母妃,那些事情是儿子能够做主的吗?父皇的性子,您又不是不知道?他决定的事情,是谁能够改变的吗?儿子是您亲手带出来的,便是想装纨绔,可又能瞒得过父皇吗?”

“况且,儿子的教育都是父皇一手包办的。在父皇的面前,儿子又那里能装的下去?您真当儿子,愿意接这些差事啊。您看看儿子,熬的这黑眼眶,别人知道的是儿子操心国事。不知道的,还以为儿子在这辽阳府,整日里面花天酒地呢。可儿子又能怎么办?父皇一道口谕下来,儿子就是不情愿也得情愿。便是想要反抗,也没有那个胆子啊。至于那位主的事情。”

“儿子,是真的好好与您解释。儿子这事,真不是有心瞒着您。当时儿子到了辽阳府,便被那位二哥给认出大致身份。为了躲避辽人官府的盘查,当时也只能硬着头皮到二哥府上暂住。没有想到,一进府便被那位瑛姨给认了出来。她甚至,还猜出了儿子的母亲是您。与菩萨哥,也是在瑛姨的府上误打误撞,结下了一段孽缘。儿子当时就在想,母亲从未提起过她。”

“而她与父皇,又已经有了一个比儿子还大的儿子。儿子以为,母亲也不想我提起他。所以,回京之后别说母妃,便是父皇那边我都从来没有提起过。直到进入这辽阳府之前,儿子因为实在瞒不下去了才与父皇如实说的。您看这些折子,便是父皇在变相的整治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唐人的餐桌 光阴之外 神秘复苏 赤心巡天 不科学御兽 择日飞升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半仙 7号基地 明克街13号
相关推荐:暮光之境暮光法则[暮光之城/HP]序曲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无良皇帝神级签到:从僵尸先生开始四合院开始的旅途从农夫开始的异世界生活从港综开始的神秘复苏被重生影后盯上了怎么办